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咦?我是救世主!? 第六章卡古鎮任務:礦山中的惡魔(下篇)

---─────────────────────────────── 克拉克被捉不久,桂緊急處理了煌的傷口後,稚空一行人並急速強往救援。 「喀!喀!喀!喀!」「呼哈…呼哈…」腳步聲與喘息聲在礦坑中迴響。 「小空!慢一點!這樣很危險!」 「不行!我不能慢下來!啊!」由於地面濕滑,稚空跑的太急跌了一跤。 看到稚空跌倒,其他人想扶他。 「不要碰我!」稚空喊著 選項 稚空(你)會接著說? ----────────────────────────────── 選擇1‧『可惡!都是我的錯!克拉克才會…』 「小空…沒問題的,克拉克會沒事的!」煌說。 「可是…」 「沒有錯!現在可不是鬧彆(ㄅ一ㄝˋ)扭的時候!你想救克拉克吧!」焰斬抓著稚空說。 「嗯…嗯!」 「加油!」罪笑著說。 「那站起來吧!」焰斬將稚空扶起。 --──────────────────────────────── 選擇2‧『讓我自己站起來!』 「沒問題吧?」焰斬再一旁說。 「我…沒問題!所以…繼續前進吧!」稚空緩緩的站了起來。 「真不愧是小空!」煌說笑著說。 「小空那我們走吧!」罪說。 「腳很痛吧?我幫你治療!」跪蹲下來治療稚空的腳。 「桂…謝謝你。」 ---─────────────────────────────── 選擇3‧『啊…好痛…我的腳…』 「小空!沒有事吧?」焰斬蹲下來看著稚空的腳。 「桂!快過來!」煌喊著。 「交給我吧!」「嗡………」桂施展了治癒術幫稚空治療。 「………」「嗚…」稚空突然哭了起來。 「小空?還很痛嗎?」焰斬著急的說著。 「不…如果我再強一點…克拉克就不會…」 「笨蛋!」罪生氣的喊著。 「!」 罪:「現在可不是給你哭的場合!現在最重要的是救克拉克與那些失蹤的人吧!」 「………」稚空擦了擦眼淚,「嗯!」。 「小空~很好喔!就是這種氣勢。」煌笑著說。 ---─────────────────────────────── 就在稚空一行人的努力下,終於殺到最後一層。 「吼啦!!!」被寄生的曠空與傭兵相繼出現。 「吼!」被寄生的傭兵將鎖鍊投擲出去,將焰斬的左手捆住。 「嘶…」鎖鏈越來越緊,「哼!」焰斬將衝陽聚集在左手臂,並往後一拉。 「嘎!?」寄生種被拉過去,「快給我脫離這個身體!這個怪物!『龍突襲』!」焰斬使用肘擊重重的往傭兵的肚子上撞過去。 「嘔!」傭兵被重擊肚子,讓傭兵身體內的原生種吐出,「哈!」焰斬並迅速將原生種採爆。 ---─────────────────────────────── 「吼!」三個寄生種礦工圍著稚空發動猛攻擊,手上的十字稿不停的揮動。 「可惡…嗚!阿修迪斯拜託你在撐一下…」稚空使用阿修迪斯製造出來的水晶翅膀抵擋攻擊。 「碰!碰!碰!碰!碰!」礦工的攻擊越來越猛烈。 『不行…我不能跟其他人求救!也不行使用太強烈的攻擊!只要把寄生種逼出來就可以了!』 「吼啊!」三個礦工同時舉起十字稿,「就是現在!阿修迪斯!『水晶拳』!」背後的翅膀的尖刺部分變成了拳頭,並往三個礦工的肚子從下方揍上去。 「嗚喔!嘔!!!!」礦工吐出原生種後就暈倒了,「別讓那些原生種逃了!接下來是!『猛踩碎』!」阿修迪斯變成腳的形狀,並將吐出的原生種一一採爆。 ---─────────────────────────────── 「轟!轟!轟!」拿著大刀寄生種傭兵不停揮砍著。 煌抓著一邊比較嚴重的手,「喂喂…是不是不太妙?」煌由於負傷武器還被破壞,無法隨心所欲的戰鬥。 「吼啊!」大刀快速落下,「嗚啊!」煌一時站不穩被砍了一下,並跌坐在地上。 「呼哈…呼哈…」煌喘著氣,「吼啊…」眼看傭兵不停的逼近,煌左右觀看有沒有可用的武器。 「吼啊!!!!!!!!!」 「哈啊!」煌將腳往上踢,踢重了傭兵的下巴,讓傭兵的臉朝上,「『骨重擊』」!並拿起地上的骨頭往礦工的肚子用力一錘,「嘔!」原生種立即吐出,「死吧!」原生種一掉到地上,骨頭並重重的將原生種打爆了。 ---─────────────────────────────── 「吼!」寄生種傭兵一聲大吼,大鐵球、長矛、雙刀,全都往罪的斧頭攻擊。 「碰!」重重的一擊,罪被逼到了角落。 「…」罪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不愧是傭兵!沒一下攻擊都很…強!而且還不能使用全力!連我都感到有點吃力了!」 「吼哈哈~」三個傭兵跳起來並要給罪最後一擊。 「哼!」罪拿起來斧頭將木頭的那一端插到地上,「『大地氣息』!」像是有強風吹襲般,「嘎啊!?」強烈的風壓將傭兵困在空中。 罪跳起來鎖定無法動彈的傭兵,「哈!這樣就沒辦法動啦!喝!」罪賞了每個傭兵肚子一拳。 「嘔!」原生種一被吐出,也被風壓封鎖在空中,「哈啊!消失吧!」罪抬起腳再將三隻原生種打爆。 ---─────────────────────────────── 「『瞬間移動』!『瞬間移動』!『瞬間移動』!」桂在稚空一行人與原生種打到的期間,將被打倒的礦工與傭兵傳送到礦坑門口,以免再度被原生種寄生。 「呼…呼…呼…這就是全部了吧?」桂喘著氣擦著汗問。 「呼…呼…」一行人經過激烈的戰鬥都顯得疲憊不堪。 --──────────────────────────────── 在礦坑的最深處……… 「呃…呃!?」克拉克在被拖行的過程中昏了過去。 「醒來啦…醫生…」 「誰!?」 出現在克拉克面前的是,一張水做成的大臉,雖然是透明的但能清楚的看到曲線,「我是…水之精靈『梅爾斯』。」 「梅爾斯…你是…在不遠處保護池塘的精靈吧…你怎麼會被那污穢給污染了!」 「哼哼…隨你怎麼說…反正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嘔!!!」梅爾斯從嘴中吐出大量的原生種。 梅爾斯飄移到克拉克旁,並包覆住,「哼哼…讓我看看你心中的黑暗吧…」 「呃!什麼!」 「要讓我的寶貝寄生的話~就必須看透你的心靈~哼哼哈哈。」 「咕!!!」 ---─────────────────────────────── 克拉克心中的黑暗……… 「好痛!醫生!殺了我!殺了我!」 「嘖!壓住他!注射鎮定劑跟麻醉劑!」 「碰!!!」爆炸的聲響。 「不好了!醫生!第一部隊跟大三部隊大破!」 「通通送來這裡!」 「呼…嗚…嗚………」 「醫生!第三病床的病人病情惡化!」 「嘖!太多人了!沒辦法!」克拉克將他身上的笛子拿出,「只好靠衝陽的笛聲來治療全部的人!」 「帶來這首『充滿薰衣草的場所』~~~~~」悅耳的笛聲,讓在場的人都感覺到幸福,病人的傷也開始快速回復,但是由於人數太多克拉克也顯得非常的疲憊。 「呼…呼…呼…」笛聲一停止,幾乎所有人的傷都治療好了,就連被刀砍斷的手腳也都長回來了。 「醫生!太好了!不愧是『心靈治癒之笛』。」 「哈哈哈哈哈~太精采了~醫生。」刺耳的聲音才醫療帳棚外傳來,走進了三位獸人。 「你是?」 「醫生…他是敵方的人!」 「什麼!」 「我的名字叫做賈賽(犬獸人),像你這種人才…應該為我們效命才對…」 「很抱歉…我拒絕!吃屎先生!我沒有必要加入傷害我國人民的軍隊!」克拉克生氣的說。 「哦?那如果我這麼做的話?」「啪搭~」敵方部隊長一彈指,旁邊兩名獸人,雙手向前指著一旁的醫療人員,「『鋼衝刺』!」才剛說出,兩名獸人的手指伸長衝往那名醫療人員一瞬間貫穿了心臟當場斃命。 「呀啊啊啊!!!殺人了!!!」帳棚內的人尖叫著。 「吵死了!在吵通通殺光!」賈賽大聲吆喝著。 「你!」 賈賽噁心的笑容浮現,「如果不想讓這些人跟他一樣的話~就乖乖聽我們的話吧…」 「嘖…我…我知道了。」克拉克為了保護帳棚內的人跟著賈賽走出帳棚。 「………」才剛走出帳棚,「動手!」 「是!『鳴動天雷』!」話剛說出,兩名獸人一同詠倡毀滅魔法『鳴動天雷』,由於兩個人一起詠倡速度甚快,克拉克根本來不及阻止。 「轟!!!!!!!!!!!!!」大型魔法的聲響伴隨著慘叫聲。 「啊啊啊啊!!!!」 「呀啊!!!!!!」 「快!快住手!快住手啊!!!」克拉克想前往阻止,卻被賈賽攔了下來。 賈賽抓著克拉克的肩膀,「ㄟˊ~別衝動阿~醫生~把這場好戲欣賞完再說吧。」 「啪搭…啪搭…」魔法停止後,只剩下有著原本形體的焦炭。 「啊…啊!!!」克拉克甩掉賈賽的手,叫著跑向焦炭堆中,想找尋生還者。 「沒用的!醫生~哈哈哈哈~~~」 「可惡!可惡!」克拉克不停的翻找著還閃著紅光的焦碳,「醫生…救我…好痛…好痛…」微弱的聲音從焦炭中傳出。 雙手已經灼傷的克拉克繼續翻找,終於讓他找到了求救聲音的主人,「沒事吧!?我馬上為你治…」克拉克還沒說完,「噗滋!」『鋼衝刺』早以貫穿了生還者的腦袋。 賈賽摸著額頭,「真是的~美妙的劇終有了個汙點~」 「可惡的傢伙!!!!!!!!」克拉克生氣的衝向賈賽。 「哼哼~動手~」旁邊的部下並立刻將克拉克踹飛出去,還撞到了一旁樹幹,並慢慢滑落下來。 「嗚啊!」 「醫生~放棄吧,乖乖的加入我們~還是你想要跟我們打啊?哈哈哈哈哈~你能殺人嗎?醫生~不行吧?你不覺得聽那些人的哀號是種享受嗎?哈哈~哈哈~」 這句話激怒了克拉克,克拉克拿出笛子,眼神非常的憤怒。 「你想要吹奏給我聽啊?好啊~來啊~」 「可惡的敗類!這首歌就當成你的送葬曲吧!!!!!~『哀號的圓舞曲』~!」笛聲婉如惡夢般的旋律… 「這個是!!!嘎啊!!頭好痛!好痛!啊!!!!!!」賈賽抓著頭慘叫著。 『消失吧!!!!』笛聲中的怨恨流進賈賽與他那兩名部下的腦中。 「嗚噗!」三人的腦袋像爆炸的報散開來,噴出的鮮血將克拉克與笛子染紅了。 「沒錯…這是我…第一次殺了人…醫生是救人的職業…但我卻殺了人…連笛子都產生了變化…『惡耗悲鳴的豎笛』…我真是…嗚啊…嗚啊…」 看著幻影的克拉克漸漸的感覺到痛苦。 「沒有錯醫生~你是殺了人…我可以幫你~嘻嘻~」 ---─────────────────────────────── 「克拉克!」稚空一行人趕到。 「那!那是什麼?浮在空中的水?」煌看到梅爾斯慌張的說。<-怕水 「勇者嗎?來不及了…在過一下子這個人將完全受到我的控制…現在我水之精靈梅爾斯也要將你們變成我的奴僕!」 焰斬瞪著梅爾斯說:「連守護池塘的精靈也被原生種寄生了…」 「哼哼~」梅爾斯笑了起來,「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一件事啊?」 「!?」 「不是我被寄生…是我自己將原生種吃下去的~」 「什…!」稚空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這麼做…」焰斬問。 「為什麼?」梅爾斯瞪大了眼睛,「這都是為了這個世界著想!莉莉絲女王的理念才是最好的!世界完全的黑暗!不會有任何紛爭!掠奪!戰爭!」 選項 稚空(你)會接著說 ---─────────────────────────────── 選項1‧『那種理想才不是為了這個世界好!』 「吵死了!你們的存在是一種妨礙!乖乖的被我毀滅吧!」 ---─────────────────────────────── 選擇2‧『什麼意思!』 「你們不需要知道!乖乖的被我毀滅吧!」 ---─────────────────────────────── 選擇3‧『廢話少說!把克拉克環來!』 「居然敢對我大小聲!?乖乖的被我毀滅吧!」 ---─────────────────────────────── 「這個女人瘋了嗎?」罪笑著說。 「誰說我瘋了!今天就要在這裡將勇者拿下!」 「做得到的話你就試試看啊!」稚空將阿修迪斯做成劍,「小空!」雖然焰斬想阻止,稚空還是毫無顧慮的就衝了過去,直接刺進了梅爾斯的臉上,「成功了?」 「愚蠢!」梅爾斯化為水的狀態,「勇者居然如此的輕率!看來今天就可以在這裡打倒你!然後那個身體就成為我的東西吧!不過用精神污染太慢了…那就…」水以飛快的入速度讓整層礦坑淹水。 「糟糕了!嗚啊!!!」全部的人都被水給沖滑倒。 「啊哈哈哈!!!是你們太蠢了!!!被我錯殺了可別怪我!!!如果沒被淹死…就乖乖成為我的魁儡吧!」 『完了…我們之中沒有人懂水性…嗚………』焰斬心裡想著,也漸漸的沒了氣息。 ---─────────────────────────────── 受到幻覺影響的克拉克… 「沒有錯醫生~你是殺了人…我可以幫你~嘻嘻~」 「醫生!」稚嫩的童音喊著。 「什麼?」 「安…安娜!你沒事嗎?」出現再克拉克面前的是一位貓獸人女孩。 「這個女孩是!?」梅爾斯好像沒料到有這位小女孩幻影的樣子。 「安娜…沒錯那個時候…只剩下安娜存活…並接納我…那個時候開始…你就是我女兒…我就是你爸爸…我不能死在這裡…」克拉克說著,並想掙脫水的幻覺。 「哈哈!不…不可能的,就算你想掙脫幻覺!你還是會死!現在你醒來還是一樣會被淹死的!」 「哼哼…掙脫幻覺的方法我當然知道…我可是醫生呢…」克拉克將雙口放到後方,並將自己的小指一口氣折斷。 「!」克拉克一睜開眼睛,並迅速脫離束縛,『這裡的岩壁都因為水的關係顯得異常薄弱…那就一口氣!』 「哈啊!」克拉克一拳揍在薄弱的牆壁上,「碰!」打出一個大洞要讓水流光,並將被淹走水中的一行人一個個的攔住以免跟著水流出去。 「………嗚!嗚嘔!咳咳!」稚空吐出水便咳著,「克拉克?」 克拉克笑著說:「現在先別說話。」並站起來,「你們先休息吧,接下來就交給我。」 「想跟我打啊?醫生…我可是水阿~就連你笛子歌聲也沒辦法傷我一根寒毛。」梅爾斯笑著,並擺弄他那水的軀體。 「可惡的怪物…別小看我,我可是很久沒有戰鬥了呢…」克拉克手握著拳,「別誤會了,對付你不要用到笛子…」 「什麼!?」 「哼!」克拉克一口氣衝到梅爾斯的前面,「肉搏?沒有用的!」 「誰說是肉搏…」克拉克將手揍進梅爾斯的胸膛裡,「就跟你說沒有用了!還有你知道將手摸進女人的胸膛是非常不禮貌…」 「吵死了…『雷光掌』!」克拉克的手發出強力的電流,「嗚啊啊啊!!!」 「『電擊』雖然可以幫人心臟按摩…但是也能用來戰鬥…」 「可惡的傢伙!!!」梅爾斯瞪大著眼,被用水圍住克拉克,企圖淹死他。 「你這樣跟飛蛾撲火是一樣的道理…」克拉克露出笑容。 「啊!糟糕!快!快住手!快…」 「你就這樣慢慢的蒸發吧…『雷光體質』!」克拉克全身發出強烈的電擊,「啊啊啊!!!!!!」梅爾斯發出慘叫,並慢慢的消失了。 「結束了…」克拉克擦拭著嘴角的血。 「好…好厲害!」稚空驚訝的說並跑向克拉克。 「還好啦~畢竟我也是醫生阿~」克拉克笑著說。 『這種戰法只有特殊體質的人承受的了…』焰斬心想。 「你們三個快起來了!」焰斬叫著昏過去的三人。 煌、桂、罪三人糾纏在一起,叫都叫不醒。 --──────────────────────────────── 選項解析1 選擇1‧「可惡!都是我的錯!克拉克才會…」 焰斬、煌好感度+3,罪、桂好感度+2,克拉克好感度+1 ----────────────────────────────── 選擇2‧「讓我自己站起來!」 桂、罪好感度+3,煌、克拉克好感度+2,焰斬好感度+1 --──────────────────────────────── 選擇3‧「啊…好痛…我的腳…」 克拉克好感度+3,罪、焰斬好感度+2,桂、煌好感度+1 --──────────────────────────────── 選項解析2 選擇1‧『那種理想才不是為了這個世界好!』 焰斬好感度+1 ----────────────────────────────── 選擇2‧『什麼意思!』 煌、桂好感度+1 --──────────────────────────────── 選擇3‧『廢話少說!把克拉克環來!』 罪、克拉克好感度+1 ---─────────────────────────────── 『龍突襲』:「將衝陽聚集在手肘在給予重擊。」 『水晶拳』:「阿修迪斯分散出翅膀後,尖端的地方變成全頭攻擊。」 『猛踩碎』:「阿修迪斯分散出翅膀後,尖端的地方變成腳給予強烈重擊。」 『骨重擊』:「將衝陽集中在骨頭上,在給予重擊。」 『大地氣息』:「將大地之斧插在地面上,釋放出大地的生命氣息。」 『鋼衝刺』:「指甲變的跟鋼鐵一樣堅硬可以變的很長,但是太長會導致太重而斷裂。」 『雷光掌』:「將雷係衝陽聚集在掌中央可以分成遠距離型與近距離型。」 『雷光體質』:「全身通電讓近身戰的敵人觸電。」 ~『哀號的圓舞曲』~:『世界上最痛苦的人發出的最痛苦的旋律,據說連吹奏者都會接收詛咒。』 ~『充滿薰衣草的場所』~:『讓人感受到薰衣草的花香,心神放鬆,連所有的傷都能治好(外傷)。』 -----───────────────────────────── 特別收錄:溺水 「勇者居然如此的輕率!看來今天就可以在這裡打倒你!然後那個身體就成為我的東西吧!不過用精神污染太慢了…那就…」水以飛快的入速度讓整層礦坑淹水。 此時的煌……… 「嘎啊!水!水!水!呼魯!!!!」(溺水中) 『應該可以撐個幾分鐘…趁現在找看看有沒有比較薄弱的牆…』<───罪稍微懂點水性。 罪為了尋找可以施力的牆壁,「喀喀喀!」(敲打牆壁) 『這裡可以…嗯?』罪正準備要打爆牆壁並預備時,一轉頭他看到了,溺水的煌(表情痛苦)。 「噗噗噗噗!!!!」罪因為嚇到將空氣吐出。 『啪嚓…』煌抓住了罪的腳。 「朴度嘎固股的咬!」(不要抓住我的腳!) 『啪嚓…』桂抓住了罪的腳。 「理屋舖霸掰!」(你們快放開!) 「噗~~~~~」 就這樣罪也跟著溺水了……… ---─────────────────────────────── 下一章 拋下過去的一切戰鬥吧! 「老大!你回來了!」 --──────────────────────────────── 作者瞎扯: 最近比較忙~打的不是很好>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