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約束之地 第四章 埋伏!(小糟糕)

「啪!啪!」鞭子抽打聲。 「快走阿!在今天就要走到首都!不然就得露宿野外!走快點!」商人說著,並不停的抽打著獸人。 ---─────────────────────────────── 人類商隊上方…… 「小翼!?你怎麼會來…你知不知道很危險的!」銀牙生氣的對著銀翼說。 「我拜託嵐焰哥帶我來的!拜託讓我幫忙!我也想…幫你們…」銀翼低著頭說。 「………………」銀牙摸著頭思索著,並看向嵐焰用眼神示意:『好傢伙~是故意讓我難堪是吧。』 嵐焰也看向銀牙用眼神示意回去:『我˙就˙是˙要˙讓˙你˙難˙堪~』 「有什麼關係~就讓他幫忙好了。」獅霸笑著說並拍打銀牙的背部。 「真是的…小孩子礙手礙腳的。」薩德生氣的說。 「你也還是小孩阿……村莊的規定是說要二十歲才算成年。」蒼月看向薩德說。 PS:薩德19歲 「嗚!」薩德受到心靈攻擊HP-100。 「不過薩德的能力早就超越同年齡的犬獸人了。」嵐焰摸摸薩德的頭安慰他。 「可是…嗯…………好吧…但是不要太勉強喔…真的不要太勉強喔!」銀牙擔心的將手放在銀翼的肩膀說。 「嗯!」銀翼點了點頭。 「依照計畫行事!但是現在有了小翼的加入,我跟嵐焰負責戰鬥我負責前半段,前半段的同胞我會用魔法卷軸送走,而嵐焰負責後半段與薩德跟小翼一組負責救出同胞跟掩護,蒼月跟獅霸一組負責搶奪商隊中間的糧食。」 「哼…你可別扯我後腿。」薩德瞪向銀翼。 「薩德哥…你放心吧,我不會扯你後腿的。」銀翼說著並心想:『我也可以的…我也可以戰鬥…沒問題的…沒問題的!』 薩德臉紅,後面慢慢的浮現愛心,『薩德哥阿……咦?後面的這些愛心是怎麼回事!』薩德用手去除愛心。 「那就行動吧!」 ---─────────────────────────────── 5分鐘過後……………商隊車前半段車廂上(銀牙負責) 「啪啪~」小石頭滾下來的聲音。 「咦?又是小落石。」傭兵看向上方。 就在此時銀牙從後方接近,並一刀砍下,「啪嚓!」一位傭兵的頭應聲掉下。 『太奇怪了…傭兵不可能這麼少…』銀牙心想,並甩著刀上的鮮血。 此時商隊的行李內部傳來聲音。 「上鉤了!獸人!騎士團!出動!」一名長的像頭頭的人站在商隊車上,突然瞬間從商車中跑出一堆人類。 「碰!」一名人類將手上的大鐵鎚,重重在錘在商車上。 「你就是上次滅掉首都外面商隊的獸人對吧?下賤的獸人,騎士團這次可是大陣仗的派出了很多人,在我『怪頭將軍』的帶領下!這次可不能讓你在擾亂,還有你也別想再救出你的同胞,他們可是不用給勞資的低級勞工呢。」 「……『騎士團』的人出動了嗎?哼!就為了對付『下賤的獸人』,我們這種低級勞工…真是可笑…不過也只有這種程度而已~哼哈哈哈哈。」銀牙大笑著。 「你笑是什麼意思!?」怪頭將軍氣急敗壞的說著,並生氣的擺弄手。 「哈哈~呵呵~哈哈…抱歉~抱歉~我的意思是…」銀牙笑完後,眼神瞬間改變露出邪惡的笑容,「你們將會死在這裡…」銀牙一說完衝向右邊的人類,「1」一說完馬上將人類的頭砍下來,就像切蛋糕一樣的簡單,「2‧3‧4‧5‧6‧7‧8‧9,處決…」才一轉眼的時間,將怪頭將軍身旁的人類通通殺光了。 「只剩下你了…有什麼遺言?」銀牙看向怪頭將軍。 「媽的!」怪頭將軍生氣的拿著鐵槌奮力的槌下來。 「碰!」一聲,掀起了一陣灰塵,只見怪頭將軍站在銀牙剛剛待的地方。 「哈哈~我贏了~哈哈~哈哈~」 「人類就是這樣的大意…」 「啪嚓!」斬首的聲音,掉落的是怪頭的怪頭……(冷笑話?) 「前面…沒有獸人同胞,看來都在後面,不過騎士團也只有這種程度…小翼那邊…應該沒問題吧…」銀牙快速的衝往後車箱。 --──────────────────────────────── 商隊車中段車廂內(獅霸&蒼月負責) 『火球術!』人類魔法師們將手擺向前方,拋棄詠唱,使用火球術攻擊,一顆顆火球往蒼月的身上衝過去。 「媽的!在車裡玩火是吧!?連糧食都燒光了!『燕迴轉』!」蒼月叫著,並將火球用尾巴攻擊粉碎。 燕迴轉:「蒼月的尾巴以飛快的速度來回攻擊。」 『火球術!』 「這是怎樣!騎士團的魔法師!還無視永唱!哼!」獅霸一拳一拳將火球擊墜。 『火球術!』 『火球術!』 「嘎呀!我的毛快燒起來了!好燙~好燙!」獅霸每打破一顆火球,就不停往身上拍打。 「就算是無視詠唱的法術,可是時間一久還是對我們不利……獅霸!掩護我一下。」不停被火球術攻擊,蒼月生氣的說著,並站到獅霸的後方。 「什麼掩護!你要吃剛烤熟的獅肉是不是?」獅霸生氣的喊著,不過還是得一拳一拳的打破火球。 『黑暗降臨的夜晚阿,請您奪去吵雜的聲音,為這個世界帶來永遠的寂靜!沉默之術!』詠唱一結束瞬間…車廂內突然整個暗了下來,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 只剩下一道聲音:「絞殺…『手刀斷頭台』!」然後又是一陣寂靜………… 手刀斷頭台:「一瞬間讓手變成如鐵般的堅硬,然後雙手交叉直接將頭砍下來,是種絕對致命的武術。」 「喂!獅霸!喂!獅霸!」蒼月拍著獅霸的肩膀。 「呃!?」獅霸這才從痴呆中醒來,並看到周圍只剩下身體的人類魔法師。 「剛剛那是什麼?」獅霸問,並摸著頭,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以下是蒼月老師的介紹, 沉默之術:「除了奪去聲音之外,會將所有人強制讓眼睛閉上,但是被施咒的人卻以為四周變暗了,破解的方法為,咬舌頭或用強大的衝擊攻擊自己的肚子。」 「就是這樣。」蒼月驕傲的抬起頭來。 「……………」獅霸一臉不爽的看著蒼月。 「幹麻那種臉?」蒼月不解的問。 「也就是說那是個敵我不分的法術?」 「喀嚓!喀嚓!」獅霸生氣的摩拳擦掌,連脖子都伸展好了。 蒼月看了之後沒有害怕,反而轉過身作出『有什麼辦法』的姿勢用著邪惡的嘴臉:「有什麼關係…反正贏了就好…又沒有副作用,緊張什麼。」 「你這個傢伙!」獅霸衝到蒼月的背後,並將蒼月抓起,並要給蒼月一個『阿根廷背後壓制』。 「喂喂!等等!」正當獅霸要給蒼月賜予極刑的時候。 「咻!啪!咻!啪!咻!啪!」車廂上好像有人快速跳躍的樣子。 「誰啊?」獅霸看上方被火球術打穿的商隊車廂,只見銀牙快速的跳過。 銀牙跳過的時候還喃喃自語:「小翼…你不要出什麼事阿…」 「銀牙的速度真快,這麼擔心阿翼,前面那麼快就解決了,不過…我們這裡…」獅霸看著旁邊運送的糧食。 蒼月看了看後說:「雖然都沾血了,不過美味依舊…可是…量太少了,只夠這些人吃吧?根本就不是從外地運來的糧食,我在想…這可能是引我們出來,特別準備的商隊,他們敢在車廂中放火就是因為這些根本就不是要運送到城裡的食物,還有可以放我下來了嗎?」 「啊~碰!」獅霸將蒼月往前方丟到地上,蒼月還沒叫完就落地了。 「那要快去支援後面的車廂,我先走了。」說完獅霸輕鬆的跳上車廂上方,並快速離開了,只留下蒼月一個人在車廂裡。 「…………………………………………媽的。」 商隊車後半段車廂上方(嵐焰&薩德&銀翼負責) 「瞬間移動!瞬間移動!瞬間移動!」銀翼將手伸向前方,不斷的使用魔法,將獸人們送走。 「魔法捲軸!瞬間移動!」薩德,也不停的將獸人傳送。 「快點!我快撐不住了!」此時嵐焰拿著大刀跟人類戰鬥,在為銀翼跟薩德拖延時間。 「碰!碰!碰!」大刀與長劍互相撞擊,不過大刀開始處於劣勢。 「死吧!別以為我們跟前面那些廢物的傭兵和新人騎士團一樣!那種臨時編組好的雜牌軍,怎麼可能比的上我們。」好幾名人類不停的使用劍戳刺攻擊。 嵐焰被壓制的不停往後退:「可惡…這些人,真不愧騎士團,跟那些垃圾傭兵根本不能比…武器的速度也是我佔下風。」 「啪嚓!」 「嗚!」嵐焰才剛說完,右手便被砍了一刀,嵐焰也跌坐在地上,大刀也隨之掉落山谷。 「嘖…到此為止了嗎…」 「哈哈!我先立功了!」一名人類衝上前並準備給嵐焰最後一擊。 「糟了!」薩德見狀想要上前阻止,但是距離太過於遙遠。 「水球術!」銀翼使用了無視詠倡的水球術,連續好幾顆水球往人類的武器砸去。 「碰!」人類手上的劍,被水球彈到山谷下去了。 銀翼開始詠倡咒語:「水阿…您貴於生命之母…請您將生命重新回歸您的懷抱…『水牢術』!」人類們頓時間被水球包起來。 「謝了…小翼…」嵐焰緩緩的站了起來,並退到銀翼跟薩德身邊。 「好了…給他們最後一擊吧。」薩德對著銀翼說。 銀翼聽了之後不知所措的說:「可是…要我殺人…我…沒辦法。」 「……真是沒用!哼!」薩德說完擺了個投射姿勢,將手上的小刀奮力一擲。 「啪嚓!」被水牢關注的人類,胸膛間都被穿了個洞。 「嵐焰~我做的不錯吧!哈哈。」薩德笑著對著嵐焰說。 「命終紅心!」嵐焰用左手豎起大拇指。 「………」銀翼先是低頭然後說:「為什麼你們可以在奪去他人生命之後開懷大笑……」 嵐焰聽了之後看向銀翼:「……小翼,這是戰爭,你不奪去別人性命,別人也會奪走你的性命的。」 薩德生氣的瞪著銀翼說:「我們都是下定了決心才會出來的,在戰場上就算我們死了也不會有任何怨言,而且是他們先動手的,他們搶奪了糧食消滅了村莊,我永遠都忘不了,就因為我們村莊的山壁間有著豐富的礦產,在一瞬間我們村莊就在大型魔法的作用下消失了,我當時一個人再森林玩耍才逃過一劫,你能懂那種感覺嗎?你的家人一瞬間消失!然後什麼都沒留下!你知道嗎!?」 「我…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沒辦法…」 「還有時間讓你們在那聊天啊?」從車廂的前方,緩緩的走來了一個人,他穿的像紳士般的衣服,和一根拐杖,帶著笑容的走過來。 「一個人嗎?那就交給我了。」薩德轉向那個人,並擺出戰鬥姿勢。 「我的名字就叫~『提斯男爵』,我的部下們都被打倒了阿…請問您的大名是?」提斯男爵很有禮貌的將帽子拿下來打招呼。 「………薩德。」才剛說完,薩德就衝上去往他的脖子砍去。 「叮!」但是提斯男爵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將拐杖架在脖子,巧妙的將刀子檔下,「哼哼!」提斯男爵往下一蹲,將拐杖往後拉,並彈出去。 薩德來不及防守,被拐杖打中額頭小刀也因此掉落,「嗚!」薩德後退了兩步並摸著額頭,但是提斯男爵乘勝追擊,將拐杖的把手轉開,拐杖底端轉出一把小刀,並往薩德的胸膛刺去。 「可惡!原來底部有小刀…簡直就像一把劍……」薩德用左手掌去擋住自己的胸膛。 「啪嚓!」薩德的左手頓時噴出鮮血,可是薩德卻故意將手掌插進去拐杖裡。 提斯男爵見狀慌了:「你!你在做什麼!」 「你的武器被我封住了…這下看你往哪逃。」薩德從腰際抽出第二把小刀,「啪嚓!」並砍下提斯男爵的右手掌,「啊!」薩德一口吃下掉落的右手掌。 薩德露出笑容說:「謝˙謝˙招˙待。」 「嘎啊啊啊!我的手!等等!放我一馬吧。」提斯男爵尖叫著,並不停的往後爬行。 薩德緩緩的走向提斯男爵:「到頭來…你也只有這種程度,這就是戰爭…」薩德說完就將提斯男爵的頭砍下來,結束了男爵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的出場,薩德甩完手上的鮮血後,並走到銀翼的身邊瞪他。 可是銀翼似乎沒有注意到薩德在瞪他,「薩德哥你流血了……」,銀翼說完抓起薩德的左手,「治療術!」 「………你!算了。」薩德用右手抓抓頭,並給銀翼治療。 遠方……有兩名弓箭手在對面的山上。 「該死的獸人…就不信用這個殺不死你們。」弓箭手瞄準背對他們的薩德。 「咻!」一支弓箭飛快的飛向薩德。 銀翼抬頭一看:「薩德哥!危險!」銀翼推開了薩德。 「呀啊!」結果銀翼自己卻被弓箭擦到腳,而失足墜下山谷。 「小翼!」此時正好趕過來的銀牙,奮力一跳抱住了銀翼一起墜下。 可是遠方的弓箭手怎麼可能放過這種好機會,「往哪裡逃!兩隻都不放過,『二連矢』!」兩支弓箭飛快的衝向銀翼與銀牙。 銀牙見狀:「嗚啊!」,並將身子轉過身,背部被兩支箭射到了。 「可惡的傢伙!去!」薩德生氣的說著,並將『荼毒匕首』快速的投擲到對面的山上。 「噗嚓!」只見兩個偷襲的弓箭手,額頭上多了個孔,倒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嵐焰與薩德看向下方山谷。 「銀牙!小翼!」嵐焰對著山谷喊著。 「怎麼了?」獅霸與蒼月隨即趕到。 「…小翼跟銀牙跌進山谷裡了。」嵐焰摸著右手的傷口說著,還一邊自責的抓緊傷口,傷口不停流出鮮血。 蒼月看了說:「嵐焰…別這樣,趕快我們到下方去搜索!快!」 「嗚…可惡…都是我,如果銀牙老大跟小翼出了什麼事的話……嗚…」薩德難過的流下淚來,並不停擦拭。 「有時間哭還快去找,走吧。」獅霸說著,並快速往下方移動。 地點:東北地區:險峻環山:山谷深處 「嗚……奇怪…我怎麼…」銀翼摸著頭,緩緩的坐了起來,直到他察覺他下面壓著東西。 「血…血?哥…哥?哥哥!」銀翼激動的叫著,並不停的叫著銀牙。 「小翼…」銀牙有氣無力的回了一聲。 「嗚…哥哥……」銀翼哭的銀牙整個臉都是淚水。 「別哭了…在哭就變醜了…你先扶我起來…我把弓箭拔出來。」 銀翼將銀牙扶了起來。 「不會有事吧?對不對?哥,你不會有事對吧?」銀翼著急的問著。 「呼…呼…不會不會…小翼你會治療術吧…當我把弓箭拔出來的時候,你馬上用治療術塞住傷口。」銀牙喘著氣說著。 銀翼點點頭說:「我…我知道了。」 「啪嚓!」銀牙先將弓箭後面的地方折斷,並將上衣脫掉。 「1˙2˙3,嗚!嘎啊啊啊啊!!!」銀牙大力的將弓箭拔出來,鮮血噴了滿地。 「治療術!」銀翼左手跟右手各放著一個傷口,「哥…你不要死…」 銀牙摸了銀翼的頭說:「呼…呼…傻瓜,我怎麼會死呢…」 過了三十分鐘後………………銀牙的外傷都好了 「嗚!嘔!」銀牙吐出了血。 「哥!你沒事吧?」銀翼擔心的說著,眼眶中又充滿了淚水。 銀牙見狀:「沒事!沒事…大概傷到了內臟…回去給魔婆看看就好了。」 「可是在山谷中無法捕捉到村莊附近的波長,不能使用瞬間移動,傷到了內臟嗎……魔婆的書上有說,遇到不能從外面治療的傷口時…」銀翼想了一下然後坐到銀牙的腿上,並用兩手抓住銀牙的臉吻了下去。 「!」銀牙驚訝的將銀翼拉開,「小、小、小翼!你在做什麼?」銀牙滿臉通紅的對著銀翼說。 「書上說,要把我身上的魔力傳入體內,只有從嘴巴而已,所以哥哥你不要反抗啦。」銀翼說完又馬上吻了上去。 『………』銀牙這次沒有反抗,反而抱住銀翼吻的更深更裡面,還將舌頭伸了進去。 「嗯…嗯…」銀翼滿臉通紅的抓住銀牙的肩膀並將銀牙慢慢的推開,「哥…為什麼要伸舌頭?」。銀翼天真的問。 「因…因為~這樣效果比較好啊。」銀牙有點害羞的回答,當然效果沒有比較好。 銀翼聽了之後說:「真的?」說完後,又快速的吻了上去,這次還主動的用了舌頭挑逗。 『小翼真是可愛…』銀牙心想並用著舌頭在銀翼的嘴裡攪弄著。 「啊…嗯…嗯…」銀翼的身體開始出汗好像快昏過去,銀牙摟著銀翼的腰部,並繼續攪弄著銀翼的嘴。 就這樣又過了30分鐘………………… 「嗚啊!」兩個人將嘴唇分開。 「呼…哥…我的身體好熱…」銀翼喘著氣對著銀牙說。 「咦?你要不要躺一躺?」銀牙擔心的說著。 「不要…就這樣抱緊我……不要再放開…」銀翼就這樣睡著了。 銀牙抓抓頭說:「……好險…如果小翼在積極一點的話,我說不定會保不住理智,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銀牙滿臉通紅的說著,並看著自己身上的傷口,和下面褲檔中已經硬了很久的「物體」。 「呃………等等被看到就不好了。」銀牙正在努力讓他消下來。 「銀牙~!小翼~!」從遠方聽到了蒼月的聲音。 「!」銀牙因為突然聽到聲音,下方的「物體」也瞬間軟了。 「在這裡!」銀牙大聲的喊,在山谷中迴音不斷。 「你們在原地!我們快到了!」 30分鐘過後……………蒼月等人趕到。 「銀牙你沒事吧?小翼…怎樣了?」嵐焰抓住傷口擔心的問。 「沒事,只是魔力使用過度昏了過去。」銀牙抱著銀翼站了起來說。 「銀牙…你該不會對我的小…不對你該不會對小翼…而且你衣衫不整…」蒼月盯著銀牙看。(眼神不削) 「很有可能…說不定阿翼不是魔力使用過度才昏過去…」獅霸也看向銀牙。(眼神不削) 「虧我這麼相信你阿~」嵐焰用斜眼看銀牙。(眼神不削) 「沒!沒有啦!」銀牙滿臉通紅的解釋。 「銀牙老大…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薩德走向銀牙,並90度鞠躬。 「不會~不會,反而應該謝謝你才對……」銀牙最後那一句小聲的說。 「咦?銀牙老大你剛說什麼?」薩德問。 「沒事~沒事~我們先快點離開這裡吧。」說完後,一行人快速離開現場。 ---─────────────────────────────── 地點:人類首都:安列瓊斯 聖殿 「國王陛下!大祭司說他們在『東北地區』發現了鑰匙反應!」 「真的嗎?快把他找來給我!」國王陛下興奮的說著。 「但是反應消失了…大祭司說~鑰匙應該是一種生物。」 「東北地區…生物…是精靈嗎?好!馬上出兵!攻擊東北地區的精靈聖地!」 「可是…特地埋伏獸人的『騎士團』又是全滅…」 「沒關係,那些不過是雜牌軍,然果這麼快解決他們,不是很沒趣嗎?哈哈哈哈。」在聖殿內迴響著令人不悅的笑聲。 ---─────────────────────────────── 第四章 埋伏! END 下一章 迷惘… 「讓我一個靜一靜………」 「戰爭只有兩個選擇,1˙是被殺2˙是殺人」 第四章有一點給他小小的糟糕~小小的 不過真正糟糕的也只有外傳而已啦…… 目前已經決定有兩部外傳 第一部是 約束之地 外傳 魔力增幅 第二部是 約束之地 外傳 麥克的酒 都是屬於糟糕型~不過都算是短篇而已 至於什麼時候寫?我也不知道。 (迷:很不負責任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