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6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咦?我是救世主!?第五章 卡古鎮任務:礦山中的惡魔

---─────────────────────────────── 卡古鎮是相當繁榮的城鎮,各式各樣珍奇的古物有時也會流落到這裡。 「焰斬!你看!你看!是水晶球耶!我第一次看到~占卜就是用這個對吧?我只有在電視上看過。」稚空興奮的在攤販間來回竄動。 「咦?這個是?」 選項 稚空(你)看到了一個有趣的裝飾品是… --──────────────────────────────── 1‧「青色羽毛」:散發著藍色耀眼的光芒。防禦+10 --──────────────────────────────── 2‧「奇蹟項鍊」:散發著光芒的項鍊,前端有著十字型狀。魔力+15 --──────────────────────────────── 3‧「招財錢幣」:傳說中可以招來財寶的金幣。幸運+10 --──────────────────────────────── 「小空~這個也很好玩喔~詛咒娃娃。」桂將攤販賣的娃娃拿起。 「………」(眾汗) 「真令人驚訝。」罪看著來回竄動的稚空說。 背後雜音:「這個要怎麼用?」 「是阿…居然有人會把詛咒娃娃直接拿起來用在你身上…」焰斬指著罪的背後。 背後雜音:「只要把毛髮放到娃娃裡面,然後………」 「懂了!把罪的毛放進去(當然是偷拔的XD),然後~釘下去!」 「嘎呀啊啊!」罪抓著背大叫,「你們…兩個傢伙!」罪爆著青筋瞪著桂與稚空。 「啊哈哈~生氣了~」 「快逃快逃~」稚空跟桂快速的逃離,跑往更前面的攤販。 煌走到罪旁邊,「確實很令人驚訝,昨天發燒跟重傷沒想到,隔天馬上生龍活虎…」 焰斬:「………」 --──────────────────────────────── 昨天晚上…稚空被送到醫院醒來時… 被送到醫院的稚空,躺在床上,「嘎啊啊啊!好痛…好熱…好像被火燒似的…嗚啊…」稚空抓著胸口,左右不停的翻轉。 「現在…變好冰…好冰…」 「克拉克醫生!?怎麼回事!」 「這個是…」醫生(熊獸人:克拉克‧阿勒斐特)摸著下巴思索著,「不妙阿…十之八九是『精神污染』。」 焰斬荒張的抓著醫生,「你說什麼!?」 「………先生請你冷靜一點。」克拉克將焰斬的手移開,「『精神污染』…他剛剛有被原生種攻擊對吧?」 「呃!是…是…都怪我…沒有好好保護他…」焰斬的臉垂下來說。 「………」克拉克:「我知道了!」 「沒問題嗎?」煌說,內心OS:『他剛剛還叫人抓我們…真是很難相信。』(上一章的劇情) 「不要小看我…我可是非常的強的醫生呢!」克拉克說著,露出邪惡的笑容。 桂(爬到一半被送到醫院)看了問,「怎麼說?黑X克~」 「你還記得你剛出發時你城中賣的藥品嗎?」克拉克問。 「我想想看…創傷藥(HP回復100)…解毒劑(解毒)…電眼(解除麻痺)…曼秀X敦(治療燒傷)…特濃咖啡(解除睡眠)…大概就這幾樣。」焰斬數著手指說著。 「哼哼…RPG鐵則之一…離一開始城市越遠能買的藥種類就越多,後期旅館的價錢會變貴,不管是多們破爛的店,在很後期出現的話,什麼藥都會賣~武器也是一樣~就算你一開始出現在哪一個繁榮的城市,只要在很前面~就只能買到木棒之類的爛武器。」 作者:「真是一針見血…」 『………我們國家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國…居然只有賣初學者村落的東西…哀…該死的RPG鐵則。』焰斬心想。 「那…那又怎樣?」煌問。 「哼!這裡可是賣著可以讓體力!魔力!所有異常狀態回復的最高級藥品阿!」「喀嚓!」克拉克帥氣的翻開櫃子,閃耀的光芒照耀到焰斬一群人身上。 「這!這是…發霉的四角褲…」 「還有會發光的香菇…」 「好臭………」 「啊!不是這個!」克拉克慌張的將櫃子關起來, 「你幾年沒清了?」 克拉克不好意思的將整個櫃子推到外面去=\\\=,(ˋ)>3<(ˊ)並生氣的說:「要!要你管!啊!病人………」克拉克突然想到稚空的事並看向病床。 「@」#&*@*(#︿@*(#@」稚空說著奇怪語言<-(正在跟宇宙大地萬物交談) 「糟糕了!!!!你們快點幫忙!」 「可惡!這個庸醫!」 「少廢話!快點拿冰袋跟熱水袋!」 「好的…冰袋!熱水袋!嘎啊!」(跌倒) 「然後還要電鑽…」 「………」 「那這個呢?要嗎?」 「那個也拿來好了。」 「等等!桂!你拿按摩棒給他做什麼!?」 「先將他的體溫維持,我用衝楊控制病患身旁的溫度!」 「這還差不多。」 就這樣過了一晚,稚空忽冷忽熱的身體終於平靜了下來。 「對了…『精神污染』畢竟是直接對心靈的攻擊…所以用藥是沒辦法醫的,所以將來多少會有後遺症。」 「後遺症?」 「就是………」 --──────────────────────────────── 精神污染:『被原生種攻擊過後,黑暗面會永遠被束縛。』 ----────────────────────────────── 「焰斬!焰斬!」 「呃?」焰斬回想著克拉克的話時,被稚空拉回現實。 「哈哈~」稚空笑著問:「你在想什麼?」 焰斬被稚空的笑容萌(?)到0\,「沒有啦~怎麼了?」 「是任務單耶!」稚空指著在城鎮中張貼訊息的佈告欄。 「正好,盡量找一些B~S級的任務,嗯…怎麼全都一些芝麻小事…通…通廁所?(E級)」 「教訓我家死鬼,還附註請溫柔一點…這…(D級)」 「嗯?」稚空發現一張最為顯眼的單子,「國王阿克利多斯在酒店被發現…連國王也會深陷其中的酒店紅牌小美等你…」 「啪嚓!」焰斬將廣告單搶過來,「哈啊!!!!」一口氣撕毀。 「………………」全部的人都看著焰斬。 「咳!總…總而言之現在要提高我們知名度!(聲望值)不然我們連卡古鎮都出不去。」 「對喔…忘記了!我們之前能出去也是因為有國王許可。」煌說。 「現在不管去哪個地方,都必須雇用傭兵才能出城,雖然我們也很有實力,但那些傭兵為了賺更多的錢一定會把我們攔下來的,到時候還要浪費多餘的體力跟傭兵戰鬥。」 「那就…僱用一個就夠了吧?」 「一個5萬『阿克斯』…」 「咦?這麼貴!」罪大聲的說。 「那大概是多少?不懂這裡的幣值…」 「呃…創傷藥一瓶100阿克斯,所以至少可以買500瓶。」 「冏」全部的人一臉冏樣。 「嗯…這個怎麼樣?S級的…」 「哦?我看看…調查礦坑中發生了什麼事…目前有30個人失蹤了。」 --──────────────────────────────── 任務分成A~E級  但其中又有S是難度最高的等級 E則是最低的等級 ----────────────────────────────── 卡古鎮:傭兵公會 「什麼!?你們瘋了不成?這個禮拜接了這個任務的32個傭兵都失蹤了!」櫃檯的服務人:傑斯(犬)驚訝的說著。 稚空:「咦?連傭兵也?」告訴 「如果加上進去工作的工人,已經有122個人失蹤了。」 「原來委託上的數字是…也就是工人數量是…90人!?」 「沒錯~委託單只是虎爛用的,不然沒人肯接任務的話,我們賺什麼錢阿。」傑斯嘆著氣說著。 『………好一個不負責任的機構。』焰斬心想。 「但是這個任務是個好機會…我們接。」煌斬釘截鐵的說。 罪:「煌!?你…」 『煌居然會如此…積極…』稚空帶著崇拜的眼光看向煌,但… 煌帶這堅定的眼神說:「希望貴礦坑挖到的骨頭都歸我。」+.+ 「………」 「等等…請讓我也一起同行。」 「這個聲音是…克拉克醫生?」 「答對了~」克拉克笑著走出來身旁還跟著一名女孩,「你們走的可真急…能解釋一下我放在櫃子中的藥品怎麼都不見了嗎?」爆青筋。 「………」除了稚空以外其他人都冒冷汗。 「我們通通搜………」稚空還沒說完,焰斬將路上買的包子將稚空的嘴塞起來。 「嘎股嘎咖嚜?(焰斬做什麼?)」 「啊哈哈~」焰斬想用傻笑矇混過去。 「………算了,這件事先不跟你們追究,你們要去礦坑內嗎?請務必讓我同行,如果失蹤的人受傷或是你們受傷了我也可以幫上忙。」 「好啊~如果有醫生同行的話,一定能幫上忙的,咦…你身旁的女孩是?」 「她是我的女兒,安娜,15歲~昨天他很早就睡了,你們沒看到,安娜跟她們打聲召呼。」克拉克笑著說。 「你們好…」安娜在一旁低著頭說著,看來是非常內向的女孩。 「妳好。」罪心想:『克拉克大概也才30出頭吧?15歲?克拉克這麼早就生小孩拉…但是那女孩明明就是貓獸人…養子嗎?』煌心想。 「嗚。」桂嘟著嘴看著克拉克跟安娜,『想跟我搶飯碗!?』<-桂是補師 「安娜~你就留在這裡等我們消息吧。」 「我知道了…爸爸。」 「就算知道你們是去送死~該辦的事還是要辦。」傑斯說。 「?」 「嗯哼~」傑斯咳了一聲。 「拜託你們!勇者大人!在夜晚卡古鎮的礦坑都會有奇怪的聲音(迷之聲),已經好幾個人進去沒有再出來了。」 「就是這樣~要先這樣才能算是委託成功。」 「………………………………………………………………………………………」 ---─────────────────────────────── 如此這般~稚空等人接了這個任務… 卡古鎮任務:礦山中的惡魔 獎賞:「知名度+3、獎金20萬阿克斯」 礦坑內部…雖然放有火把,但因為很多人失蹤,也已經燒光沒在更換了,所以只好以桂的法杖發光前進。 稚空:「真方便。」 焰斬:「是阿~真沒想到桂也能派上用場。」 煌:「這樣說太過份了吧?」 罪:「反正他也只有這種能耐。」 「啊哈哈哈哈~~~」和樂融融。 「………」桂走在前頭,嘴巴咬著嘴唇,眼淚猛流。 「…沒事吧?」克拉克在一旁關心,內心:『啊哈哈哈~』 詭異的感覺突然一瞬間的出現,「!」 「喂喂…感覺到了嗎?」罪說。 「果然是原生種,這樣八成是寄生在那些失蹤的人身上…怎麼辦?」煌問。 稚空:「寄生在身上…?這樣有辦法分開嗎?」聽到焰斬說是寄生在人身上,稚空就擔心了起來。 「跟寄生在樹上的原生種其實有些不同,被寄生的人除了身體意外『能力』會被竊取,但是弱點卻暴露在身體外面。」 「弱點?」 「恩~寄生在樹上時我們是看不到原生種本體的,所以要一併將樹打爆,但寄生在人身上時,原生種會覆蓋在宿主的周圍,將宿主完全保裹住,雖是為了完全控制宿主,但弱點反而更大,應該不會很困難才對。」 「咖…咖…滴答~滴答~」物體拖行的聲音與水滴的聲音慢慢的逼進。 「來了!」焰斬才剛說完,一個全身被黑色黏液包覆但能看透過去的礦工步伐不穩的走了出來,雙眼無神,咖的聲音是手上的鐵撬拖行在地面時發出的聲響。 「嗚…啊…」被寄生的礦工動作有些僵硬,舉起鐵撬奮力的衝了過來,「嗚啊!」 「吵死了!」煌賞他一腳迴旋踢,只見礦工就這樣被踢飛撞到牆壁就昏倒了,覆蓋在身上的原種,全部躲進礦工的嘴巴裡。 「喂喂!原生種還躲進嘴巴裡啊!」罪跟煌說著並不停的踹礦工的肚子。 「………」稚空留著汗看著,『人家好歹也只是平名百姓,被這樣打好嗎?』 「嗚啊!嘎呀!嘎嘎!乎嘎!」(凌虐中) 「嗚噗!」只見礦工吐出一團液體,那團液體左右晃動想再度找人寄生。 「開什麼玩笑!」煌生氣的用力踩下,液體如爛泥般的炸開了。 稚空盯著那堆爛泥,「這個就是…原生種的原型阿…跟『史萊姆』好像。」 「那是什麼?」 「沒事沒事,我自言自語…那位礦工沒事吧?」稚空笑笑的說。 「不會很嚴重~頂多肋骨斷個幾根罷了。」罪笑著說。 『那很嚴重吧?』稚空心想,「嗯…那…」 選項 稚空(你)的回答是? ---─────────────────────────────── 1‧「先將這位先生送出礦坑外吧!」 「我知道了,在這裡製作一個傳送點,將他送到礦坑外。」焰斬說完,便用了法術再遞上畫了一個魔法陣。 「嘿咻~」誌空跟焰斬將礦工放上魔法陣上。 「轟~」將礦工傳送到礦坑門口。 「小空,這樣就沒問題了。」 「嗯。」 ---─────────────────────────────── 2‧「桂跟克拉克能治好他嗎?」 「交給我吧!」桂說。 「不!應該交給我!」克拉克說。 (桂使用了治療術)「我先的!」 「誰怕誰!」(克拉克治癒術使用) 『他醒來該不會會腦中風吧?』稚空心想。 --──────────────────────────────── 3‧「那我們繼續前進吧!」 「就是這樣!小空!」煌說。 「對啊!對啊!將那些傢伙通通打倒吧!」罪說。 稚空回答:「嗯!」 --──────────────────────────────── 於是稚空一行人繼續前進… 走到一半,克拉克停了下來,「是我多心了嗎?」克拉克說著。 全部的人回頭問:「什麼東西?」 「越進到礦坑就越潮濕…」 稚空擦著汗水,「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是剛剛走進來就感覺不太舒服。」 「小心一點,如果滑倒就不好了。」 「啪嚓!」黑暗中有種東西襲來。 「什麼東西!」煌拔出腰間的刀,擋住物體,但是那物體卻從固態轉換成液態,「什…什麼?這個是…水?」「啪嚓!啪嚓!」水將刀子包覆住變硬聲碎裂了。 「可惡!我的刀!嗚啊!」刀子碎裂後被水柱一甩碎裂的刀片刺進了煌的手臂裡。 「煌!」稚空見到煌受傷並要上前探望。 「啪嚓!!!」「稚空!小心!」克拉克看到那水柱企圖攻擊稚空,並將稚空推開,那水柱貫穿了克拉克的手臂,另一道水柱綁住了克拉克的腳。 「糟糕!咕啊!」克拉克被拉進了完全漆黑的礦坑深處。 「克拉克!!!!」 --──────────────────────────────── 選項解析1 選1「青色羽毛」 焰斬:「小空好像很喜歡這個呢…」(買下) 焰斬好感度+1 獲得:青色羽毛 --──────────────────────────────── 選2「奇蹟項鍊」 煌:「小空剛剛好像有瞄了這個一下…」(買下) 桂、煌好感度+1 獲得:奇蹟項鍊 --──────────────────────────────── 選3「招財錢幣」 罪:「剛剛小空好像在看什麼…咦?招來幸運的錢幣?」(不買下) 罪好感度+1 --──────────────────────────────── 選項解析2 選1「先將這位先生送出礦坑外吧!」 焰斬好感度+1 --──────────────────────────────── 選2「桂跟克拉克能治好他嗎?」 桂、克拉克好感度+1 --──────────────────────────────── 選3「那我們繼續前進吧!」 煌、罪好感度+1 獲得:罪的詛咒娃娃(攻略物品) --──────────────────────────────── 下一章 支線任務篇:卡古鎮任務:礦山中的惡魔(下篇) 「可惡的怪物…別小看我,我可是很久沒有戰鬥了呢…」 --──────────────────────────────── 作者瞎扯: 嗯…天氣很好!!!(被巴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