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08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咦?我是救世主!?第二章 初陣!亞神器覺醒!?喂!怎麼用啊?

--──────────────────────────────── 『那現在要怎麼辦…』稚空面對著罪想著。 通常人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都會胡思亂想…就算是稚空也不例外。 『嗚…怎麼辦啊…為什麼我會站在這種地方…為什麼桂要穿啦啦隊裝…為什麼那個觀眾長的那麼像『布萊德‧彼特』…為什麼競技場的周圍都是腦殘國王的雕像…為什麼!為什麼!』稚空的理性限界表正要突破之際。 「小空~『預言之書』上面說~那手鐲能帶給救世主非常強大的力量。」桂在後面拿著書舉著牌子說著。 稚空想了一下,「哈哈!原來是讓我變成大力士的手鐲!接招吧!」稚空急速奔跑衝到罪的面前。 「看我的奮力一推!」 「啪~」 「………」「………」「………」沒動靜。 罪拿起斧頭,直直的斬下去,「碰!」 「咻~」稚空的臉頰畫出一道傷痕。 「啊……」稚空嘴巴張的開開的看著罪。 「你要開始了嗎?」罪用著銳利的眼神看著稚空,帶著冷冷的殺氣。 「嘎啊!!!」稚空尖叫之後快速逃跑。 「別想逃!」罪在後面追,於是變成了一場追逐戰。 「桂!桂!快想辦法阿!」 「這張紙接著!」桂優美的天鵝姿勢投出了一張紙(眼神是少女漫畫中才有的閃閃發亮眼神),因為沒重量當然掉落在桂的面前,「………」停頓了三秒後,桂拿了張椅子坐了下來,「自己過來拿~」( ^_^ 茶) 「你他X的!」稚空快速跑向紙的方向,但是罪拿起斧頭奮力一擲,「嗚!」稚空帥氣的滾了一圈,漂亮的閃過,還順勢的拿起了紙,「真是太帥了…啊!現在不是自我陶醉的時候。」 稚空拿起紙張,「洋蔥切丁 300g、澄清的奶油90g、麵粉 120g、高湯…這…這個是!」,背面翻過來,「奶油濃湯的作法!!!!!」 桂比著讚的姿勢,「你答對了!」 「啪機!」紙張瞬間被揉成碎片。 稚空憤怒的眼神如地獄夜火般,直逼桂而來,「你‧等‧等‧就‧該‧糟‧了。」 「碰!」卡在地上斧頭被罪輕易的拔起。 「你到底要玩到什麼時候…你在不認真應戰…我就…殺了你。」罪冷冷的說。 「!」稚空感應到罪的殺氣而動彈不得,『這是什麼殺氣…』 突然時間宛如靜止了一般。 ---─────────────────────────────── 『嗚嗯!』 稚空:『這個是…我的心跳聲…在這個吵雜的環境…居然如此清楚…』 ???:『目覺…』傳來了女性的聲音。 稚空:『聲音?』 一團光霧出現在稚空的眼前,霧中映著三個問號。 ???:『目覺吧…現在不戰鬥的話…你會被殺死的…』 稚空:『你…是誰?目覺?該不會是老套的勇者受到某人的指示吧…好歹出現個人影吧?你就出現一團霧,然後霧裡面就是三個問號…誰知道你是誰。』 ???:『你很吵喔…人家說要幫助勇者要偷偷的出來幫忙,有誰會一開始就出現真面目…來伸出你的手…』(微怒) 稚空:『去~我的手~喔喔喔~不對感覺應該是要講的很慢,我的手…』稚空伸起了雙手。 ???:『來…喊出武器的名字吧…你是知道的…救世主…因為…你是這個世界的…勇者…』 稚空:『你這樣聲音要脫軌,就是要消失的前兆吧?別以為我不知道!我不會用交一下吧。』 ???:『喂!我都給你這麼多提示了,你好歹想一下嗎!』(責備) 稚空:『你那算什麼提示!』(火爆) ???:『你對我這個幫助勇者的的神祕聲音有意見是吧?』(不爽) 稚空:『沒錯!用法!快點!馬上!現在!』(激動) ???:『去你X的!肯提示你就很不錯了!我靠!老娘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不乖的勇者!只要伸出手喊出覺醒吧…『亞神器‧阿修迪斯』就可以了啦!如果不懂自己看勇者指南。』 稚空:『等等!我還有問題!』 ???:『啥問題?』 稚空:『為什麼你的身份不是『神祕的聲音』而是『???』勒?』 ???:『…………………………………………………………真囉唆。』 霧中的問號變成神秘的聲音。 神秘的聲音:『這樣可以了吧?』 稚空:『這樣還差不多~我還有一個問題!』 神秘的聲音:『啥問題?老娘忙的很…』 稚空:『為什麼勇者會是我呢?』 神秘的聲音:『……我問你問題你就會明白了…』 稚空:『問吧!』 神秘的聲音:『勇者可以做什麼事?』 稚空:『嗯…到別人家裡翻箱倒櫃搜刮別人的財產。』 神秘的聲音:『遇到一個有煩惱的村民你會怎麼做?』 稚空:『本來是不想理他的,但是想到會有謝禮還是幫他好了。』 神秘的聲音:『第三個問題,遇到一道鎖著的門你會?』 稚空:『用各種方式撬開。』 神秘的聲音:『你各方面都具備當救世主的資質了!』 作者:『………………………………………………………………』 稚空:『多謝誇獎,那快點~阿姨快送我回去。』 神秘的聲音:『阿姨?雪特!臭小鬼…下次讓我遇見不玩死你才怪!』 稚空:『有機會再說~』 ---─────────────────────────────── 然後會場又恢復吵雜。 「死吧!什麼救世主!」罪舉起斧頭重重的砍下去。 稚空緩緩的說出:「覺醒吧…『亞神器‧阿修迪斯』。」手鐲發出了強烈的光芒,將罪給彈開。 「轟……碰!」罪被彈開後,將斧頭插到地上,很快的穩定了姿勢緩衝了衝擊。 「這個是…」 「『亞神器‧阿修迪斯』,你的聲音我聽到了…」稚空(無意識)看著手上的手鐲。 「你!你到底在搞什麼把戲!?『大地之斧』的戰鬥你就好好的見識一下!」罪將斧頭插在地上,「『大地衝擊波』!」 「轟!」一道看不見的衝揚如利刃般衝往稚空。 稚空摸著頭,「糟糕…頭好痛…嗚!」稚空往右邊躲開但還是被衝擊波命中了右腳,「可惡…好痛…我剛剛…到底…」稚空跌倒在地上,右腳踝不停的流血。 罪看了之後笑了出來,並迴轉擺出投擲的姿勢,「哈哈…剛剛的攻擊只是湊巧而已嗎?救世主大人!『迴旋戰斧』!」罪舉起的斧頭像飛鏢一樣飛向稚空。 稚空瞪向罪,「雖然不太清楚…用法我知道了…『阿修迪斯』!劍!」手鐲變成了一把劍,並將斧頭彈開了,「嗚啊!」但斧頭的力道太大,稚空還是被彈到了牆壁。 桂在一旁窮擔心(開心吧?),啦啦隊的抬腿姿勢,「啊~小空加油!小空加油!」 「在吵我砍死你!用法知道了!手鐲會因為我的想像而改變型態!那我就要…」稚空坐在地上擺出雙手伸向前的姿勢,「看我的!『究級超級無敵厲害破壞砲』!」 當然希望是落空的。 「逼~逼~逼~」,手鐲發出聲音後旁邊浮現的字,稚空照著上面的內容唸出,「這個是…容量不足…請打倒原生種後取得他們能量以便容量上升。」 「…………………該死!救世主的武器居然!還有盜版貨!」 不過罪可不管這麼多,他拿著斧頭直逼而來。 罪衝向稚空,「死吧!『爆碎裂破斬』!」斧頭前方出現火光,直逼坐在牆角的稚空。 稚空的眼淚飆了出來,「媽呀!『阿修迪斯』!翅膀!」 「暍!」罪一砍下去!整個牆壁暴出了一個大洞。 「…哼,被躲過了嗎?」罪拿起斧頭看向天空。 稚空的背上長出了水晶色的翅膀,正在空中翱翔。 「呼…看來…翅膀是可以接受的範圍…那接下來要怎麼跟他打呢?腳好痛…看來要運用我多年研究動曼的常識。」稚空停留在空中想辦法…但… 「小鬼就是小鬼!那裡還是『迴旋戰斧』的範圍之內呢!」斧頭飛快飛向稚空。 稚空見狀,雙手身向前,「呃!盾!盾牌!」一面盾牌出現在稚空的前面。 「碰!」盾牌應聲碎裂將斧頭給彈開了 「嗚!」不過強烈的衝擊還是將稚空彈開並掉落地面。 稚空摸著受傷的手臂,「好…好痛…我的手……原來如此…只要在容許範圍內…製造出來的東西可以同時存在…就算我已經擁有了翅膀,盾牌還是能製造出來的!」 罪飛快的衝向稚空,「這就是最後了!『爆碎裂破斬』!」 「少瞧不起人了…嗚!哈啊啊啊啊啊!『阿修迪斯』!去吧!『水晶飛燕翅』!」稚空後方的翅膀變成細尖狀,連續戳刺攻擊。 「什麼!?」罪將斧頭拿向前,「碰!碰!碰!碰!碰!」後頭的翅膀不斷的衝鑽攻擊。 「批哩!」大地之斧開始出現裂痕。 罪的眼神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怎麼可能…我的大地之斧居然…」 「速度再快一點!力量再大一點!『阿修迪斯』!不能讓他有反擊的機會!哈啊!!!!!!」水晶翅膀的攻擊速度雖然越來越快,但是也開始出現裂痕。 「太有趣了!『大地之斧』!我們的力量也都釋放出來吧!!!!!!!!!!」 「碰!!!!!!!!!!!!!」兩人的攻擊產生了大爆炸。 桂:「小空!」 「呃…我…輸了?怎麼會…我…」稚空體力不支倒了下來。 「………………………………………………………………………………………」 --──────────────────────────────── 大地之斧(地):「就如它的名字,是擁有地屬性的斧頭。」 大地衝擊波:「將武器插在地上灌入衝陽,所引發的飛射性攻擊。」 迴旋戰斧:「將斧頭當作飛鏢投擲,但是需要擁有強大的臂力,否則丟的出去接不住。」 爆碎裂破斬(火):「用灌入武器後,因為『衝陽』的特質每個人都不同,所以可以引發出不同的屬性。」 亞神器‧阿修迪斯:「救世主的武器,一切都是謎。」 水晶飛燕翅:「『亞神器‧阿修迪斯』製造出來的翅膀,將翅膀的邊端改成尖銳的刺,快速的連續攻擊。」 ─────────────────────────────────- 稚空的房裡…………………………………… 稚空躺在床上,慢慢的張開眼睛,「呃…這裡是…」 「這是你房裡,你睡了很久了,真是的…你製造出武器需要『魔力』,用武器攻擊需要『衝陽』,『衝陽』跟『魔力』使用過度難怪你會昏倒,還有~右手骨折~左腳撕裂傷~全身上下都有瘀血~因為你勉強去擋住斧頭。」焰斬在旁邊說著。 稚空緩緩的坐了起來並摸著頭,「頭好痛………我不是輸了?」 焰斬抓了抓頭,「嗯~應該…算是平手,罪的斧頭碎裂,那些碎片插進了罪的胸膛,現在還在急救呢。」 「真…真的嗎?罪他…嗚…」稚空勉強的下了床。 焰斬見狀馬上阻止,「等等!小空,你才剛復原呢,你現在應該好好休息。」 「焰斬…」 焰斬抱住稚空並摸摸他的頭,「沒問題啦,他好歹也是盜賊王。」 稚空默默看著焰斬,「…你是在安慰我…還是在趁機吃我豆腐?」 「…什麼意思?你身上有豆腐?」焰斬不解的問。 「沒事…當我沒說…那勇者召集呢?」 「結束了,後面報名的人~經過討論~只要能碰到煌牙一下就算通過~只是通通都被煌牙打倒了。」 「煌牙~他答應了?」 「嗯,我跟他說……」 當時的情景……就在焰斬追出去後~~ --──────────────────────────────── 「喂~煌牙~煌牙~」焰斬在煌牙後頭叫著。 「別跟過來!你很煩耶!」 「別這樣嘛~你就答應一起走~」 「為什麼我要跟你一起走!跟你在一起準沒好事!打輸你就算了!我的武器也在我走出來之後跟著毀了!」煌牙咬牙切齒。 「別這麼說啦~如果跟勇者一起走~可以挖到好多好多骨頭,說不定也能挖到某種古代生物的骨頭。」 煌牙停住之後~往後轉,抓住焰斬的手,「那一起走吧。」(☆_☆))眼神發亮。 「你靠的好近……」 --──────────────────────────────── 「就是這樣~」 『原來煌牙喜歡骨頭,改天有機會買牛肉口味的狗骨頭給他吃。』稚空在心理偷偷的想。 PS:煌牙不是愛吃骨頭~他是用骨頭來做武器。 稚空想了想,「說的食物…你應該是吃肉吧?肉哪來的?不會是吃同類吧?」 「怎麼可能!?我們是吃一種植物叫『阿波麗特』的植物,只要滴上哪種獸人的血,就會長出那種獸人的肉。」 「真是奇特的植物,我們那邊只要靠太陽、水、空氣,就能製造出食物了。」 「是一種魔法嗎?」 「呃…不是~對了!現在幾點?」 「晚上六點左右,你肚子餓了吧?你錯過了昨天的晚餐~今天的早餐~今天的午餐~今天的晚餐總該吃了吧?」 「咕嚕~」稚空肚子發出的聲音。 「嗚…」稚空滿臉通紅,「聽你這麼一說…我肚子好餓。」 「哀~」焰斬嘆了口氣,「肚子餓就要說出來,我去拿點東西給你吃。」焰斬說完站了起來,並慢慢的走向門口,「那個…呃…」焰斬抓了抓了臉,「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咦?」 「沒…沒什麼,我先走了。」焰斬走了出去,「喀嚓。」門關了起來。 「…………就說擔心我不就好了嗎。」 「………………………」 ---─────────────────────────────── 『嗚嗯!』 稚空:『這個感覺是………』 出現了一團霧,霧中寫著神秘的聲音。 神秘的聲音:『勇者…』 稚空:『又是你嗎?阿姨?』(不耐煩) 神秘的聲音:『又叫我阿姨!?』(怒) 稚空:『你不是說你提示過很多勇者了?那應該就是阿姨。』 神秘的聲音:『你錯了~經過我提示的勇者,都在出發後不到5分鐘~就都變成白骨了…』 稚空:『………也就是說~有為的青年都是你煽動的?』 神秘的聲音:『沒錯~』 稚空:『變態。』 神秘的聲音:『不要用一句話就決定好嗎?』 稚空:『那你還有什麼事?一直用神秘的聲音你不嫌煩嗎?』 神秘的聲音:『囂張的小鬼~你很煩耶!』 稚空:『………………………………………』(嘟嘴不理會) 謎之聲:『好啦,我改了~繼續聽我說,你知道勇者的職責吧?』 稚空:『拯救世界,打倒魔王,搜括財寶,吃齋念佛。』 謎之聲:『吃齋念佛就免了。』 稚空:『喔,說到魔王~我還不知道魔王是誰呢。』 謎之聲:『說是魔王…其實就是類似『母胎』的東西。』 稚空:『母胎?』 謎之聲:『螞蟻會有蟻后、蜜蜂會有蜂后……』 稚空:『也就是說…原生種也有類似女王的存在…』 謎之聲:『闇之月‧莉莉絲…這就是母胎的名字。』 稚空:『!』 謎之聲:『你注意到了吧?』 稚空:『好難聽的名字。』 謎之聲:『沒錯…不對啦!我是說~闇之月就是所有文明的起源。』 稚空:『聽你這麼一說,我們歷史課只有交過,黑色的月亮出現時是不好的徵兆,不過那也只是迷信罷了,不過現在她生出這麼多原生種吞噬領土…難道說…』 謎之聲:『歷史課?算了,但這是為了讓世界再度回歸虛無的…『墮落之月』。』 稚空:『…………好端端的幹麻回歸虛無?』 謎之聲:『因為…莉莉絲的靈魂…已經被污染了。』 稚空:『污染?』 謎之聲:『她被欺騙了感情,她的憤怒已經影響了整個世界。』 稚空:『她單單一個人就影響世界?』 謎之聲:『她跟我一樣都是女神掌管黑暗,在傷心之餘她終於精神崩壞,以前我跟她…還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莉莉絲是個很純潔的人…但是…他卻愛上了不該愛上的人。』 稚空:『………』 謎之聲:『能拜託你嗎?我想拯救…莉莉絲的靈魂。』 稚空:『當然沒問題了。』 謎之聲:『咦?怎麼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了。』 稚空:『我母親…不…應該是說我繼母,她是個非常可憐的人,我母親死後她嫁給了我父親,她對我非常好,但我父親風流成性馬上跟著有錢的女人走了,但她還是扶養我這個跟她毫無血緣關係的人。』 謎之聲:『………』 稚空:『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她明明還很年輕漂亮,所以我很在意那位莉莉絲。』 謎之聲:『這樣啊…謝謝你願意幫我…』 稚空:『不會。』 謎之聲:『你的朋友回來了,那我先走了。』 -----───────────────────────────── 「喀喀喀」敲門的聲音。 「小空我進來了。」 「嗯。」 門一打開! 「小空我們來了~」桂衝第一個。 「你的食物來了。」 焰斬走進來後,煌牙也慢慢的走到房間的角落。 「你們…」 「快吃吧,不然會涼掉。」焰斬將 「小空!小空!你知道嗎?你受傷送進來的時候焰斬的表情!他一邊著急的問著:小空不會有事吧?不會有事對吧?」桂在旁邊說。 焰斬不好意思的打了桂,「我!我只是擔心!」 「謝謝你焰斬,我現在真的沒事了,嗯…咦…我的手…」稚空發現他的手使不上力。 「對了,你還是病患,我餵你吃吧。」焰斬笑著說。 稚空聽到焰斬這麼說,臉紅的低下頭,「呃!?不好吧…這裡這麼多人…」 「有什麼關係。」 「………嗚…謝謝…謝謝。」稚空流下了眼淚。 ---─────────────────────────────── 「這…不是因為悲傷而留下的眼淚…而是高興流下的眼淚。」 --──────────────────────────────── 第二章 初陣!亞神器覺醒!?喂!怎麼用啊?END 下一章 出發了!這就是~史上最強隊伍!? 「是阿是阿…腦殘祭司加上盜賊…」 -------────────────────────────── 這次更新較慢,因為要找矛盾+錯字 靈感~出現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