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08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約束之地 第五章 迷惘…

「這裡是…哪裡?」銀翼獨在黑暗中問著。 「當然沒有人會回答我…因為我又是自己孤單一個人了…」 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銀翼…」 「誰?在呼喚我?」 「喀喀喀」漸漸的有腳步聲靠近……出現的是一位長的跟銀翼一模一樣的人。 「你…是誰?為何…呼喚我?」 PS:另一個銀翼以偽銀翼稱呼。 「我…是你阿…」 「不,你不是…」 「我們有著一樣的臉孔一樣身體所有的一切都一樣……為什麼我不是你呢?好痛…我的心好痛…」偽銀翼露出笑容說。 「這是…孤單…寂寞…」 「孤單?寂寞?那是什麼?」 「想被人愛卻無法被愛…想要愛人卻無法愛人…這就是孤單…與寂寞…」銀翼說。 此時偽銀翼笑了起來,「哼哼…哼哼…我是在說你阿……」偽銀翼變成長條狀,將銀翼捲起來。 「!」銀翼奮力反抗。 「你說出了你自己的心…其實你是孤獨的…來吧…這是必然的…」此時銀翼的身體神經隆起。 「嗚…可惡…你在入侵我…」 「這不是入侵…這是『同調』…」偽銀翼笑著說。 「滴答…」銀翼的眼淚掉落下來,在黑暗中聲音格外清楚。 「眼淚?我…在哭?是嗎?我最近哭的次數便多了…我還以為我的眼淚在以前就流乾了…」銀翼的止不住淚水,淚水不停的流出。 「為什麼哭呢?為什麼要流淚?因為自己的悲慘?因為自己的懦弱?我不懂…我不懂…」偽銀翼問著。 「因為…害怕孤獨…害怕再度失去…我不想再失去…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銀翼閉上了眼,不停說著。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這是神的旨意…你給了世界機會…但是…『他們』卻想提早…無知…無知…小心點…人類的目標…是你,如果不想再失去…那就…就要靠你自己了………」聲音越來越模糊…… 地點:獸人部落:獸人村莊:銀牙家 「小翼!小翼!快醒醒。」 「!」銀翼睜開了眼睛,並坐立了起來,不停的喘著氣,『夢?』 「小翼,你剛剛的表情很痛苦…做了惡夢嗎?」銀牙在一旁擔心的說,並摸了銀翼的額頭。 「有人…在呼喚…我?那個『聲音』越來越清楚了…」銀翼摸了摸自己頭上的耳朵。 「小翼?你只是做惡夢而已,你有點發燒…你還是先躺下來吧。」銀牙說著並準備讓銀翼在躺下來。 「……恩。」銀翼應了一聲後躺下來繼續休息。 銀牙說完走出房間然後將門關起來。 蒼月一行人在外面等著。 「小翼很迷惘阿……對於『殺人』這個部份,還有關於帶小翼去工作這點…我對你說聲對不起。」嵐焰身體靠在角落只掙開一隻眼睛說著。 「………這陣子,先暫時不要行動吧。」銀牙走向桌子看著地圖上原本預定的下一個地點。 「碰!」獅霸的全頭將木頭牆壁打了一個洞,臉上露出很生氣的表情。「可惡…那些騎士團的人。」 「……牆壁你要負責修好,我們讓小翼好好休息,今天就先這樣了。」銀牙說。 「……」獅霸嘴張開開的(冏rz)跪在地上,彷彿還有聚光燈照在他身上。 「好吧…明天在想想看要怎麼辦,今天大家就好好休息吧。」蒼月說完,打開門走了出去。 「我先走了…老大…今天的事真對不起。」薩德站了起來,迅速的離開了。 嵐焰拖著獅霸,「今天不晚了…我跟獅霸都告辭了,喂!快起來啦!你很重耶。」兩個也離開了。 全部的人離開後,銀牙再度走進房間,靠近銀牙躺的床後並坐在床邊地下,睡著了。 隔天…………早上 「嗚…」銀翼從床上坐了起來,用手揉了一下眼睛。 「咚!」銀翼將手放下來時碰到銀牙的頭。 「呼~呼~」銀牙坐在床邊睡的很熟。 銀翼下床後,口中念著咒語,「漂浮術!」說完後銀牙慢慢的浮了起來,並停在床上。 「哥哥…對不起…都是我讓你這麼累…」銀翼說完後蓋了棉被,並親親的吻了銀牙的額頭,接著就跑出門了。 銀翼跑向魔婆家…………… 地點:獸人部落:獸人村莊:魔婆家 「咚!咚!咚!」銀翼快速的跑進魔婆家。 此時魔婆正在櫃檯擦拭著她的花瓶。 銀翼衝到魔婆面前,臉色蒼白(用跑的),大聲喊叫著:「魔婆!!!!!」 「嘎啊啊啊啊啊啊!!!!!!」 魔婆的尖叫聲………………過了幾分鐘後 「真是的!你要嚇死我啊!?老人家心臟不好的,等等我如果死於心臟病!我多年的腰痛跟風溼不就是病假的。」魔婆生氣的喝著銀翼泡的茶。 「魔婆…對不起…不要這麼生氣嗎~~~」銀翼跟魔婆撒嬌了起來。 「真是的!對了~這麼早來就算了,何必用跑的呢?」魔婆盯著銀翼說。 銀翼聽了之後低下頭說:「那個…魔婆?你有賣可以讓我殺人的藥嗎?」(認真) 「噗!!!!!!!」魔婆嘴中的茶噴了出來,「怎麼可能會有那種藥!?」 「說的…也是…可是我真的很想幫哥的忙……」銀翼說著說著眼眶漸漸泛紅。 「哼哼~年輕人………你可以找他們談談阿,他們會給你意見的~嵐焰在後院~你可以先去找他。」 「嗯…」銀翼點點頭,並走向後院。 魔婆家的後院…… 「喝啊!」嵐焰光著上半身(六塊肌)拿著大刀一個人正在利用魔術稻草人練習刀法,只見嵐焰對稻草人的頸部、手腕、腳筋這些要害攻擊。 一瞬間稻草人就被解體了,不過又馬上復原。 魔術稻草人:「不管怎麼攻擊,10秒後自動修復,可以做成不同的樣子,是種發洩…不對~練習的好東西,現在訂購還可以指定外型…材質…表情…緊度(?)等,還可指定動作…現在訂貨還送魔婆版限量稻草人。」 此時銀翼也走了過來……… 「咦?小翼?你身體好一點了嗎?」嵐焰擦著汗水,並笑笑的對著銀翼說。 「嵐焰哥…你好厲害…」銀翼驚嘆的說。 嵐焰看著大刀說:「嗯?你說這個?才不厲害呢…如果我再強一點…我昨天就不會受傷…你也就不會摔到谷底了。」嵐焰懊惱的用手抓著頭。 「才不是!才不是…是我太弱…我…沒辦法殺人…我…我就是一個累贅…我…」 嵐焰不讓銀翼說完,並抱住銀翼,「不要說…不要說,小翼…很勇敢的,如果真的下不了手…你可以不用勉強的,這種工作讓我們來就好了。」 「可是…我也想要幫忙…啊!嵐焰哥你的手。」銀翼被抱住時,嵐焰昨天受傷的地方裂開,鮮血流了出來。 「呃?」嵐焰看了看傷口,「那個沒關係啦~用口水擦一擦就好了。」 「傷口裂開的話要用…治療術!」銀翼的手掌發出光芒,裂開的傷口又漸漸的瘉合了。 「……小翼,晚上一起去泡澡吧~把你哥叫來~你順便去邀倉月他們。」 「咦?原來村莊有澡堂啊?」銀翼邊治療邊問。 「不是~是溫泉,開店的還是魔婆,我雖然非常懷疑那些溫泉明明就是河水用火焰魔法在下面煮而已。」 「咦咦~好像很好玩~」銀翼頗有興趣的回答,此時治療也結束。 「我就知道你很好奇,銀翼~謝了。」嵐焰將手舉了起來,看了看傷口。『完全沒有傷疤…好強的治療能力…不過…最重要的是小翼笑了。』 「晚上來魔婆屋集合~獅霸跟薩德住在麥克的酒吧,你知道蒼月家在哪嗎?」嵐焰問。 地點:獸人部落:獸人村莊:望月瀑布(蒼月家) 銀翼走到了位於獸人部落的瀑布,因為在這裡能在天空跟水池中看見完美的月亮與月亮倒影,便以此命名。 「嵐焰哥說…在瀑布的中間就是了…啊…」銀翼走向瀑布,看見蒼月眼睛閉著,半裸(六塊肌再現)的坐在瀑布下面,讓瀑布的水衝擊在身上,以便於修煉,『大家都努力的在訓練…我只跟魔婆學了一天的魔法而已……』 「嗯?」蒼月感覺有人接近微微的睜開眼睛看到銀翼,「小!小翼!?等!等等!我先穿好衣服!嘎呀!」蒼月快速站了起來,還不小心摔進池子裡,並馬上爬起來衝進隱藏於瀑布的家中。 「阿月哥?」銀翼走向瀑布旁邊的縫隙,走進蒼月家,看見蒼月正在慌張的穿著衣服。 「呼~小翼,你突然來,嚇我一跳。」蒼月身體還沒擦乾,就將衣服穿上去,衣服整個濕了,他的肌肉線條顯得格外清楚。 「嘻嘻…阿月哥…你有穿跟沒穿一樣。」銀翼竊笑著並指著蒼月身上的濕透了的衣服。 「呃…」蒼月滿臉通紅的抓頭。 「阿月哥,脫下來吧~我拿去晾乾。」銀翼催促著蒼月並伸手去脫蒼月的衣服。 「………」蒼月尷尬的任著銀翼脫去衣服。 「呃…那個…小翼…你來有什麼事嗎?」(衣服換別套)蒼月問。 「啊…嵐焰哥邀大家晚上去洗溫泉。」(衣服拿去晾了) 「沒問題,在魔婆那集合對吧?」 「嗯,那個…蒼月哥…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銀翼低下頭來說。 「什麼問題?」 「…你是抱著什麼心態在跟人類戰鬥呢?」 蒼月閉上眼睛想了想,「………………………應該是信念吧。」 「信念?」銀翼充滿疑惑的問。 「想保護村莊獸人同胞們的信念,看著自己保護的人,安心的生活著,就是這樣的信念讓我戰鬥到現在的。」蒼月笑笑的說。 「……信念嗎?」銀翼用大姆著壓著嘴唇思索著。 「小翼?」 「讓我一個靜一靜………」銀翼說完後就慢慢的往外走出去。 『……畢竟小翼還是小孩子…殺人這種事,對他來說還太早了吧?不過他剛剛的笑容真可愛。』蒼月心想著。 地點:獸人部落:獸人村莊:『你是我的眼』酒吧(24小時營業) 「噹~」開店的門鈴聲。 「小克克。」 「咦?小翼阿?快來這裡坐。」麥克正在櫃檯擦拭著酒杯。 銀翼快速走向酒吧櫃檯的椅子。 「我馬上給你一杯粽合果汁~現搾的,喝啊!!!!!」麥克說完馬上將水果一個個用手壓爛,倒進杯子。 「來~請~」 「謝謝你,小克克。」銀翼露出天真的笑,並一口氣將果汁喝光。 薩德一臉冏樣,「小克克…真噁心。」薩德說著,在旁邊用著刷子不停的刷地。 獅霸在提水桶邊提邊說並說:「就跟你說叫克…」 「嗯?+.+。」獅霸還沒說完一道視線如針般的刺穿了獅霸。 「叫…叫…叫克哥就行了…阿哈~哈哈。」獅霸收起了嘴默默到一旁拿拖把拖地。 「咦?克哥(改叫克哥了),為什麼薩德哥跟獅霸哥要刷地跟拖地呢?」銀翼不解的問。 「因為,他們要工作來抵押房租,住在這裡也是要錢的,對了,小翼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呢?銀牙人呢?」麥克問。 「哥哥他很累…還在睡呢,都是我的關係,害他受了重傷。」銀翼坐在椅子上抓著庫子,越抓越緊。 此時在一旁的薩德快速跑到小翼旁邊,「不是的!小翼…對不起,都是我…如果我有發現有人在瞄準我的話…也就不會害你跟老大受傷了。」薩德低下頭向銀翼道歉。 銀翼牽起了薩德的手,薩德的手掌還有剛剛刷地的關係,導致跟提斯男爵打鬥時的傷口出血,「薩德哥…你的手掌…昨天你也是為了保護我們…治癒術!」銀翼的手掌發出光芒,緊緊的與薩德的左手相扣,而薩德的傷口也漸漸的復原了。 薩德因為害羞,吞吞吐吐的說:「那…那個…呃…謝…謝謝。」並不好意思的抓頭。 麥克在一旁竊笑,「看來薩德很喜歡小翼麻~~臉紅成這樣。」 「看來我們家的薩德也長大了~」獅霸掩面笑。 「呃…我…呃…那個…就是…對了小翼!你怎麼突然來這裡呢?」薩德巧妙的轉移話題。 「嵐焰哥要邀大家去洗溫泉,要我們在魔婆那邊集合。」 「沒問題,我也好久沒去洗(假)溫泉了…店裡也很久沒休息了,今天晚上就休息吧。」麥克笑著說,假字特別的小聲。 獅霸做出萬歲的手勢說:「好耶!終於可以輕鬆了!」 「不過,拖地沒拖完不准去。」 獅霸跪倒在地在地上『Orz』,聚光燈彷彿又出現了。 「那個…我想問一個問題…薩德哥…獅霸哥…為什麼你們能毫不猶豫取走人類的生命呢?」銀翼問。 『……真是一個簡單又直接的問題阿。』麥克心想。 薩德聽了說:「小翼…其實道理很簡單的…那就是…」 獅霸接下去說,並舉起了手指頭,「戰爭只有兩個選擇,1˙是被殺2˙是殺人。」 「因為他們那些人會出現在戰場上,就表示他已經有領死的覺悟了。」薩德說。 銀翼閉上眼睛,「嗯………我懂了,原來是我太天真了,在戰場上不奪取別人生命,死得將會是自己,下次我會動手的。」 「那我先回去找哥了,大家晚上見。」銀翼高興的跑出了酒吧。 「呵呵~」麥克笑著。 「那就快點把地刷一刷吧,啊!!!!」薩德飛快在酒吧內到處刷地。 獅霸看了,「他在興奮什麼?」 地點:獸人部落:獸人村莊:銀牙家 「喀嚓!」銀翼將門打開。 「小翼!」銀牙瞬間衝過來,抱住了銀翼,慌張的說:「小翼!你跑去哪了!?你不是還在發燒嗎?」 銀翼掙扎著說:「嗯…哥…我快喘不過氣了……」 「啊!對不起。」銀牙鬆開了銀翼,但還是輕輕的抱住。 「哥,你也沒事了吧?有沒有哪裡還痛的?而且昨天還讓我一個人睡床。」銀翼緊張的問。 「沒有什麼大礙~只是肚子的地方還是有點痛痛的。」銀牙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銀翼將手伸進銀牙的衣服裡,「肚子嗎?治癒術!」 『……』銀牙僵著不動。 「咦?哥哥你的臉好紅,發燒了嗎?要不要躺一下。」 「呃?沒…沒有啦,你繼續治療。」銀牙滿臉通紅的說,內心:『小翼真是天真可愛。』 「對了,哥~嵐焰邀我們晚上去洗溫泉。」銀翼說。 「好阿,不過…在那之前~你做東西給哥哥吃好不好?哥哥從早上到現在都什麼都沒吃。」銀牙笑著說。 「嗯,我做奶油濃湯給你喝,等等喔。」銀翼快速跑向廚房。 「有弟弟真好,在那之前……剛剛收到的公文,東北地區的精靈已經全滅了,連精靈也不放過…目標不是我們嗎?為什麼?另一張是?」銀牙看著公文。 公文: 「最近人類越來越囂張,我們東南地區的獸人們決定要掀起戰爭,有興趣的村莊首領們,請與我們連絡,我們近期內要進攻人類首都旁的小村莊,不要像精靈們,躲在森林裡等著滅亡,獸人聯合上。」 「………這件事還是跟嵐焰他們商量看看。」銀牙用手扶著嘴思索著。 「哥,奶油濃湯。」銀翼將料理放到桌上。 「嗯~好香,那我不客氣了。」銀牙大口的喝奶油濃湯,「啊!好燙!」銀牙吐出舌頭。 「哥,你沒怎樣吧,我看看。」銀翼擔心的問。 「放心,沒事~只是燙到而已。」銀牙吐著舌頭說。 銀翼馬上抓住銀牙的臉,「馬上幫你治好。」銀翼說完後,就吻了上去,但是銀牙也沒有反抗,反而將銀翼抱到桌上擁吻。 「嗚啊!」兩人將嘴唇分開。 「哥,好一點了嗎?」銀翼天真的問。 「呃…呃…好很多了。」銀牙紅著臉說,『完了…我果真有戀弟情節,,但是…也不錯。』銀牙心想。 「哥哥,你繼續喝湯吧。」 「好好~等等燙到在幫我治療~」銀牙笑著說。 到了晚上後……… 地點:獸人部落:獸人村莊:魔婆家後院(假)溫泉區 魔婆家的後院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變成溫泉區,練習場等奇怪地形,八成是魔婆的魔法。 「銀牙~小翼~快下來,很舒服的。」嵐焰一行人早就已經下去在泡了,並催促銀牙跟銀翼下水。 「好。」銀翼快速將衣服脫光。 「啊!」下面的一行人嘴巴張的大大的。 「等等!小翼!」銀牙拿著浴巾著銀翼,「下去的時候披上這個………」銀牙滿臉通紅的幫銀翼披上。 『真的是賺到了…小翼好可愛阿,啊…等等要自己『打』一下了。』嵐焰背對著銀牙他們在內心想。 『鼻血…嗚…糟糕…有反應…』蒼月對著牆壁用手以防鼻血噴出,並刻意遠離嵐焰他們。 『啊,我的下面好直接阿…可惜~不能動手,畢竟是朋友的弟弟阿…而且才十二歲。』獅霸雙手插腋下想著。 『呃……冷靜冷靜冷靜…要冷靜。』薩德用雙手往下面按住。 「你們怎麼了?」銀牙慢慢的走了下來。 「我來了!!!!!!!!!」 「噗通~」銀翼跳了下來,但是腳踩不到底,「啊…好深!好深!」 「小翼!」銀牙將他抱了起來,「抓住我的肩膀,不要鬆手喔。」 「嗯。」銀翼抓著銀牙肩膀,並慢慢的移動到嵐焰他們身旁。 「這裡就踩的到底了。」銀牙說著並將銀翼慢慢放下。 「克哥呢?」銀翼問。 「他阿……老情人出現,正在酒吧約會呢。」獅霸說。 「喔!?」 同時在『你是我的眼』酒吧外面………………… 「奇怪?酒吧今天休息,可是整間都在搖。」羊爺說。 「還有奇怪的聲音呢,碰碰碰的。」龜爺說。 「地震了嗎?」狐爺說。 回到溫泉區……………………… 「小翼,我們要討論工作的事…你還要跟我們去嗎?」銀牙問。 「………」銀翼閉上了眼睛想一下,「當然要去,我也要為了村莊戰鬥。」銀翼露出很有自信的表情說。 「那麼…討論一下,我今天收到公文東南地區的人,要主動進攻,你們的意見呢?」銀牙嚴肅的問。 「我們…」 「當然是…」 「選擇…」 「進攻!!!!」 「哼哼…那就後天出發吧。」 地點:人類首都:安列瓊斯:聖殿 「媽的!殺了這麼多的精靈!卻還是沒找到鑰匙!」 「啪嚓!」國王陛下生氣的將公文丟到地上。 「真是抱歉…」 「可惡!可惡!難道說會是獸人…就在…很好…從現在開始…對付所有的獸人族!快點找到鑰匙!否則帶出去處斬!!」 「不要這麼慌張陛下…」一個從暗處走來。 「嗯!大祭司!這麼久了還是沒有找到!你要給我什麼解釋!」 大祭司露出笑容,「已經慢慢的聽到了…那歌聲…就要是屬於你的了…哼哼…哼哼…不要這麼急…聽到了…聽到了…石版已經發出了歌聲…慢慢的…慢慢的…唱了起來…就快找到了…前往約束之地的鑰匙…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大祭司的聲音聽起來格外刺耳。 第五章 迷惘… END 下一章 思出的斷羽 「…小…翼?小…翼?回答我…小翼…」 「那個是…什麼東西?」 第五章 拖了有一點久XD 外傳魔力增幅已經開始寫了 不過只寫好一點點XD 第五章看不懂的人…也不用擔心啦…連我都看不太懂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