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68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咦?我是救世主!? 第一章 勇者召集!可是…沒問題嗎?

「嗯…」稚空安穩的從床上醒來,「今天是星期六,好久沒睡到自然醒了…」稚空走到窗邊拉開窗簾,並輕輕的推開了窗戶,「沒錯…當我醒來時…一定發現那都是一場夢…」,不過他看到的卻是如地獄般的景象… 「小空…早…」桂倒吊在外面,腳上還綁了條繩子,「小空幫我把繩子用掉…我快腦充血了…」 「碰!」稚空馬上將窗戶關起來,順勢的將窗簾拉回定位,看向房間內部,用左手輕輕的擦拭著臉上汗水,「哈哈…今天天氣真好…」(現實的逃避) 「咚冬~」傳來敲門聲,「小空,桂想用高空彈跳跟你說早安…我已經阻止過他了…喂!你聽到了嗎?你不要惱羞成怒啊!喂!」焰斬在門的另一邊說。 稚空癱坐在地上,「……原來…不是夢啊?」 窗外不停的傳來桂的聲音,「OH~小空~My boy~plaese~help me。」 翻譯:喔~小空~我的男孩~拜託~救我。 「你就在那邊吊到死吧。」 沒錯…稚空真的來到了異世界…在等待他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冒險呢? 稚空(刷完牙了)與焰斬走在走廊上… 「勇者召集?」稚空問。 「沒錯,為了挑選救世主的同伴舉辦的,我也會參加。」 「這樣不就跟勇者傳說很像了,村中有為的青年,舉起了寶劍為了對抗魔王而旅行,然後最後打倒魔王之後跟著國王的女兒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你們世界有那種故事嗎?我們這裡倒是很多那種人呢。」 「咦?那讓他們去打倒『原生種』不就好了?」稚空抱著疑問看著焰斬。 「通常抱著那種想法的人…一踏出去就躺平了,所以在外面常常看的到一些白骨。」 稚空0‧0,「………白骨。」 「所以有為的青年才會越來越少。」(感嘆) 「……………」稚空嘴巴張開開的。 「你的話就不用擔心了,因為你是救世主阿。」(微笑) 稚空摸了摸頭,「呃…那什麼時候舉行?那個什麼勇者召集。」 「等等就開始了,我現在就是將你帶過去。」 「咦?等等!?可以不要嗎?」稚空停下來,並準備往後轉 焰斬將稚空抓起來放在肩膀上,「這怎麼行呢?我很期待耶,觀眾席可是全都坐滿了,怎麼可以讓你逃走呢?還有我答應那些城中的小孩要一千張救世主大人的簽名,等等先幫我簽好。」然後被強行帶往會場了。 「我怎麼這麼倒楣,怎麼不派國王軍到處殲滅『原生種』就好了,簡單又省事。」 「可是…要死…救世主一行人與一大群軍隊…當然要犧牲救世主阿,成本低又省事。」 「…………………………………………………………………」一片死寂。 就這樣…兩人來到了阿克利多斯的勇者競技場,稚空(被強迫)坐在會場的正前方跟國王同坐。 稚空往左一轉一看到國王,忍不住(?)眼睛又被光芒刺傷了,「嗚!又是聖潔般的光芒,我的眼睛!」 身旁的士兵忍不住說,「就跟你說是禿頭了…」 國王大怒:「拖出去!關進罪犯的囚房裡!選那種關很久的那種!」 「等等!不要啊!!!!!!!!」就這樣士兵A被拖進監牢了。(當然不久後傳出『噗滋噗滋』的聲音不停的加快……請自行想像。) 國王站了起來,當然王冠已經帶回去了。 「現在!勇者召集開始!有請司儀!」 台上有身影上下扭動的出現,手拿棒子「我就是司儀!桂~也是大祭司」 「拍拍拍~~」觀眾們拍手叫好。 『奇怪…我明明把桂的繩子剪斷了…為什麼沒摔死?桂手上那個…好像是麥克風?』稚空心想。 「歡迎我的們的救世主!武‧稚空!」所有的觀眾看向國王的方向。 「……救世主大人…」 「看起來……」觀眾的表情都沉靜了下來。 稚空看了觀眾的反應心想:『太好了…人民跟廢柴國王不同…來吧…快點說!一個小孩怎麼可能是救世主…然後我就能輕易推去責任…太完美了。』 「哦哦!救世主大人看起來就是不一樣~~」(崇拜的眼神) 「裝的像個小孩~差點就騙了我們了。」 「救世主萬歲!!!!!!!!!!!!!!!!!」 「嘩~~~~」觀眾喧嘩聲。 「不會吧!?」(°ο°)稚空下巴整個垮下來,身體石化了,『有其王…必有其民…』 桂緊接著說:「那我們歡迎!第一組參賽者!羅密歐與茱麗葉!」 「批哩~」石化碎裂,「羅…羅密歐…茱麗葉?我有不好的預感…」稚空冒著冷汗看著。 兩位穿的像西方貴族的人站上場地的正中央,面對面十指相扣。 女方(犬獸人):「喔~羅密歐~為什麼你是羅密歐呢?」雙手分開後,摸著額頭感覺有點暈眩,還不停的旋轉著。 『………』(⊙o⊙) 男方(貓獸人):「喔~茱麗葉~為什麼你是茱麗葉呢?」用手去抓住女方的肩膀。 稚空心想:『我忍不住了!』,「呃…然後等等男方會喝下毒藥…女方會自刎是吧?」稚空說。 ────────────────────────────────── 羅密歐與茱麗葉:「某知名小說…結局以悲劇收場。」 ────────────────────────────────── 男方驚訝的看著稚空,「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呢?喔~茱麗葉…我們的表演完全被救世主大人看透了…」 「喔~羅密歐~別氣餒~下次還有機會~我們走吧。」於是兩人一起淚奔的跑出會場。 「不愧是救世主大人!」觀眾們不停的喝彩。 稚空=︿=將手撐在椅子上,「…等等該不會是梁山伯跟祝英台吧?哈哈…怎麼可能~這個世界不可能會有這麼俗的名字吧…」稚空笑著,並拿起了杯子喝水。 ────────────────────────────────── 梁山伯與祝英台:「某知名小說…結局以悲劇收場。」 ────────────────────────────────── 「第二組~梁山伯與祝英台!!」 「噗!!!!」稚空一聽到後將水都吐了出來,馬上舉起牌子,上面寫著:「跳過!」 桂看了之後,「好吧~第二組拖出去~~」 然後準備室傳來聲音……… 「喔~英台~英台~別離開我~嘔~」(吐血) 「喔~山伯~山伯~這些士兵拆開不了我們的~我會跳入你墳墓的~等我。」 「奇怪的聲音就別理他了,第三組~是由騎士團的團長旋‧焰斬與副團長影‧煌牙。」 焰斬與煌牙(虎獸人)一起走出,果然很有名…觀眾喝采不斷。 「焰斬!加油!」稚空站起來揮手。 「嘿嘿~我知道啦。」焰斬看了也笑笑的揮手。 煌牙看向稚空,「那就是救世主阿…是個小鬼…算了…焰斬,就算你沒拿武器,我也不會放水!你給我小心點…不然等等丟了小命,到時候團長的位置就由我接手,救世主的同伴當然也是我。」煌牙手拿大刀瞪著焰斬放話散發出殺氣。 焰斬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回答:「哼哼…我們一起參加不就是為了這個嗎…哼哼。」 「那麼~焰斬VS煌牙!預備!開始!」 桂手勢一下,煌牙馬上衝向前。 焰斬將手伸向前方,『哼!』一道看不見衝擊波,打向煌牙。 「碰!」煌牙將刀往前檔,但還是被衝擊波往後退。 「太小看了我了吧!那種程度的『衝陽』!」煌牙將刀插進地上,「『空突~月牙』!」往前一揮,一道劍氣衝向焰斬,只見焰斬將手往前,整個劍氣被無力化。 「哼!『中和』了嗎?」 焰斬露出了笑容,「你的『衝陽』的特性很直接,要直接『中和』不是難事,『天衝刃』!」焰斬的手發出了很強的力量。 「然後是屬性轉換!『龍麟之怒』!」焰斬的手轉換成刀的形狀,顏色變成了水晶色。 在一旁看著戰鬥的稚空…… 「『衝陽』?桂解釋一下!」稚空問。 「看來我們的救世主大人不懂什麼是『衝陽』!那就交給我解釋吧,『衝陽』是一種在我們身上環繞的一種生命氣息,凝聚在手掌上然後一口氣爆發出來,敵方已衝陽攻擊的時候,距離越近攻擊力越強,但是只要釋放出同樣特性的衝陽,就能輕易的中和攻擊,也就是將攻擊無力化,當然還是可以將衝陽發揮在不同的戰鬥上,『天衝刃』…名字好聽…其實也不過是將『衝陽』集中在手上做出刀子的形狀而已,不過因為這樣攻擊力也相對提高了,而『龍』這個屬性是焰斬自己發現的,目前只有焰斬會使用,對所有屬性都很有用,弱點一樣是『龍』屬性,『空突~月牙』是將『衝陽』灌入武器然後揮出衝擊波。」 稚空心想,『也就是類似遊戲裡面常常出現的『氣』之類的吧?而『龍』屬性就是對全方位的屬性都有有用…可是最怕的屬性卻是自己。』 「順便一提~衝陽也能用來治療喔。」 「真是方便。」 ────────────────────────────────── 衝陽:「在獸人身上的一種生命氣息,循著血管環繞全身。」 天衝刃:「將衝陽集中在手上變成刀的形狀。」 龍麟之怒:「焰斬的自創絕招,將用衝陽製作出來的武器改變成龍屬性。」 空突~月牙:「衝陽的應用技,將衝陽灌入武器然後揮出衝擊波。」 ────────────────────────────────── 轉回戰鬥的兩人… 「哼!」 「啊!!!!!」 「碰!」兩人的劍氣,導致會場的灰塵掀起。 兩人就這樣僵持在會場中央。 煌牙瞪著焰斬,「怎麼了?就這種程度而已嗎?你的龍麟…」 焰斬笑笑的看著煌牙,「連『龍』屬性的『天衝刃』也斬不斷你的刀…這麼說那是『骨頭』做的刀,而且是上等貨。」 「這是將骨頭磨成粉之後『再構築』之後做成的刀,屬性是『無』跟『龍』屬性,所以那種程度的刀是沒辦法斬斷他的!」 「是嗎?那麼讓我試試看絕招…這麼近的距離,正好…」焰斬全身散發著光芒。 「這個是!?」 「煌牙!看清楚了!『龍麟爆』!」焰斬全身爆出了強烈的衝陽。 「糟!糟糕!可惡啊!『虎咆怒』」煌牙也一樣爆出了強烈的衝陽。 兩人異口同聲:「勝負!」 「BOMB!」兩人的劍器互相衝擊,引發了大爆炸,土都被掀了起來,導致整個沙土瀰漫了整個會場。 「………………」 「你吃到土了嗎?」國王問稚空。 「噗!」稚空將嘴中的沙土吐出,「嗯…吃到了…誰贏了?」 「轟……」場上的塵埃漸漸的散開,慢慢兩人的身影漸漸的出現…有一人倒在地上。 桂看了之後說出:「焰斬獲勝!」 「嘩!!!!!!」觀眾的反應熱烈。 「……………沒事吧?煌牙?」焰斬對著躺在地方煌牙說。 「………………………………」 「喂!你死了嗎?」 「少囉唆…」煌牙站了,拍拍腿上的沙子,並慢慢的要走出會場。 此時稚空跑了下來,「等一下!煌!」 煌牙轉了頭看著稚空,「…………」 「稚空?」焰斬看向稚空。 稚空伸出了手,「歡迎加入我們…煌。」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打輸了…你是刻意來羞辱我的嗎?」 「不,你與焰斬的戰鬥已經衝份的發揮了最強的能力,國王也允許了,加入我們吧。」 「………哼!」煌牙甩頭就走。 「喂!煌牙!小空…我去追他。」焰斬就這樣追了上去。 「哀…」稚空默默坐回位子上。 「那接下來歡迎…第四組,喔~是狼人的盜賊王!目前被通緝的的要犯,名字是絕雨‧罪,虧他還敢來,目前周圍已經開始戒備了,他等等要怎麼脫身呢?」 「碰!」一隻狼獸人手拿大斧奮力一跳,就跳到會場中央。 「喂!救世主是哪位?本大爺要見識一下!同樣是狼獸人!我就不相信我比他差!」 『躡手躡腳…一步一步…』稚空正偷偷的要溜走。 「嗯…」罪跳到稚空的前面,「別想逃!你就是救世主阿…長的還挺可愛的…跟我戰鬥吧,不然我是不會承認你是什麼救世主的。」 (冷汗直流)「這個…其實…我不想當救世主…」 「哼!真沒用,根本就是垃圾!廢物!殘渣!跟娘們一樣!沒用的傢伙!」罪不留情的罵著稚空。 「啪機!」好像有什麼斷裂的聲音。 ---─────────────────────────────── 準備室…… 「……比就比誰怕誰!話都說出去了…現在要怎麼辦…焰斬又不在…我怎麼這麼沉不住氣啊!!!」稚空在準備室裡叫著,國王與桂也一起陪他,「有什麼我可以用的武器阿…他拿大斧頭耶。」 桂想了一下,「對了!國王,你的王冠底下不是有救世主的武器嗎?」 「喔!對阿~我怎麼沒想到呢?」國王說完拿下王冠(光芒四射)。 「有我專用的武器?真的嗎!?快一點。」(☆_☆)(眼睛差點被射瞎) 國王伸手在王冠裡面找了一下,翻出了一些東西。 稚空拿起了一張掉在地上的名片,「我看看…這什麼…『勿忘我酒店,紅牌小美』?」 而桂也拿起了一本雜誌,「嗯…我這邊是…『男人深層的奧秘,打開你體內深處的菊花』?」 「奇怪怎麼找不到……」國王繼續翻找,又翻出了一些東西。 稚空拿起了一封信,「這個是什麼…情書?寫了些什麼……『愛你~愛你~永遠愛你』…噁心死了。」 而桂拿起了一瓶罐子,「這上面寫…『愛琴海潤滑油,讓你的小穴爽了又爽,濕了又濕』,什麼意思啊?」 「找到了!就是這個手鐲!」國王高興的轉頭看著稚空。 稚空(用著輕視的眼神)看著國王,心想:『骯髒…猥褻…變態…低級…』 國王不解的問:「怎麼了?」 稚空也好沒氣的回答:「沒什麼…手鐲給我吧,用法?」 「不知道。」國王說了這句話惹來了殺機。 「你說什麼?」(微笑) 「不知道。」 「你說什麼?」(燦笑) 「不知道。」 「你說什麼?」(燦笑+青筋爆出╬) 「不知道。」 「啪啪啪!碰碰!啪啪啪!碰!啪啪啪!碰啪!」揍人的聲音,在準備室中格外清晰。 國王的悲鳴:「嗚啊~嘎啊~你連國王我也敢打!嗚啊~好像會上癮!」 桂:「100多下了。」 稚空喘著氣:「呼呼~管你是不是國王!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的很清楚。」 國王啜泣著,( ̄ε(# ̄)摸著被揍成像豬頭的臉說,「嗚嗚…就說不知道了別再打了…雖然有點舒服。」 「虧你還是國王!根本就是昏君!沒錯!昏君!找不到更適合你的形容詞了!去死!去死!你說怎麼辦啊!!!!」稚空氣憤的說著,還不忘用腳踹。 「快出來!時間到了。」 「呃!?桂!快想想辦法啊!」 「你先去應戰吧,我會幫你想辦法的。」桂微笑的說著。 「真的嗎?太好了~真是值得信任。」(崇拜的眼神) 「哼~什麼嘛~…我也很直得信任阿……」國王蹲在地上劃圈圈。 ---────────────────────────────── 就這樣稚空站到了場上…… 罪露出笑容說:「哼!你終於好了!勝負吧!你可要讓我開心點…不然你今天就得當我的點心。」(舔舌頭) 「呃…」稚空吞了一口口水,『桂說…看他手上的牌子。』稚空馬上轉投看向桂的方向。 桂的手上拿著牌子,上面寫著:「好自為之。」這四個字大大的映在上面。 稚空對著桂比中指留著眼淚,凸(ㄒoㄒ)凸心想『你他X的!果然不該相信你的!』 稚空的戰鬥正要開始…… ---─────────────────────────────── 第一章 勇者召集!可是…沒問題嗎?END 下一章 初陣!亞神器覺醒!?喂!怎麼用啊? 「容量…不足?」 唉~約束之地目前沒靈感~所以只好都先打這篇新的>3< 請大家賞個臉看一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