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約束之地 第七章 詠倡的樂章…戰慄的咆哮!

---─────────────────────────────── 「這種迴盪在大氣中的氣息是?」 「銀牙的憤怒…小翼他…」 「我們快趕過去!」 --──────────────────────────────── 路西恩以飛快的速度踹向銀牙「我很快樂喔!獸人!」鞋底的刀子應聲插進了銀牙的肩膀。 「不躲啊?怎麼了啊?哈哈哈哈…呃?」路西恩發覺他的鞋子拔不出來。 「殺…了…你…」銀牙張大嘴,並要往路西恩的脖子咬下。 路西恩將手上的謢具擋住銀牙的嘴。 「啪嚓!」護具應聲碎裂,「可惡的傢伙!」路西恩使出了很大的力氣才將鞋子拔出,並退出到安全距離。 「噗嚕噗嚕~」銀牙肩膀的傷瞬間復原了。 「吼哈哈哈哈哈!!!!!!!!」銀牙的吼叫,讓在場的人都害怕了起來。 「可惡剛剛他居然將肌肉縮緊將刀子夾在他的肩膀上…真是可怕…」 「呼~」銀牙瞪向路西恩,「嘎!!!!!!!!!!!!!!!!」 「可惡…這個怪物!弓箭兵!發射!發射!」 「啊!好!好!弓箭兵!預備…」 「啪嚓!」銀牙一口咬下下令官的頭。 「哇呀阿!」 「怪!怪物啊!」 「快逃啊!」 「等等!你們這些廢物!還不快回來!」路西恩生氣的罵著。 軍隊因為下令的司令官死亡,慌了手腳,此時嵐焰一行人趕到了。 「銀牙!快住手…呃!?」嵐焰跪了下來。 「呃!」 「嗚啊…這個是?」蒼月跟薩德也相繼跪下了下來。 「銀牙憤怒的氣息…那道旋律…進入了我們的身體…」 「嗚…啊啊啊啊啊!!!!!!!!!!!」獅霸大吼一聲,馬上衝向正在逃跑的人,並一拳打爆頭。 「可惡!獅霸表達情感比較直接!所以受影響的速度比較快!快停下來…不要失去理性…嗚…」嵐焰的眼神越來越兇惡,前端的牙齒不斷的變長。 「我…可惡…我的身體…感覺到憤怒…正在分泌致命的毒素…」蒼月抓著手,咬著牙忍住。 「趴搭~」薩德站了起來,牙齒完全變成尖銳的形狀,眼神變紅。 「啊!!!!!!!!!!!!!!!!!!!!」 「可惡…連薩德都…咦?」 「嵐焰?啊…啊!啊!…」嵐焰與蒼月一同看到躺在一旁的銀翼。 「小翼…?」嵐焰和蒼月拖著沉重的身體走向前,看見的是一具雙眼無神的屍體,「小翼的心臟…」銀翼被路西恩擊中胸膛,心臟已經完全停止了。 「可惡的傢伙…」 「你們人類竟敢…」 兩人的怒氣也在一瞬間爆發了。 「吼!!!!!」 「怪物!怪物!又多了四隻!救命啊!!」 「快點!請求支援!」 ------──────────────────────────── 地點:??? 「好暗…這裡是?對了…我好像死了…太好了…我終於解脫了…」 「這樣好嗎?」 「咦?」 「我說…這樣真的好嗎?」 「什麼意思?」 「看見你最重要的人變成了被憤怒洗腦的人偶,這樣真的好嗎?大地在憤怒…森林在哭泣…那憤怒的旋律已經開始共鳴了…在不阻止的話…」 「哥哥他們……」 「他們將你視為重要的人,然而你卻逃出來了……」 「………」 「到時候…他們被殺死了也沒關係嗎?」 地上印出了銀牙們打鬥的畫面…… 「人類!消失吧!吼!!!!」 ────────────── 「哥哥!不行!不可以…」 「對吧?」 「請問…我該怎麼做呢?」 「唱吧…用你…的歌…」 「我的歌?」 「你是『奏者』阿……」 「『奏者』?」 「你會遇到他們是『必然』的。」 「為什麼?」 「因為他們是『調律者』。」 「『調律者』?」 「這是一種宿命,也是他們的命運,但是你死了,他們的未來就會消失,快點用你的歌…將他們的旋律『再調律』。」 「………」 「他們的心已經被憤怒的旋律污染了…來…唱吧…『奏者』讓你的歌聲…」 兩人異口同聲:「將重要的人帶往『約束之地』。」 「謝謝…」 「………」 「該怎麼稱呼你呢?」 「我嗎?我大概是銀翼…或者是你要說我是鏡子…還是水面的倒影都可以。」 「是…嗎?那…銀翼…你願意在一次的詠唱嗎?與我一起…阻止哥哥…」 「樂意之至…」 「這首歌…將平息…動盪的大地…」 --──────────────────────────────── 「轟~」銀翼的身體發出了光芒,並直直的往上漂浮,背上長出了翅膀。 「現在將是運用『奏者』力量的時候…用我的歌…平息這動亂的世界…」 「那是?」 「天使?」 歌:約束之地♪ ---─────────────────────────────── ♪我相信你的心 ♪就在那裡等著我前去 ♪與你約束的地方 ♪絕對不會忘記 ♪展開你的翅膀吧 ♪就讓我帶著你 ♪前往與你一起約定的地方 ─────────── 「這個旋律…歌?」路西恩仔細的聆聽。 發狂的銀牙聽到歌聲後停了下來,「小翼…?」 ─────────── ♪流星像雨滴 ♪靜靜的在夜空中殞落 ♪無盡的黑夜 ♪緩緩的向我襲來 ♪只等待生命凋零那一刻 ♪我將寂寞藏在心理面 ♪將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 ♪奉獻給你 ─────────── 「多們優美的旋律…嗚…我們…到底…」 「戰爭的意義…到底在哪呢?」 「打這麼多年…也沒有任何的進展…」士兵們,一個一個將武器放下。 「開什麼玩笑!你們…這些廢物!為什麼將武器丟棄!撿起來!廢物!廢……可惡!可惡!眼淚自己…可惡!」路西恩止不住眼淚,眼淚就像是打開開關般的不停的流下。 銀牙:「歌聲…正在共鳴…」銀牙看像小翼的方向。 嵐焰:「小翼…是一首…打動心的歌呢…」嵐焰抓著頭,仔細的聽著歌。 蒼月:「不愧是…小翼…內心感受到的溫暖…」 獅霸:「阿翼!你的歌聲我們聽到了!」 薩德:「不知不覺…眼淚流了下來…」 ─────────── ♪讓我們一同前往約束之地 ♪在那裡創造的另一道奇蹟 ♪那種感覺 ♪那道光亮 ♪讓我堅強的站了起來 ─────────── 魔婆那裡正透過魔石看著銀翼 「『奏者』的覺醒…這樣…想藏也藏不住了…但…這首歌…真是美妙的音色…」魔婆說著說著眼淚掉了下來。 ─────────── ♪讓我們一同前往約束之地 ♪在體內潛藏的那一道記憶 ♪那道回憶 ♪那樣期待 ♪讓我的夢又再次展開 ───────── ♪只因你在終點等著我 ♪與你慢慢的走向盡頭 ---─────────────────────────────── 路西恩踩著房子,往上跳亮出刀子衝向銀翼,「我不會認同的!邪魔歪道!」 「………願你被污染的心靈得到洗滌…」銀翼的翅膀往外伸展後將路西恩包住。 「!」 ---─────────────────────────────── 幾個小時過後………… 地點:人類首都:安列瓊斯 聖殿 「路西恩!這是怎麼回事!給我解釋清楚!」 「我說…我要退出軍隊…你有意見嗎?」 「你!」 「況且全員無事歸還…這不是很好嗎…國王陛下…」 『………死亡的士兵…都奇蹟般的活過來…但除了我以外其他人的記憶都…』路西恩心想。 「嘻嘻…嘻嘻…」大祭司笑著走了出來,「國王陛下…不需要這麼生氣…『歌聲』…我聽到了…就像水龍頭沒關緊般的漏了出來…嘻嘻嘻…只要靠我…很輕鬆就能找到的…」 「哈哈哈!大祭司就交給你了!」 「謝謝陛下…」 『到時候就不需要你了…人偶…』大祭司看著國王心想。 路西恩走出聖殿後……… 「………反正都辭職不幹了,就回家一趟吧…好久沒回家了…」 『真是謝謝你…半獸人…那真的是一首很棒的歌…』 ---─────────────────────────────── 奏者:「演奏世界歌聲的神。」 調律者:「調整奏者歌聲的樂器。」 --──────────────────────────────── 三天後……… 地點:獸人村莊:銀牙家 銀翼自從奏者能力覺醒後,就沒有在醒來。 「從那天後過了三天了…小翼還是沒有醒來…」 獅霸大力的揍了牆壁一下,「而且…行動失敗後,我們的能力居然還被那些獸人聯合們質疑!」 「牆壁的錢要記得付…小翼…」 獅霸:「…………」(Orz)(打光) 「不好了!不好了!」遠遠就傳來薩德的聲音。 「喀嚓!」門一打開,「不好了!銀牙老大!人類的軍隊正往村莊過來!他們說只要交出半獸人…就不會攻擊村莊!」 銀牙咬著牙,「居然是要小翼…可惡…他們是怎麼發現的…」 「沒問題的…」 「小翼?」 銀翼下了床,「只要我去就可以了吧?」 銀牙一把抓住銀翼,「等等!小翼!」 房子外傳來的聲音…… 「交出那個半獸人!」 「我就說他會招來厄運!」 「快點交出來!」 「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村民們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爭吵。 「哥哥…我…可以的…如果我不去你會為難吧?」銀翼閉著眼說。 軍隊很快就到了村莊口……… 「快點!不然我們就放火燒了這裡!火箭!預備!」司令官舉起手。 「慢著!」銀翼大聲喊著,光著腳慢慢的走出來。 「來了!就是你害這個村莊被他們找到的!」 「垃圾!」 「要不是你!」村民手裡拿著石頭水果通通往銀翼身上丟。 「住手!」銀牙衝到村民面前,用這憤怒的眼神瞪著村民。 銀翼走向司令官後,轉頭,「哥哥…謝謝你…」銀翼露出了笑容。 「我們走!」軍隊將銀翼銬上手銬後,丟進一個用蠻力打不開的箱子裡。 「可!」 嵐焰抓著銀牙的肩膀,「不行!銀牙!你這麼做會害這個村莊毀滅的!」 「嗚………」 「你這種傢伙根本不夠格當首領!」 「對!沒錯!」 「………好…我卸下手領的職務…」銀牙說完,並跳離了原地。 「銀牙………」 --──────────────────────────────── 「………」晚上銀牙獨自一人走往離開村莊的路。 「喂!」 「!」 「銀牙…你打算自己一個人去救小翼啊?你太見怪了吧?」蒼月從樹後面走出來笑著說。 「蒼月…」 「不是只有你一個想救小翼喔…」嵐焰也走了出來。 「嵐焰你…」 「我跟薩德也一樣喔!」獅霸跟薩德也跳了出來。 「你們…」 「我也要去!」 「誰?女人的聲音?」 「………」從村莊的方向走出了一位身材妖艷的女貓獸人。 「!」嵐焰的表情一瞬間改變了。 「你是?」銀牙問。 「哈哈~」貓獸人笑了兩聲,「我是魔婆~」 「………」除了嵐焰以外的四人嘴巴張的開開的=口=。 「怎麼了?有意見喔?」 「沒事……」 四人一起心想,『真的是歲月不饒人……』 「你們該不會再想…真的是歲月不饒人吧?」魔婆狠狠的瞪著銀牙他們。 『難不成魔婆會讀心術不成?』眾人心想。 「算了…先擬定計畫吧,跟我到屋子裡。」 ---─────────────────────────────── 地點:人類首都:安列瓊斯 聖殿 「你就是奏者?真是難以想像…居然是個小孩子。」 「………」 「如果不想吃苦頭的話~最好聽我的話~小子。」國王不削的看著銀翼。 「國王陛下快點~要求他放出力量。」大祭司在一旁慫恿。 「快點!將你的歌聲!讓我前往約束之地!讓我擁有這整個世界吧!」 銀翼退了一步,「我拒絕!」 「哼!由不得你!」大祭司將石板拿出。 「!」銀翼摸著頭。 「很痛苦吧…因為石板上寫的…就是終結世界的旋律!然後創造出新的世界…也就是『約束之地』!」 「嗚!」銀翼不停的往後退,想要逃出去。 「抓住他!」旁邊的侍衛抓住銀翼後,大祭司將石板放在銀翼的胸口,石板就這樣慢慢的溶進銀翼的身體裡。 「………」銀翼的眼睛閉了起來。 「來!唱吧!為了創造出不會有背叛的世界!因為!他們將都聽從我!」 國王瞪著大祭司,「大祭司!你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已經不需要你了!」大祭司將手指向國王,「掰掰~國王陛下~」「碰!」國王應聲倒下,嘴裡喃喃自語,「我沒戲份了…我沒戲份了…」。 「來!繼續吧!奏者!別忘了…你是這個世界悲哀的存在!生為半獸人!你的身份本來就不是能被接受的!我能讓你再另一個世界像正常人般的活著!」 「嗡~~」銀翼睜開眼睛後,巨大的翅膀撐破了整個聖殿,整個聖殿的天花板被翅膀給破壞了,銀翼也慢慢往上飄。 「哈哈哈!哈哈哈!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哈哈哈!」 --──────────────────────────────── 地點:獸人部落:魔婆屋 「『奏者』跟『調律者』…嗎?」 魔婆低著頭對銀牙他們說,「很抱歉…一直沒有告訴你們…」 「沒關係的…我們現在就要去救出小翼…」 「即使…是因為…你們是因為互相吸引…而不是真心…」 五人回答:「不…你錯了魔婆…我們是真心喜歡小翼…並不是因為『奏者』或『調律者』。」 ---─────────────────────────────── 第七章 詠倡的樂章…戰慄的咆哮!END --──────────────────────────────── 下一章(最終章?)真正的約束之地!將與你一起… 「哥哥…你們阻止不了我的…這世界就要結束了…」 「小翼!」 --──────────────────────────────── 好懶~好懶~好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