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咦?我是救世主!? 序章 救世主降臨!?騙人!

物質世界…獸人國中:克里國中 「喂~稚空!喂~稚空。」 「啊?」一名趴在學校桌上的狼獸人醒來。 「你要睡到什麼時候!?」一名貓獸人,生氣的拍打著桌子。 「咦?是班長阿…」 「後!真是的!東西收好快回家去啦!都放學多久了,也不想想自己的考試分數拉低了全班的總平均!」 「好…」稚空慢慢的站了起來,並緩緩的走出去。 稚空回到家後… 「我…回來了。」稚空走進屋中後,打開了電腦,並走到客廳,看見桌上有一張紙。 紙上寫:「你的晚餐在冰箱裡,記得拿出來微波吃,還有你們老師打電話說你的功課部分,媽媽覺得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了,因為我們是家人,如果有事打電話給我。」 「…………」稚空沒有說話,走到電腦旁將電腦的電源拔掉後,就直接坐上床去,並躺下來。 「家人嗎?好想…離開這裡…」稚空閉上了眼,就這樣睡著了。 隔天…… 「!」稚空睜開了眼,可是四周的景象完全不像是在自己的房間裡,而是像在熱帶雨林中。 「……這裡是哪裡啊?該不會我被綁架了吧。」稚空站了起來,抓了抓頭,並四處張望。 突然一名犬獸人走近,手上拿著劍「誰!你是誰!」 「?」稚空看向那一名犬獸人,內心想:『穿的好像RO裡面的劍士喔。』。 RO:某網路遊戲 「可疑之人!報上名來。」 「噗!噗哈哈哈哈哈!!!!!」稚空大笑了起來,「可疑之人?哈哈哈~這是在拍哪部戲啊?哈哈哈…」稚空笑的摸著肚子。 「你!信不信我劈死你!」犬獸人氣急敗壞的說,並用著劍指著稚空。 「喔~劍!想也知道,那劍一定是假的,哎呀~這年代還有人會被你那把把小小劍給騙嗎。」稚空擺著不削的姿勢笑著。 「臭小鬼!」犬獸人氣的滿臉通紅,拿起劍來衝過去,並往上砍下。 「哎呀~」稚空往右一躲,輕輕鬆鬆的躲過。 犬獸人不停的追砍,「喝啊!臭小鬼~別跑!」 稚空左閃右閃,「我不跑要乖乖被你砍啊?喂喂~沒有人交你劍怎麼用嗎?要用刺的~用刺的,沒常識也要多看電視,這種攻擊方式,我卡通看多了,連怎麼閃都知道。」 「可惡的小鬼!」犬獸人惱羞成怒,正要突刺之際。 「住手!」聲音從樹林中傳來,慢慢的走出一位龍獸人。 稚空緩緩的轉了過來,「哦哦~老大出現了。」 「焰斬團長!」犬獸人舉起手敬禮,恭敬的的問候。 而稚空早就已經跑到龍獸人的旁邊上下撫摸,「哇!鎧甲耶!沒想到可以看到真貨。」 犬獸人見狀大怒,「無!無理的傢伙。」 「沒關係,少年,你叫什麼名字?又在這裡做什麼。」龍獸人開口問道。 「問別人名字之前要先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我叫旋‧焰斬,隸屬於阿克利多斯的騎士團團長。」 「噗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稚空抱住肚子大笑著,「說這種話都不會臉紅的演員耶,哈哈哈~你NG過幾次了?」 「可惡的傢伙!」犬獸人又生氣的拔起劍來。 「等等!沒關係,NG?那是什麼?」 NG:演戲失誤時的名詞。 「哈哈哈…真是幽默哈哈哈~我的名字叫做武‧稚空,我是住在克里斯市的國三生,對了~這裡是哪裡啊?哪個電視公司主持的?新的節目嗎?呼~」稚空抱住肚子,站不穩的問。 「電視公司?節目?克里斯市?是屬於哪一個國家的?看你的穿著…不像是這裡的人…」焰斬看了看稚空身上的學生服。 稚空笑歸笑,不過開始露出不安的神情,「不會吧?克里斯市是世界首都之一耶!我的穿著…很多學校的衣服都是這種的阿,難不成這裡是別的世界?」 「…這裡是元素世界,你要不要先跟我們走?我們邊走邊聊,我們部隊在這附近紮營。」焰斬問。 稚空拿出了手機,「元素世界…也就是說這裡不是物質世界…好吧,反正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我的手機…沒訊號~還好我還帶了MP3來聽。」兩人說著並慢慢的走向紮營的地方。 物質世界:沒有魔法的世界,只要是以科技為主。 元素世界:擁有魔法的世界,科技技術比較不發達。 「MP3?那是什麼?」 「連這個都不知道…就是可以聽歌的東西,你要聽嗎?」 「好像不錯耶………」 就這樣兩人一起走向紮營的地方…… 只留下犬獸人在原地,「我被遺忘了……」 營區內…稚空剛走進去就聞到了臭味… 稚空迅速的聞了聞身上的味道,「這是什麼味道?該不會是我身上的味道吧…昨天忘了洗澡在睡覺了。」 「一天沒洗澡?我們已經快兩個禮拜沒洗了。」焰斬說。 稚空轉向焰斬,「咦?那不是癢死了?」 「也沒辦法啊,畢竟是在外面…不過明天就會回去了,明天剛好滿兩個禮拜。」 「不會吧!不過…為什麼要在這裡紮營啊?」 「……你在開玩笑吧?我們當然是在對付『原生種』阿。」焰斬說。 「原生…『原生種』?那是什麼啊?」 焰斬聽了整個傻眼,「你…你先跟我回阿克利多斯好了,大祭司應該會知道什麼…」 「士官長!明天由你指揮帶隊回城,我先帶這位小空回阿克利多斯一趟,可以這樣叫你吧?」 「無所謂,那我直接叫你焰斬喔,後面還要加團長太麻煩了。」 「可以阿,我順便告訴你這個地方的一些事情,先到傳送點吧。」 兩個人走往傳送點…… 「傳送點…是車站嗎?」 「車站?傳送點在你們世界是這樣說的嗎?傳送點是一種經過魔法加持過的魔法陣,只要站上去就會傳送到首都。」 「嘿~跟網路遊戲一樣耶…也就是說這個世界有魔法這種東西…還真有趣。」稚空笑著說。 「網路遊戲?那又是什麼?」 「呃…沒什麼~你繼續說。」 「可是在十五年前這個世界發生了異變。」 「異變?」 「沒錯,當時我才十歲,一瞬間半個世界就這樣陷入了永遠的黑暗,而在黑暗中死去的人,會被一種黑暗的東西纏繞,最後變成一種圓形全身黑漆漆一隻眼睛的怪物,經過神官調查,似乎是所有生物的原生型態…所以我們稱呼他為『原生種』,不過最近怪物的種類越來越多,又分類為『變異種』與『再生種』,我們在這裡紮營也是為了對付那種怪物。」 「怪物…嗎?可想而知這種地方的科技技術…」 「我們到了。」兩人站在一個巨大的魔法陣上。 稚空看了看地上的魔法陣,「哪?接下來呢?沒有傳送啊?」 焰斬將手伸向前方,「等等…我唸咒語…『阿迪斯』…『狄亞斯』…『哈斐特』…哼!」地上的魔法陣發出了光芒。 「咻咻咻!!!!!!」一瞬間兩人消失了。 原素世界:阿克利多斯(國家) 兩人到了阿克利多斯後…… 「喂…小空!沒事吧?」焰斬問。 稚空摸著頭,跌跌撞撞的抓著旁邊的柱子,「嗚…暈…暈車藥…應該有吧?別吝嗇了…快拿出來…嗚…嗚…」 「暈車藥?你是說防暈丸吧?」焰斬說著並從腰間的袋子拿出藥丸,直接放進稚空的嘴裡。 「呃…好苦…」 「沒辦法啊…良藥苦口,走吧。」 稚空還暈眩的站在柱子旁,「等等…不能休息一下嗎…魔法陣的傳送跟雲霄飛車一樣…嘔…」 「雲霄飛車?不懂,嗯…我扛你過去好了…」焰斬說完就將稚空一把抓起給扛在肩膀上。 「……你以為你在扛米袋阿…等等我吐在你身上。」 就這樣兩人到了聖殿……只見一位羊獸人在裡頭來回走動 「啊~我感覺到了~有股很強大的力量在接近~啊啊~」大祭司叫著~不停的在聖殿中走來走去。 (不暈了)稚空看了之後,「……這裡的祭司都這樣嗎?」 「沒有,神經不正常的只有這裡最偉大的祭司~也就是…大祭司,喂~大祭司~」 「啊~我感覺到了…我出現幻聽了!沒錯~神來接我了~喔My God!」 「會英文?不過,怎麼看都只是普通的精神病患。」 「交給我吧…桂!別鬧了!」焰斬說完,一拳往大祭司(桂)的頭揍下去。 一拳揍下去後,大祭司摸了摸頭「咦?原來是焰斬阿,我祈禱文唸到一半。」桂笑著說。 「唉~」焰斬嘆了口氣,「你又唸聖經唸到『將會被上帝帶走』那段,然後又胡思亂想了對吧?桂…」 「沒錯!神!My God將會帶我去天堂!我聽到了神呼喚我的聲音~他說只要往聖殿的樓頂一跳就會帶我走了…啊~」 焰斬見狀,馬上阻止他,「呃…桂!我帶一個人來見你…小空…他就是這裡的大祭司,魏村‧桂,因為過於對神的崇拜與信念,被上一任的大祭司挑選出來…」 『也就是精神狂熱者吧?』稚空心想著。 桂走到稚空的旁邊聞一聞稚空身上的味道,「哦…你身上的味道不像是這個地方…不…這個世界的人…」 「呃…你說的沒錯…不過……」稚空突然一拳往桂的臉上打去,帶著高級的笑容說:「不准亂聞我腋下的味道,不然我賞你吃拳頭……」 桂蹲在地上摸著已經變形的臉,「喔…喔…喔…你…你已經賞了…」 焰斬將稚空拖到旁邊,「呃…那是他的毛病~不要太在意小空。」 「沒錯~那只是見面打招呼罷了。」桂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跑到了兩人的旁邊(臉不知道為什麼已經變回來了),「我第一次遇到焰斬也是這樣打招呼的。」 「好啦~別玩了,小空應該是從別的世界過來的,能找出掉來這裡原因嗎?」焰斬問。 「其實…我昨天就有感覺到『時空』有奇怪的現象,所以查了一下你會來有可能幾種原因,1‧是被強行帶過來的。2‧是你自己願意過來的。3‧就是天命。」 「天命?是命運之類的嗎…因為我沒有說我願意過來…我只是說好想離開這裡而已阿…」 「那可能就是原因之一了,天命的話…『預言之書』上寫著,救世主將在這個世界降臨,上面說救世主是狼獸人,穿著那個世界的學生服,講著奇怪的名詞後面還寫例如:MP3,雲霄飛車等字眼,還有會對大祭司有暴力頃向。」 焰斬看了看稚空,「……………………………準的恐怖,小空原來是救世主阿,難怪有著一般人沒有的氣勢,連大祭司都敢扁了。」 謎之聲:「你有資格說別人嗎?」 「我是救世主?騙人!別傻了~這年代哪還有救世主這種東西的,難不成要我拿著劍然後大喊:神啊!請給我力量之類的嗎?我才不幹呢!」 焰斬微笑著,「桂,我先去通知國王。」(無視稚空) 桂旁邊帶著星星微笑著,「太好了~救世主終於降臨了~好高興喔,來人阿請準備推車。」(無視稚空) 「喂!喂!喂!不要不理我!等等~你把我綁起做什麼?不要!我才不要去見什麼國王!放開我!綁架啊!綁架啊!」桂將稚空綁在推車上就像當供品般的推網國王的所在地。 就這樣稚空被帶往國王的城堡…… 「你就是稚空嗎?我們世界的救世主。」獅獸人(國王)說著。 (鬆綁了)稚空一看見國王就睜不開眼睛,「啊!彷彿有這不可輕犯的聖潔光芒!好閃亮…這就是王者的風範嗎?君臨在土地上的帝王…」 旁邊士兵看著稚空的反應馬上對國王說:「國王…你又忘了戴王冠了。」 「咦?」國王摸了摸自己的頭,生氣的說:「還不快拿給我!」 稚空小聲的說,「原來是禿頭…」 國王瞪了過去,「你說什麼?」 稚空轉向後方,冒著冷汗,「沒有~沒什麼。」 「我現在就任命你為救世主!」 稚空聽了之後抗議,「啥!?等等!以常理來說,國王都會先懷疑的吧?例如這麼小年紀怎麼可能是救世主之類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審查太麻煩了,反正符合救世主條件的只有你,有什麼辦法呢?誰叫你要從異世界掉下來~」 「說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總該有什麼救世主或是勇者才能拿的動的劍之類的東西吧?」 「沒有哪種東西,好了~來人阿~幫救世主大人準備房間。」國王一下令,焰斬駕著稚空拖到指定的房間去。 稚空一臉冏樣的說,「這年代就有強迫中獎這種東西…」 「幾天後要選擇救世主的夥伴!召集下去!」 就這樣……全國上下都知道救世主降臨了……便預訂在幾天後召集勇者們,讓救世主選擇夥伴。 稚空被拖到了他的的房間…… 稚空到了房間後看了看,「歐美式的建築味道耶。」 「歐美?算了~不管怎麼樣這裡就是你的房間,我就住你隔壁,有事的話找我吧。」焰斬笑著說。 「嗯,救世主…我怎麼這麼倒楣…好吧,我先洗個澡…不然我要髒死了,浴室在哪?就是洗澡的那種。」稚空問。 「那邊世界的說法?浴室就在前方左轉而已,現在應該不會有人。」 「咦?浴室是共用的喔?」 「對阿…是全部的人一起洗澡,因為會住這裡的都是騎士團,而騎士團都只有男性,不過都是晚一點才會洗而且他們明天才會回來。」 「什麼浴室…根本是澡堂,算了我先去洗,你有衣服可以先借我嗎?」 焰斬想了想說:「你身高跟我差這麼多…我找看看我以前的衣服,你先過去洗吧。」 「嗯。」稚空應了聲,便獨自走向名為浴室的澡堂。 稚空走進了類似更衣室的房間,脫下了衣服,走進浴室一看,全部空蕩蕩的。 「這要怎麼洗……既然這裡是有魔法的世界,那就不能用常理判斷…」稚空看了在牆壁中的寶石,「兩種顏色…紅色應該是熱水…藍色是冷水…可是這樣要怎麼判斷流出來的不會太熱或太冷呢?」稚空思索著。 「先按藍色的兩下然後按紅色的三下就可以了,會變成適合的正常水溫。」 「啊…焰斬謝謝…咦?」稚空轉向右邊,焰斬全裸的站在稚空旁邊。 「嗯?怎麼了?我兩星期沒洗了。」 「沒…沒什麼…」稚空滿臉通紅的將頭低了下來,並按了藍色2次紅色3次。 水從上方的魔法陣跑了出來,但是稚空根本沒注意到。 『真是尷尬…焰斬好像不在乎…他已經習慣了吧?可是仔細一看…焰斬的身材很好耶…六塊肌…』稚空害羞的洗著身體,不敢直視(偷瞄)焰斬的身體。 「嗯?」焰斬站到稚空後面抱著,「你在害羞什麼?」 「呃!」稚空推開了焰斬,快速的逃了出去,「我…我洗好了!我先走了!」 「衣服我放在更衣室。」 『反應幹麻這麼大?挺可愛的。』焰斬邊想邊洗。 稚空逃到外面的更衣室後…… 「衣服…」稚空穿上了衣服,「真合身…好像勇者穿的衣服。」 澡堂裡面傳來焰斬的聲音,「怎樣?合身嗎?」 「嗯…很合身,焰斬謝了。」 「那就好。」焰斬從澡堂裡走出來(全裸)。 「!」稚空滿臉通紅再度低下頭來,「你…衣服快穿好啦。」 「你在害羞什麼啦?該不會…你喜歡我啊?」 這一句話讓稚空臉紅的跟蕃茄一樣,「誰!誰喜歡你!笨蛋!今天很累了!我先去睡了。」稚空說完就跑往房間,重重的將門關上。 「呵呵呵~真的是好可愛。」焰斬笑著說。 稚空的房間內…… 「什麼喜歡他…從剛認識一天而已耶…或許明天醒來一切都會恢復原狀…好睏…」稚空說完,躺在床上…一下就進入了夢鄉。 如今…少年的旅程才正要開始… 序章 救世主降臨!?騙人!END 這個新作品~希望大家喜歡 最近更新會慢一點~請見諒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