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咦?我是救世主!?第三章 出發了!這就是~史上最強隊伍!?

---─────────────────────────────── 舞會上……稚空一個人在外面喝悶果汁~焰斬一起隨行 「小空你還在生氣啊?」焰斬問稚空。 「當然…那個死國王…咦?」稚空看了看焰斬,「你穿起來不錯看呢…西裝。」 「呵呵,謝謝誇獎,你穿的衣服也很好看,是哪裡的衣服?」焰斬害羞的抓了抓臉。 「是謎樣阿姨送我的……那個…焰斬」稚空看向焰斬,「明天出發…順便去地牢…帶走罪。」 「呃!你在開玩笑嗎?他可是盜賊耶!別忘了!昨天他還想治你於死地!」焰斬指著稚空的頭說。 「我知道,但是罪的身手非常好,救世主需要的不就是強悍的夥伴嗎?就像你一樣…」稚空低著頭雙手握住焰斬的手。 「……………」(焰斬臉爆紅) 「哦~~焰斬這樣不行喔。」桂拿著樹枝躲在角落。 「!」焰斬緊張的將手收到背後,「=/////=」 稚空一腳踹過去,「低級的偽裝!」 「嘎呀!」桂被踢到後消失在美麗的夜空。 「國王那邊…就交給我吧…」焰斬說。 ---─────────────────────────────── 隔天早晨………地牢中 「呼嚕~呼嚕~」侍衛坐在地上睡。 「嘖!」罪將繃帶拆咬下來,「………沒想到我堂堂的盜賊王,居然會落到這種下場…這都是那個救世主害的!沒關係!我自有妙計!。」 罪的逃獄行動1 「只要用湯匙挖出地道逃出去就好了!」罪看著昨天晚上留下的碗盤。 「…」「…」「…」 「他們餐具是筷子啊啊啊啊!!!!!!」(而且是木筷子) 「而且一挖土就斷掉了!」(試過了) 罪的逃獄行動2 「沒錯!他們供應的食物大多都是味增湯!我要用很濃很濃的味增湯腐蝕這該死的鐵欄杆。」 「淋上去!」於是罪將味增湯淋上……… 「…」「…」「…」 「這要用到什麼時候啊啊啊啊啊!!!」 罪的逃獄行動3 「對了!用我的尿!將監獄的鐵欄杆給腐蝕!」罪說完並準備脫下褲子。 「夠了…」稚空一行人從外面走進來。 「你那樣跟味增湯有什麼兩樣…」焰斬說。 罪瞪著稚空,「哼~」的一聲頭轉了過去,「你來這裡做什麼?來看我的笑話嗎?」 「喝!」焰斬一拳打破了鐵欄杆。 「你們這是做什麼?」 稚空伸出了手,「罪,一起走吧,這些守衛昨天喝太多酒了。」 「你以為我會跟你道謝你就大錯特錯了……」罪冷酷的說著。 ---─────────────────────────────── 城市:阿克利多斯~ 「真是謝了~~不過我不會跟你們說謝謝的!」罪邊跑邊說。 稚空的表情= =,他心想:『……又是一個白痴。』 「為什麼要讓盜賊加入我們……真是搞不懂你再想什麼…」煌牙不削的說著。 「對了…你喜歡骨頭是吧…我記得我的倉庫裡面有最高級的龍骨…」 煌牙一聽到,並抓住罪的雙手,「你能當夥伴真是太好了。」(☆_☆)眼神發亮。 眾人:『真現實…』 「你不會覺得我們這個團隊實力堅強嗎?」桂問。 稚空小聲的說:「是阿是阿…腦殘祭司加上盜賊…正確來說應該是…異世界的學生,兩個感情不怎麼好的騎士團團員,神經病的祭司,然後是盜賊通緝犯。」 於是一行人終於到了城門,只要通過就能沿著阿克利多斯山道走,就能到達下一個城市。 「到城門了!只要通過守衛…」桂說。 「抱歉!我不能讓你們過…勇者們…」犬守衛說道。 「………………我們有國王的命令喔…」焰斬拿出國王的信紙。 犬守衛冷冷的說道:「我知道…但是還是不能讓你們過…況且你也要拿出勇者的證明才行…老實說你們看起來不像勇者…」 「你!」煌牙有點生氣的摸著腰間的刀。 稚空伸出手制止了煌,「等等!煌,交給我。」 「你…有什麼難題嗎?說出來聽聽吧…」稚空笑笑的說著。 通常遇到不給通過的人物(明明旁邊的路還很寬卻走不過去,那就是因為有人求助於勇者。) 「不愧是勇者…居然看的出來我有煩惱!」 「………………………………………」眾人無言。 「其實…」犬守衛扭扭捏捏的說:「其實…我有個心儀的對象想對她交往…可是我怕她嫌我窮酸…」 「交給我吧…那個女人在哪…」 ---─────────────────────────────── 終於在巷子中找到了一名犬少女。 「就是這樣,你肯答應嗎?」稚空問。 「嗯…只要他拿的出像樣的禮物我就答應他。」少女這樣說。 「『阿修迪斯』!」稚空揮了揮手,手上漸漸出現了金飾,「請問…這個可以嗎?『星星耳環‧流星之耀』。」 「哼!小氣…」 『胃口真大…』稚空心想後,將耳環往後丟。 路人女孩A:「娘~我撿到星星了。」女孩說著並快速奔跑。 然後傳出一道聲音,「傻女孩~怎麼有可能撿到星星…孩子的爹!發財啦!!」 稚空繼續變出金飾,「那這個呢?『奇蹟項鍊‧海洋之星』。」 「哼…」 『真難伺候…』稚空心想後,又將項鍊往後丟。 路人男孩A:「爹~我撿到發亮的內褲。」男孩說著並快速奔跑。 然後傳來一到聲音,「死小孩!撿什麼內褲~哇~這個可以送給紅牌小美。」 「這個就沒話說了吧!500克拉巨鑚!『超級巨星』!」 少女的眼神改變了,「這!這是…我…不會…被…誘惑…的…我…我…我就勉強收下吧…」 「贏了。」稚空比出讚的姿勢。 「好厲害!不愧是小空!」桂說。 「………那些東西怎麼來的。」焰斬問。 「我發現~『阿修迪斯』製造出來的東西,可以單獨分離出來雖然會減少容量,但也就是說物品不會消失。」 『哼哼…這樣我就可以無限洗錢了…哼哼…哼哼…』稚空在心中想著。 ---─────────────────────────────── 星星耳環‧流星之耀:「稚空變出來的物質世界的一種珍貴物品,閃耀的光芒如流星一樣因此命名。」 奇蹟項鍊‧海洋之星:「稚空變出來的物質世界的一種珍貴物品,在物質世界的海洋中能找到一種生物體內的珠寶在做成項鍊。」 光明之星‧巨星鑽戒:「稚空變出來的物質世界的一種珍貴物品,在物質世界中的某礦山中挖掘出。」 ---─────────────────────────────── 「好了…肯給我們通過了吧?」焰斬問。 「當然可以…只是…城門已經被人民佔據了。」犬獸人指向城門下的人民。 「是勇者~他來解救我們了!」 「我愛上他了~」 「我興奮了!」 人民在城門下開始蠢蠢欲動…… 「大家分散開來……聽聽他們有什麼樣的苦惱吧。」 ----────────────────────────────── 過了1個小時……… 「我報告一下,任務的內容,撇去一些要我們到他們家做白工跟要簽名的不談…首先是罪收到的任務,請打倒『罪惡盜賊團』…任務內容是敘述一名名為『罪』為首腦的盜賊團,請你幫我擊破他們,委託者:被襲擊的商人……能跟我解釋一下嗎?罪先生。」稚空看向罪。 「………」罪冷汗直流,「我…那個…盜賊會搶奪商人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罪說著並轉頭過去不理會稚空。 「桂接的任務,請你將大祭司的頭腦治好,我覺得大祭司大人在教堂上對神很無理…委託者:對神很崇拜的修女,桂先生…請你克制好自己。」稚空看向桂。 「噗~」桂嘟著嘴說著。 「然後煌牙接的第三個任務,請你幫我處理肉類殘渣…骨頭可以隨意帶走,委託者:被迫假裝委託的路人…煌…這是你親自跑去他店面接的吧?」稚空看向煌牙。 「噗噗~」煌牙吹著口哨望著遠方。 「然後是焰斬接的,請讓我的店面生意好起來,委託者:沒客人的老先生,這個倒是可以接受。」 「嗯~」焰斬被誇將後,整個心情好起來。 「首先罪去拿前面2個任務的謝禮吧,你的盜賊團先解散吧,桂的部份我會處理,然後第三個就全權交給煌去處理。」 「喔,好吧。」罪垮著臉,轉身就走。 「交給我吧。」煌牙的眼神發亮,就像看到錢一樣衝到某餐廳的店面。 「然後這個店面的生意…就讓我三個努力吧。」 ----────────────────────────────── 然後稚空、焰斬、桂三人來到一家不太像店面的店面… 「………這是什麼?」稚空問。 「破爛的木屋,看起來荒廢很久的樣子。」桂說。 「我知道…焰斬…確定是這裡嗎?」 「確實是這裡沒錯…」 「喀嚓…」門慢慢的打開,「我等你們很久了勇者……」出現一位很老很老的青蛙老頭。 「請進吧………」 ---─────────────────────────────── 『媽呀…屋內幾百年沒打掃了…』致空心想。 「偶的名字叫飯桶…是在賣『飯糰』的…」 「飯糰?」 『飯桶…』稚空心想,「是那一種嗎?用海苔包起來三角形那種。」 「小空知道?」 「三角形……」桂自言自語的說著。 「是阿,我們那個世界一個要賣15元呢。」 「就是那個~可以穿在身上的那種對吧?」桂說。 「不是丁字褲…」 「不是嗎?」 「但是生意一直好不起來………嗚嗚嗚嗚嗚嗚…」飯桶趴在地上哭了出來。 『裝的越可憐的人…通常謝禮都不錯…』稚空這樣盤算著。 「包在我身上吧~不過是做飯糰。」 飯桶馬上坐了起來,「準備工作就交給我吧!」 『好傢伙…果然是裝的。』 --──────────────────────────────── 就這樣稚空開始交焰斬與桂做飯糰…… 「這樣~用力~包起來,可以灑點鹽巴或是用海苔包起來也可以,我也有看過包昆布或是酸梅。」 焰斬努力的做著,「這樣…然後這樣…這樣嗎?」 「這…這是『水餃』吧…」稚空看著焰斬的作品說。 「水餃?」 「嚼~嚼~」傳來吃東西的聲音,「這些米飯真好吃。」桂在一旁吃了起來。 「我們回來了!」罪與煌牙一同進入了屋內。 「完成了這麼快?」 「是阿~我用了點『手段』……」罪看向遠方,擺弄著他的毛髮。 ---─────────────────────────────── 怨念……… 商人:惡魔!惡魔! 修女:惡魔!惡魔! ---─────────────────────────────── 「那煌呢?」稚空說著並看著煌牙默默的走到牆角,坐在地上搞自閉。 「他剛剛掉進廚餘桶裡才剛被我撈起來。」 「嗚嗚…嗚嗚…」端在角落的煌牙開始啜泣起來。 「乖乖~不哭不哭~痛痛飛走了~」桂在一旁安慰煌牙。 「既然回來了,就一起來幫忙吧。」 -----───────────────────────────── 於是一行人開始製作飯糰。 「先這樣在這樣……」 桂嘟著嘴,「好無聊…對了!」桂拿起米飯捏成一團往罪頭上丟。 「咚!」清脆的聲音過後,伴隨著殺氣湧出。 「你這個傢伙……」 「打我阿~笨蛋~」 罪也將米飯捏成一團,「阿搭搭搭搭搭!!!」奮力一丟。 桂見狀往右一閃,「我躲~」飯糰就這樣砸到了煌牙的臉。 「………」 「哈哈!」罪跟桂一起笑了出來。 「轟隆~轟隆~」殺氣象火燄般的燃燒起來。 「你們兩個找死啊!!!」就這樣演變成丟飯糰大戰。 「阿搭搭搭!」 「看我的厲害!!」 「咻咻!!」 「你們就不能像焰斬一樣成熟一點嗎?」稚空生氣的大罵。 「………」三個一同看向焰斬,然後默默的拿起飯糰砸過去。 「咚~咚~咚~」焰斬的後腦杓全都飯粒。 「噗噗噗~哈哈哈哈~~」三人笑翻了。 「…………」 「喀嚓~喀嚓~」關節運動的聲音。 焰斬一回頭,眼神發亮,+.+,「很有趣…很有趣…」焰斬抓起一把飯~捏成一團後往三個人投擲。 「覺悟吧!!」 「呀啊啊啊!!」 就這樣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不要吵了!快停下來…」 「碰~碰~碰~」一堆飯糰就這樣砸到稚空臉上。 「啊…糟糕…」煌牙說。 「小空…你有沒有怎樣…」焰斬用手慢慢送下在稚空臉上的飯。 「………」稚空生氣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然後就跑出門去。 「小空!」 「………現在怎麼辦…東西都被丟成這樣了怎麼賣…小空會氣死的,如果追上去小空心情一定會更不好。」焰斬說。 「那在小空回來前把飯糰賣光怎樣?」罪說。 「可是都變成這樣了……」 桂拍著胸膛說:「交給我吧!」 「大拍賣!大拍賣!勇者飯糰!限量搶購!」 桂將奇形怪狀的飯糰拿出來賣。 村姑1:「怎麼飯糰長這樣……」 村姑2:「勇者的手藝這麼差?」 桂:「哼哼~這可是勇者………」 ----────────────────────────────── 稚空一個人到離店外面較遠的洗手台清洗臉上的飯,「真是的…」全都用好大概花了30分鐘的時間。 稚空洗好臉後拍拍臉兩下,「好了!該回去了!」 「鄉親阿~~」,一位鸚鵡太太大聲的喊著,「快點!快點!聽說那邊有在賣勇者的飯糰!聽說有加一些『料』喔!」 「真的?」 「是阿~我還一口氣買了10個呢!」 稚空聽了之後走過去,「那個…加了什麼料啊?」稚空問。 「啊年輕人~就是………」 -----───────────────────────────── 「太好了~賣完了。」桂高興的說著。 焰斬擔心的說:「可是…真的沒問題嗎?」 「喀嚓~」門打開的聲音,稚空默默的走了進來。 「小空!你跑去哪了?我們很擔心呢。」 「沒什麼~散個步而已。」 「小空~我賣完了~你別生氣好不好~」桂用跳躍的方式接近稚空。 「啪嚓~」稚空一把抓住桂的頭,微笑的看著桂,「桂~你說…這些飯糰是用我的OO捏成然後加上我◇◇的XX淋上△△之後再加上☆☆之後做成的…嗎?」 「等等!我沒說△△☆☆啊!」 「我想你在說之前就有相當的覺悟了吧…」 「我…我…」 「啪嚓!碰碰!碰啪!」稚空狠狠的奏了桂。 -----───────────────────────────── 事後…稚空拿到的謝禮………… 「真是非常謝謝你們…你們的臉怎麼了?」 「沒什麼~掃到颱風尾。」桂除外的三人異口同聲,三人的臉腫的跟什麼一樣。 「這個拿去吧!」飯桶先生拿著謝禮送給了稚空。 稚空拿起了謝禮,「………電鍋?」 「沒錯…就是電鍋…」 「賣飯糰的收入夠你吃一輩子了!你居然給我電鍋!而且上面居然還貼著二手貼紙!」 飯桶背著裝滿錢的包包,「我突然想到有急事!先走了!」然後一溜煙的消失了。 「辛苦了一天!謝禮居然是電鍋!裡面有裝飯嗎!?」稚空生氣的打開了鍋子,鍋子中有著紙條。 「這個是…」 紙條上寫著:「謝謝你,謝謝幫助我這個可憐的路人…這個電鍋只要將材料放進去就能做成美味的料理了,還有國王的通緝令快發下來了。」 「通緝令?」罪問。 「我們去救你前把…國王綁在他房間櫥櫃裡,這麼快就被發現了…為什麼他會知道?」稚空說。 焰斬接下去說:「而且還用布袋包住,揍了好幾拳呢。」 「得在通緝令發下來前逃出去…」 稚空心想:『哀…沒想到當勇者還要被通緝…這年代的勇者真難當…』 ---─────────────────────────────── 第三章 出發了!這就是~史上最強隊伍!?END --──────────────────────────────── 下一章 原來種來襲…你的心靈是脆弱的嗎? 「這個是!」 「小空小心點!一般的原生種的攻擊是以『心靈』為開端的!」 ---─────────────────────────────── 這章~不太好看= = 因為~靈感消失了ˊˋ 下一章~會更好~大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