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咦?我是救世主!?第四章 原生種來襲…你的心靈是脆弱的嗎?

夜晚…被通緝導致不能住旅店…只好露宿野外。 「誰能跟我解釋一下…將土放進去…拿出來為什麼是吐司…」稚空看著焰斬從飯鍋拿出的食物問著。 「上面是寫說取第一個同音字,開頭是土阿…好像是由放的人心想才有用…我剛剛確實在想我拿給國王那條發霉的吐司…」焰斬說。土=吐司……(?) 「嚼…嚼…真是方便的飯鍋。」桂已經在一旁吃了起來(發霉的)。 雉空看了桂一眼,便搖頭說:「只吃吐司吃不飽吧…不知道這個可不可以成立…」雉空走向樹旁,將樹枝折下丟入飯鍋中,蓋上然後又打開…出現的是? 「真的有耶…沒想到在這種世界也能吃到杯麵!太感動了>\\\<」樹枝=速食麵……(?) 「然後…在一旁的河流的水煮沸後…」雉空迅速的將熱水倒進杯麵中,漸漸的香味四溢。 「啾啾~啾啾」罪左右嗅了一下,「好香阿…我聞到牛肉的味道。」罪留著口水說道。 煌牙也跟著說道:「是阿…」口水也流個不停。 「恩………」(盯著看) 「………」(汗)雉空冒著冷汗,「好啦,知道了啦…」 三分鐘過後……… 「囌~」,「真好吃!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罪瘋狂的吃著。 「確實…這個真的是這個世界上的食物嗎?」焰斬(嘴巴跟手的動作超快)冷靜的吃著泡麵。 「………」雉空冷眼的看著,「對了!接下來要往那個方向走啊?」 「恩…這個方向…」焰斬拿出地圖看著,「我們現在在這裡…所以要往這個方向…『卡古鎮』…是個貿易相當發達的城鎮,可以挖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例如被詛咒的柿子之類的。」 雉空摸著下巴思索著,「貿易的都市阿…」 「要到達卡古鎮必須要穿過這個橋…」 「等等!為什麼不走這個森林呢?」雉空指著地圖上的森林標記。 「以前的確都是走這條『卡古之森』,可是近幾年來原生種的出現,整個森林都無法通行了,而且一堆自稱受到某『女神』啟示的勇者也都是在這個森林斷送了生命,所以才建了『卡古橋』。」 「可是可是…冒險就是要經過危險的地方才有趣啊!」雉空+口+眼神發亮的喊著。 「沒錯沒錯!」罪也一起站起來抗議。 「你們以為去野餐啊?」煌牙問。 「咦?不是嗎?」罪問著。 『真想秒殺他…』焰斬心想。 「而且…」雉空閉著眼說,「我有預感…明天那座橋一定會崩壞…」(通常魔王都會故意讓主角走比較危險的路。) 「………」焰斬冷眼看著雉空,「你把阿修迪斯做成斧頭的樣子做什麼?」 雉空先是驚訝的往後退了兩三步,「沒有阿…我沒有…」 這時罪走出來幫雉空解圍,「小空不會故意破壞橋的啦!」 這時焰斬緩緩將手舉起,指著罪的背後,「你把大地之斧藏在你背後…」 「這是…這是…」罪也驚訝的往後退了兩步。 「煌跟我今天晚上輪流守夜…監視這兩個笨蛋…」 「去~」雉空跟罪嘟著嘴便轉過身去。 「真是的…跟小孩一樣…」焰斬抓著頭說。 ---─────────────────────────────── 卡古鎮:是一個相當繁榮的商業都市,所以有些特殊的道具物品都被獨佔販售。 卡古橋:為了避開原生種佔據的森林所蓋的橋,也是阿克利多斯其中一條物資運送橋樑。 卡古之森:在卡古橋建立前被原生種佔率的森林,據說在森林深處有一棵樹齡超過幾千年的樹。 --──────────────────────────────── 半夜……… 啪搭~啪搭,如果你想歪的話你就輸了。(營火聲) 夜晚的森林除了營火聲外,幾乎沒有任何聲音,除了一旁在打呼的桂以外… 「嗯~」雉空從睡夢中醒來,並申了個懶腰。 「啊…小空,添柴火的時候吵到你了嗎?抱歉。」焰斬說。 「不是,我只是睡不太著而已。」 「明天還要趕路呢,不要想太多~」焰斬坐到雉空旁邊並撫摸他的頭。 雉空嘟著嘴,「不要把我當小孩啦!」 焰斬微笑著,「哈哈~我知道我知道~先睡吧!」 「恩恩。」雉空先踹了很吵的桂後,躺下很快的熟睡了。 ---─────────────────────────────── 隔天早上,一行人整理一下儀容後,迅速趕往卡古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陸陸續續有些工人來來去去的。 「那個…請問一下。」焰斬叫住一名犬獸人,「發生什麼事了?」 「啊…你不知道吧,昨天卡古橋突然消失了………」犬工人說。 「消失!?」焰斬驚訝了0.5秒後,往後看著雉空與罪。 雉空跟罪異口同聲的說,「你該不會在懷疑我們兩個吧?」 焰斬笑笑的說,「當然不是了~」 「哀~這條路暫時不能通行了,要製造出新的橋還需要1~2天的時間(不是筆誤喔),這次又不用放假了…真是的…這橋怎麼經常被裁斷,要請王國魔法師過來支援了。」犬工人嘆了口氣說。 『經常?大概是某個魔女要試驗救世主故意用的吧…難怪森林死了一堆人。』雉空心想。 --──────────────────────────────── 「哈啾!咦?感冒了嗎?」迷之聲打了個噴涕。<<<某個魔女 --──────────────────────────────── 「那就對了~往森林出發吧~」雉空高興的抓著焰斬,走向離橋不遠的森林。 焰斬被拖著走時,看著橋的方向,『連殘骸都沒有…是『空間魔法』嗎?』 連接兩端的橋,中間的部分完全消失了,就像是被切斷一樣。 --──────────────────────────────── 空間魔法:失落的魔法,幾乎都是毀滅性的法術。 ---─────────────────────────────── 不久後,一行人來到了卡古之森,果然像別人說的那樣,陰森恐怖連葉子都是黑色的。 「哇~」雉空驚呼了一聲,+.+閃亮的眼神。 「奇怪…」煌牙看著森林說。 焰斬看向煌牙,「煌牙,怎麼了?」 「比我上次來…感覺更不舒服了…」 「上次…你來做什麼…」罪問。 煌牙不好意思的將兩手食指互壓,「撿…撿骨…」 「…………………………………」 「管他的!走吧。」 一行人進到了森林後,還必須要拿著油燈才能前進,太陽也照耀不進來的森林。 大約過了30分鐘過後……… 「好老土的陷阱…」雉空說。 「?」全部的人都不懂雉空的意思。 「就是一種會讓我們在原地重複走來走去的陷阱阿~太老套了吧?」雉空有點不高興的說。 「這種陷阱…只要…通常只要將旁邊這些顯得特別顯眼的東西破壞就好了…例如說那邊居然會有國王的雕像…看了就…」 「要破壞那個嗎?交給我吧!」罪跳躍起來,奮力一敲。 一敲下去,森林開始蠢蠢欲動……… 「來了!寄生在樹中的原生種!小心一點!」 樹幹上出現了一樣的輪廓,樹枝慢慢變成了手,根變成了腳。 ---─────────────────────────────── 樹妖(精):LV1,原生種寄生在樹上形成的怪物,出來給勇者練等的犧牲品。 --──────────────────────────────── 「果然是這樣…寄生型的原生種…」煌牙拔出刀來說。 「連怪物都這麼老土………」雉空有些失望的說。 焰斬做出揮刀姿勢後,「衝陽斬!」一股劍氣將一整排的樹妖都打垮了(經驗值上升中)。 「我也來!治療術!」桂高舉法杖說>口<。 煌牙生氣的說,「你這呆瓜!你幫樹妖補血做什麼…」煌牙還沒說完,一排樹妖就噴血倒地不起。 「………」煌牙搖著頭,將衝陽聚集在手上(龜派氣功?),「這可不是模仿妻龍豬喔!哈!!!」煌牙直接衝過去往樹妖的胸部(?)打下去。 「怎麼樣啊!?」 「ˊ\\ˋ」樹妖露出害羞的臉(?),然後爆炸了。 煌牙一臉冏樣,甩著手,「呃…有點不舒服的感覺…」 「樹就是要乖乖被砍~樹就是要乖乖的躺著~樹就是要拿來賣的!」罪說完將衝陽聚集在斧頭的尾端,然後往下打,引發了小地震,樹精站不穩(?),紛紛倒地。 「吼啦吼啦吼啦~」罪奮力一衝,直直往下斬下,「消失吧!笨樹!『大地衝擊波』!」樹精紛紛爆殺(?)倒下。 「嘎喔喔~」(樹精的叫聲),樹精們一聲大喊,全部衝向雉空。 「對付這種小嘍嘍…真是提不起勁…阿修迪斯!『水晶斧』型態!砍柴的時間到了!」雉空雙手握住斧頭,用微蹲的方式俯衝,並一口氣揮舞斬殺,「哈啊!!!」砍樹精就跟挖布丁一樣簡單。 「咯咯咯~」樹精們開始發出奇怪的笑聲。 「什麼什麼?」 「共鳴?」 「好像不是聲波類的攻擊…」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兩旁的樹精讓出一條路,那條路連到千年樹。 他們看到的千年樹,被數量眾多的藤蔓包圍,散發出的氣息令人做噁。 「咯咯咯…………………」 「混帳東西…居然連樹齡超過千年聖潔的樹都…」焰斬說。 「喀嚓~喀嚓~」千年樹的樹幹開始騷動起來。 「勇者…」樹幹的地方睜開了眼。 「!」 「這就是…千年樹最後的下場嗎…」 ---─────────────────────────────── 千年樹妖LV10:原生種寄生在樹齡超過千年的樹上,由於樹齡超過一千年被寄生後所獲得力量也是一般樹妖的好幾倍。 ---─────────────────────────────── 「勇者…老夫要出題了。」 「什麼?」 「果然來了…」 主線主線任務:『千年樹妖的問答』 「有什麼好問的?這個怪物…」罪舉著斧頭,大聲說著。 這一說讓千年樹大怒了,「住嘴…小鬼!我在這裡稱王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喝奶呢!」大聲叫喊的結果讓勇者一行人遭到了威嚇。 「我跟這些樹精可不一樣…我雖然被寄生了,我不但保留了正氣也讓我能夠說話…」 「異類?」 「來吧…快回答吧…答不出來,你就只好被阿魯巴…我是說死在這裡。」(心電感應之我在瞪你) (被嚇到)「呃?不是說還保留正氣嗎?」稚空嚇到後退。 「首先…我只要問你一個人…」樹根以飛快的速度將所有人分開。(不要想歪~不會有觸手劇情~而且樹根很痛) 「啊!焰斬!」 「可惡!小空!」(兩人閃光中然後被埋沒) 在一旁的其他人……… 「啊啊~誰來關心我們?」桂問。(被拖走) 「沒辦法…這就是跟班的下場。」煌低著頭說著。(被樹根拖走) 「嘎啊~嘎啊!」<───(罪好像對樹根過敏) ---─────────────────────────────── 被分成兩邊後,除了稚空以外的人都還在,整個樹根空間包圍起來充滿了樹液。 「發亮吧!」(桂的法杖能發亮) 「可惡!這到底是啥啊?樹液?好黏好噁心阿!?」 「我管他這是什麼!可惡!小空!哈啊!『天衝刃』!然後是!『龍麟爆』!喝!」一打下去整個樹根的爆開,馬上開出了一條路。。 「成功了!咦?」樹根馬上又將路封了起來。 「犯規阿!!!」(焰斬因為生氣而不停的垂著樹根) 「啊哈哈~遇到挫折了哄~」煌在一旁嚷嚷,煌的嘴砲LV上升。 「笨蛋笨蛋>3<」桂的火上加油LV上升。 罪先是搖著頭後說:「真笨阿~如果那麼簡單就能出去~還用的著你動手嗎?真沒辦法~」罪的雪上加霜LV上升。 焰斬握刀暴青筋心想:『你們這些吃飽撐著的傢伙…居然還敢說風涼話…』(上方的技能是焰斬想像的) 「生氣了~生氣了~」 突然間樹根末端的地方,黑暗開始襲來。 「這個是!」 「小空小心點!一般的原生種的攻擊是以『心靈』為開端的!」焰斬慌張的對著另一邊的對著牆壁大喊著。 ----────────────────────────────── 另一方面…被單獨分隔開的稚空…對於焰斬的真情喊話完全沒聽到(炸) 聳立的千年樹,就這樣立在稚空面前。 「可惡…」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什麼?」 「為什麼要成為勇者?」 「呃?」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呢?」低沉的嗓音,散發出陰森的氣息。 『這傢伙…怎麼回事?他問我話…我居然怕到達不出來。』 「快回答吧…勇者大人…」 「可…少!少囉唆!」稚空由於無法逃離被質問的低氣壓,並將阿修迪斯網前攻擊。 「真是急性子…」千年樹說完,突然消失無蹤,隨之而來的是吞噬一切的黑暗,與奇怪的聲音,「喀喀喀…………」 「到底怎麼回事!?」 稚空在黑暗中喊著,突然間週遭的光景改變了。 「這個地方不是…我的城市…怎麼可能…」 稚空出現在他原本應該待的城市,不管是一切的一切都是原本的模樣。 「喂…喂~你知道嗎?」 「咦?什麼?」 「那個人阿…」 「哦~對對~害死自己母親的那個人…」吱吱喳喳的聲音不停的喧擾著稚空的耳朵。 「可惡…是幻覺…」稚空閉上眼說。 「對阿…真是恐怖的小孩…」 「聽說他父親在外面有女人…」 「他母親的保險費保了個天文數字…可以領到一大筆錢…」 「跟父親聯手殺害母親…太可怕了…」 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楚。 「可惡…快…快住手…吵死了…」 「這就是異世界阿…雖然只是用你記憶中創造出來的幻覺…真讓人驚訝…哈哈哈哈哈…」千年樹妖的聲音夾雜在其中。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知道那麼做會害死媽媽!」稚空抓著頭大聲叫喊。 「快住手!不要挖出來!我…我…我好不容易才忘記的!」 「害怕是不會消失的…將你的身心都獻給我吧…你的『精神』就由我收下了…就跟這些受到女神『詛咒』的勇者一樣。」千年樹的聲音消失後,稚空的眼神開始變淡。 「開什麼玩笑…這種程度的…嗚…哼!」稚空將手移到頭後方,往後放並奮力一掌,將看不見的幻象消除。 「什麼。」 「你的幻象…不過是利用樹本身放出的味道來控制腦部神經吧…死老頭…」稚空說著,狠狠的瞪著千年樹。 「可惡的小鬼!本以為可以輕輕鬆鬆得到你的精神…這樣反抗夜之女神也再簡單不過了…」 「是嗎…我已經不想與你玩遊戲了…死吧。」稚空冷冷的說著。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千年樹說完,樹根以飛快的速度衝向稚空。 「你的弱點我知道喔…」稚空將手舉上前。 「是火嗎?沒用的!火對我…」 「冰就有用了吧!哼!阿修迪斯!『空‧冰突』。」一瞬間全部的樹根全都被冰凍的動彈不得。 「千年樹…屬性木與火…」 千年樹驚恐的說:「不不不…不可能!第一次看到我…怎麼可能知道我的屬性!」 「我也不知道…知道就是知道…你犯了很嚴重的錯誤…你喚起了我很不想看見的記憶…給我下地獄去吧!」稚空單手舉高,將衝揚集中在手。 「等!等等!」 稚空一衝,便將手壓在千年樹的臉上,「消失吧!『陽‧爆破』!」 「嗚啊啊啊啊。」千年樹像爆米花一樣的爆開,還伴隨著千年樹的慘叫。 「殺害母親的人嗎…或許吧…」 被樹枝與樹根包圍起來的森林,從一片黑暗變化成陽光能輕鬆照耀進來的森林。 「嘎啊!好痛…」由於樹根消失,除了焰斬以外,其他的三人都跌坐在地上。 「奇怪…我怎麼會知道千年樹的屬性…記憶有點模糊…到底?」稚空摸著頭,緩緩的說著。 「小空!」焰斬(沾滿樹液)驚慌的跑到稚空面前,「沒事吧?他有沒有用樹根把你OO,還是用樹枝把你XX?你全身都是樹液!」 作者:「………」 「沒…沒有…雖然不太懂那個意思。」<-(沾滿樹液) 「小空~我好擔心你~」桂(沾滿樹液)一邊哭一邊用跑的過來。 稚空將腳抬起,桂就這樣用臉撞在稚空的鞋子上,「是嗎?先把你的鼻涕擦一擦。」 「哼!沒事吧?」罪(沾滿樹液)帥氣的說。 「當然了~你在擔心我啊?」 「誰要擔心你阿!」 稚空的嘴角揚起微微的笑容回應罪。 「呃!?小空!你的手!」煌(沾滿樹液)驚慌的喊著。 「咦?」稚空聽了之後看看自己的手,因為剛剛的爆破導致整隻手都廢掉了,「好痛…但是比不上心痛阿…對不起…媽媽…嗚…」稚空說完便倒下了。 「小空!?治療術!」桂將所有的魔力都一次使用完,但是稚空的傷口還是很嚴重。 「小空!可惡!得快點到鎮上才行!」焰斬抱起稚空,快速的跑往鎮上。 『你一定要沒事阿!小空!』焰斬心想。 --──────────────────────────────── 空‧冰突:『將阿修迪斯轉換屬性後,將周圍的物體冰凍。』 陽‧爆破:『將衝陽的力量集中在手上,在一口氣爆發,但是會傷害到自己,類似雙面刃的昭示。』 ---─────────────────────────────── 特別附錄之『把稚空送到醫院之後』 焰斬:「醫生!請你救救他!」 醫生:「這位少年…呃!?」,醫生心想:『一名沾滿不明液體的少年被三位同樣沾滿液體的成獸送來醫院!?難道是!多人強制OX!?』 焰斬:「醫生?」 煌:「快啊!」 罪:「沒錯!沒錯!」 醫生:「交給我吧…」(將稚空送到病房) 不久後……… 醫生:「他們OX了他!」(指) 官兵:「你們三位!我要以依強制OX罪待補你們。」 焰斬&煌&罪:「………」 同時在卡古鎮森林……… 桂昏倒在地,「沒人理我………」<-魔力使用過度倒地 --──────────────────────────────── 特別附錄之『罪的傲嬌』 罪:「嗚喔喔喔!!!!!!」罪雙手放在臉上大聲哭喊。 煌:「罪?你在哭什麼?」煌問。 罪:「剛剛應該跟小空說關心他的!但是我總是會跟他賭氣…我怎麼會樣啦>3<」 桂:「這個是!?」 煌:「難道說!?」 焰斬:「莫非是?」 桂:「傲嬌。」(指) 煌:「沒錯!是傲嬌!」(指) 焰斬:「傲嬌的傢伙!」(指) 罪:「不要說了>\\\<」(淚奔) --──────────────────────────────── 下一章 支線任務篇:卡古鎮任務:礦山中的惡魔 「拜託你們!勇者大人!在夜晚卡古鎮的礦坑都會有奇怪的聲音(迷之聲),已經好幾個人進去沒有再出來了。」 --──────────────────────────────── 作者瞎扯: 拖好久=口= 沒辦法~統測要到了~請大家支持我吧(被巴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