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約束之地 最終章 真正的約束之地!將與你一起…

--───────────────────────────── 「嗡…嗡…嗡…」 「什麼什麼!?這種…讓人難受的旋律…」嵐焰摸著頭說。 魔婆閉上了眼睛說:「糟糕了…終結世界的旋律…『終焉的樂章』開始了…」 「碰!」人類首都傳來東西崩壞的聲音。 「那是什麼?」 「嗡…嗡…嗡…」只見銀翼浮在空中,背後出現了類似黑洞的東西。 「小翼?是小翼!」 「將這世界帶往『約束之地』的旋律…快一點!」 「好!」銀牙飛快的趕往聖殿,『小翼!等我!』銀牙心想。 ---──────────────────────────── 地點:??? --───────────────────────────── 銀翼:「這樣就結束了…嗎?如果到了『約束之地』的話…我一要當獸人…這樣就能跟哥哥一起…」 ???:「看來這個世界也一樣…人類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銀翼:「咦?」 ???:「我說~人類阿~總是再重蹈覆轍…」 銀翼:「………!」 ???:「不管『約束之地』是多們的完美…最後的下場都是一樣…不得不在使用『奏者』的力量…但是被強迫發動『奏者』還是第一次呢。」 銀翼:「………」 ???:「哼哼…不過我也沒有資格說話…只不過是再創造一個世界而已…也是我『神人』的使命阿…」 銀翼:「咦?神人是什麼?你不是跟我一樣是我嗎?」 『神人』:「是沒錯啦…只要我跟誰一起轉世…我就是誰…」 銀翼:「………」 ---──────────────────────────── 地點:人類首都:安列瓊斯:街道 --───────────────────────────── 銀牙一行人在空無一人的人類首都街道上奔跑著。 「奇怪…奇怪…太奇怪了…」蒼月邊跑邊說著。 「哪裡奇怪?」獅霸問。 銀牙左顧右盼,「確實很奇怪…一個人都沒有…」 「你們沒注意到嗎?這也難怪…你們都是『調律者』,難怪你們沒感覺…那道旋律讓普通的獸人、人類、精靈等等的生物都睡著了,那旋律正在一點一滴的吸收哪些人的能量,而我用了一半以上的魔力在抵擋那道旋律。」魔婆說。 「吸收?」 「是阿…為了製造出『約束之地』,要製造一個世界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當然需要能量…不管是人類還是獸人…和整個世界…」 「也就是說…這整個世界跟『原料』是一樣的…就為了製造出『約束之地』。」 「在古老的書籍上有記載…將人帶往『約束之地』是一種犯罪行為,因為付出的代價太大了…當然這種書籍不可能是古人瞎掰出來的…」魔婆說。 「也就是說…」薩德邊跑邊想著,「這個世界本身就是『約束之地』?」 魔婆笑著說:「沒有錯,不愧是薩德。」 「咦?咦!什麼意思?」獅霸還搞不清狀況。 「笨阿!」嵐焰罵著獅霸,「意思就是,我們這個世界是靠著前一個世界的能量製造出來的。」 「那小翼現在!」 「如果不快點阻止小翼的話…這個世界…」 「小翼…」 『有一件事我很在意…如果是要製造出『約束之地』…應該需要『銀牙』、『蒼月』、『嵐焰』、『師霸』、『薩德』,這五位身為樂器的『調率者』才有可能成功…為什麼?』魔婆心想。 --───────────────────────────── 地點:??? -────────────────────────────── 『神人』銀翼:「不管是在『元素世界』…還是『物質世界』…人類的結局都是毀滅…我不知道已經看過多少次了…雖然這次的世界走向是『元素世界』…但我不得不說一下…『物質世界』的人類科技過於發達,導致『臭氧層』破裂,紫外線的問題發生,大量奪取自然界的資源…『天然氣』…『石油』…『礦產』,『物質世界』兩極冰地融化海平面上升,多少自然樹林被破壞,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戰爭…『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世界大戰』,從海中過度捕撈資源『濫捕』,『盜獵者』造成動物絕種,各地的『沙漠化』,『核能』的運用…大地寸草不生,導致生物突變,那些突變的生物只有被人類殺害一途,太多太多的錯誤…最後世界各地的天氣異常,整個世界在一瞬間凍結了,不得已…只好將整個世界在次調整…帶往另一個『約束之地』…獸人種族的誕生就是為了阻止人類的重蹈覆轍…」 『神人』:「算了,你也聽不懂我再說什麼,呃?看來有礙事的人來了…『銀牙‧諾爾』…前『律整者』的轉世之一…」 銀翼:「哥…哥…?」 『神人』銀翼:「你還是很在意…但是太遲了…這個世界已經完了。」 銀翼:「可是…我…」 『神人』銀翼:「放心吧…你可以帶著你的哥哥一起走…下定決心吧,為了讓你的心更加堅定…看看我的記憶吧,然後將人類抹滅。」 銀翼:「!」 -----────────────────────────── 地點:人類首都:安列瓊斯 崩壞的聖殿 銀牙一行趕到聖殿……… 「小翼!」銀牙對著上方的銀翼大喊。 上方的銀翼面向下方的銀牙,「哥哥!大家!」 「太好了!小翼!快點停下來!你知道你現在做什麼嗎?」嵐焰大喊著。 「我知道阿…將這世界與大家一起帶往『約束之地』…這對大家都是幸福的…」銀翼微笑著說。 「轟隆!」一道火焰的往銀牙身上攻擊,當然銀牙快速的跳開了。 大祭司從旁邊出現:「沒錯!是幸福的!所以不准你來破壞!『奏者』繼續詠唱吧!然後我就是新世界的神!」 「………」銀翼看著大祭司,「區區一個人類膽敢命令我?不要妨礙我跟哥哥說話!」銀翼將嘴張開,嘴邊的光線慢慢的凝聚,發出爆破的音波攻擊大祭司。 「碰!!!!!!!!!!!!!!!!!!!!!!!!!!!!」 銀牙看向銀翼,「!」 「嘎啊!」大祭司一聲慘叫,撞到牆壁昏了過去。 「哥哥應該會了解吧?人類是罪該萬死的生物…所以…為了將人類從世界根絕,讓大家一起前往『約束之地』是必要的!」 「小翼…停下來吧!」 銀翼錯愕的問:「哥哥…為什麼?」 「小翼!我們不能像人類一樣!凡事就要逃避!所以…停下來吧!一起回去!」 「………你說不要逃避?回家…?」銀翼將臉沉了下來。 「何必這麼的執著呢?小翼…!」 「因為…我想要跟大家一樣!」 「!」 -----───────────────────────────── ♪相似 你那曲折的命運 看起來與我十分相似 如同迴盪在空氣中的悲鳴 靜靜的哭泣著 每個人都在詢問著 真正的幸福究竟在哪? 對我來說那個答案 就是待在你的身旁 注視著帶來畏懼的瞳孔 我只想活在與你一起的世界中 只是這樣而已 ♪ 你那悲傷的模樣 看起來與我十分相似 在黑暗中蒲伏前進的影子 所恐懼的月光 連惡夢都開始害怕 需要努力到什麼時候? 天空距離如此遙遠 伸手摸不著的天堂 與你飛翔在廣闊的天空 渴望著與你生活的那一片大地 只是這樣而已 ♪ 如果是你 大概會笑著向我點頭吧? 一定會的 ♪ 你那曲折的命運 看起來與我十分相似 如同星星不停閃爍的天堂 不停發出光芒 能夠與你一起的話 任何地方都無所謂 終點究竟在何方? 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 「只要成為了獸人…這樣就能被接受了…所以…所以…」銀翼背後的翅膀越張越大,「嘎啊啊啊!!!!!」銀翼大聲喊叫後,音波將對面的山頭完全毀滅掉。 旁邊碎裂的石塊受到音波的引響漂浮在空中。 銀牙踩著漂浮的石塊接近,「現在只能阻止小翼了!」 銀翼將手伸向銀牙,「哥哥…你們阻止不了我的…這世界就要結束了…」一道光線射向銀牙。 「小翼!」銀牙往旁邊一跳,光線射穿了銀牙踩著的石塊,導致爆炸銀牙被風暴波及,「嗚!」但還是勉強的站到另一塊石塊上。 「反正…你們大家都是因為互相吸引的關係才會喜歡我…」 「!」 嵐焰大聲的叫喊,「不是的!小翼!我們都是真心喜歡你的!」 蒼月也跟著喊,「就算我們會碰面是因為互相吸引的關係!可是…」 「你們騙我!!!!」翅膀開始拍動起來,「消失吧!消失吧!天空!大地!森林!水!都是站在我這邊的!他們人類的所作所為!你們明明知道的!」兩人的說服完全沒有效用,那旋律…大地與森林的悲鳴… 魔婆用右手抓著左手,臉偏向一邊:「他說的沒有錯…天空、大地、森林、水都是站在奏者那一邊的…看來這個世界已經。」 「……魔婆!『調律者』的能力除了與『奏者』共鳴外…如果刻意使用不同的旋律能阻止小翼吧?」薩德問。 魔婆猶豫了一下,「可以讓小翼停頓下來…因為要熟悉新的旋律需要一點時間…但是…」 「但是什麼?」獅霸說。 「如果你們的旋律無法勝過小翼的曲子的話…會被反噬的…歌聲會完全破壞你們的精神…到時候,你們會變成跟廢人一樣。」 「反噬…沒關係!只要能讓銀牙接近小翼就夠了!」嵐焰說。 「銀牙!你就安心的上吧!我們會制住小翼的!」 「我知道了!」 「現在的你們能做什麼呢?」銀翼笑著說。 「哈啊啊啊啊!」四人的旋律嘗試著去共鳴小翼的旋律。 ---─────────────────────────────── 嵐焰:「小翼!」 銀翼:「………嵐焰哥。」 嵐焰:「小翼…收手吧…約束之地,真的是你所希望的世界嗎?」 銀翼:「………」 嵐焰:「一起回去吧?」嵐焰伸出手。 銀翼:「太遲了…」 嵐焰:「!」 銀翼:「不管這個世界『再調律』多少次…結局都是一樣的…」 嵐焰:「………」 銀翼:「如果未來都是一樣的…那又何必再讓它重演一次呢?」 嵐焰:「小翼…」 銀翼:「我們『奏者』與『調律者』就是神的使者,已經給人類太多的機會了…雖然別的種族不好意思…但這是沒辦法的…」 嵐焰:「說的也是……」 ---─────────────────────────────── 蒼月:「小翼…」 銀翼:「蒼月哥…」 蒼月:「小翼…一起回去吧…」 銀翼:「蒼月哥不是怨恨人類嗎?不是討厭人類嗎?這樣讓他們一次消失不是你所希望的嗎?」 蒼月:「!」 銀翼:「是到如今…已經停不下來了…『約束之地』…我相信那是唯一幸福的地方!」 蒼月:「………」 銀翼:「對吧?蒼月哥!你也這麼認為吧?」 蒼月:「或許你說的沒錯…」 銀翼:「對吧?」 蒼月:「但是…這不是個好方法…」 銀翼:「!」 蒼月:「我們可以一起…解決這個問題的…」 ---─────────────────────────────── 獅霸:「阿翼!」 銀翼:「獅霸哥…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獅霸:「是嗎?那就一起走吧?」 銀翼:「不行…」 獅霸:「阿翼~我不是個會動腦筋的人…但是我也知道你現在做的事情是錯誤的。」 銀翼:「怎麼回是錯誤的呢?人類本來就是愚蠢的生物」 獅霸:「是沒錯啦~但是~」 銀翼:「?」 獅霸:「就是這樣我們才能突顯我們比人類優秀阿~」 銀翼:「咦?」 獅霸:「最重要的不是人類毀滅~」 --──────────────────────────────── 薩德:「小翼!」 銀翼:「薩德哥…太好了~你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薩德:「!?」 銀翼:「不是嗎?將人類殺光…為你的村莊報仇~」 薩德:「………」 銀翼:「現在讓我們毀滅全人類,大家一起到『約束之地』一起生活…這樣不是很好嗎?」 薩德:「或許是這樣沒錯。」 銀翼:「嘻…我就知道…是薩德哥的話就會了解的。」 薩德:「如果是你問的是…遇到你之前的我…我或許會高興吧…」 --──────────────────────────────── 嵐焰:「就是因為遇到了你!我們才會改變的!」 蒼月:「所以!回來吧!」 獅霸:「是你啊!阿翼!」 薩德:「一起回去吧!」 銀翼:「………少囉唆…你們…嗚啊啊啊!」 ---─────────────────────────────── 「可惡!可惡!不准妨礙!不准妨礙!為什麼你們不懂呢…少囉唆…銀翼!你不是也看到了嗎?世界的結局………」銀翼摸著頭大聲說著。 「咕啊!」四個人都嘔出了些血。 「快停手!在這樣下去你們會被『同化』的!」魔婆看著說。 「沒問題的…小翼在反抗『奏者』………」嵐焰癱坐在地上說。 銀牙趁著這個時候接近銀翼。 「哈啊啊!!!」銀牙伸出拳頭。 「嗚!」銀翼害怕的閉上了眼。 「啪咑………」銀牙假裝要揍下去,其實是擁抱住銀翼。 「咦?」 「小翼…是我的翅膀…一下子…就帶走了我的心…第一眼見到你時…我就喜歡上小翼了。」 「哥哥…我…」銀翼先是雙眼無神,然後靜靜的流下眼淚。 「不用說了…什麼都…不用說…」石版從銀翼身上退出來。 --──────────────────────────────── 地點:心之對話(與『神人』&銀翼&銀牙) 『神人』:「哀………明明差一點就成功了…算了…我不想說了…如果這是你們的選擇…」 銀翼:「對不起………」 『神人』:「唉呀呀…我們的內心對話你居然能闖的進來…對了…你跟他有血緣…我都忘了…」 銀牙:你就是『神人』,世界的神使,『調律者』的記憶中有你的紀錄。」 『神人』:「真令人驚訝…原來是你阿…在前一個世界的時候…你的歌毀了整個世界的3分之1…沒想到會是你阻止我…」 銀牙:「………」 『神人』:「真是諷刺…前世的記憶…原來如此…忘了嗎?人類的醜陋…世界的沉淪…」 銀牙:「不管重新開始幾次…你所不願看到的,終究是會實現…你明知道…沒有我們五位『調律者』,『約束之地』不可能會成功…就像是演奏會上缺了最重要的樂器是一樣的道理。」 『神人』:「咦?你還記得…」 銀牙:「你想將這個世界做個完結,永遠的消失…從此世界不再需要『神人』與『人類』的存在…」 銀翼:「怎麼會?你想要完全抹滅自己?」 『神人』:「全都被你看透了…因為…『生物史』…嗎?」 銀牙:「沒錯,存在我腦中的記憶,世界的『生物史』…」 『神人』:「是阿…人類還是一樣…擁有最強智慧的種族。」 銀翼:「這是怎麼回事?什麼意思…我不懂…」 銀牙:「沒有人類,世界就沒有走向,當然就沒有文化,沒有了文化…就沒有世界…所以…人類是『生物史』中最重要的一種動物…所以要終結人類就是等扼殺了世界的走向。」 『神人』:「但一切都…結束了…黑洞並沒有消失…那個人類…在石板上動了手腳…」 銀牙:「什麼!」 『神人』:「結果~到最後還是我贏了~哈哈~哈哈哈~」 銀翼:「神人…就算你這麼說…」 銀牙:「我們兩兄弟會阻止他的…你等著看著好了!」 『神人』:「無意義的抵抗!在過不久…另一個世界會誕生…空無一物的世界…完全的黑暗…黑暗…」 銀翼:「神人…謝謝。」(笑) 『神人』:「………笨蛋!」 ------──────────────────────────── 「消失吧…消失吧…什麼神?我早就不相信了。」大祭司用力的抓著石柱,石柱也被抓出了幾道爪痕,看向了在空中漂浮的石版,「過來吧!石版!把力量給我!向那些奪走我妻子的獸人與神報仇!」說完,石版像是回應大祭司的要求般的融入了大祭司體內。 「嗚喔喔…好痛啊!好痛啊!但是絕對沒有比失去妳還痛!神啊!我永遠無法原諒你!」大祭司的痛苦的掙扎著。 「所謂…『詛咒神的祭司』就是在說這種人吧?將石版吸入體內…看來他是沒有救了。」魔婆看了之後搖頭說。 石版吸進了大祭司的身體裡,黑洞顯現出恐怖的臉孔,大祭司的臉型也慢慢的越來越醜陋,身後的翅膀比瞳孔的黑洞更深更黑。 魔婆顫抖著,「沒想到…仇恨的力量下下會讓一個人的臉孔顯得如此醜陋…」 「現在這個力量是我的了…在來將礙眼的獸人處理掉…就結束了…消失吧!」大祭司伸出手,手指的前端凝聚著粒子,瞄準四個將『調率者』能力發揮到極限的嵐焰一行人,「掌握著世界旋律的『使徒』!消失吧!」。 「嘖!」 「糟糕了!」 「可惡!到此為止了嘛!?」 「死吧!」 光束一射出,銀牙早一步抱著銀翼衝到嵐焰的前方。 「『音障壁』!」銀翼雙手伸向前方將光束擋下來。 「什麼!」 「小翼!你沒事吧?」四個人擔心的問。 「………對不起!大家!我…」銀翼還沒說完,頭就被敲了一下。 「不是這句。」 「恩…恩…謝謝。」銀翼扭扭捏捏的說出。 全部的人都笑著,「那接下來…就把那個老頭給打倒吧。」 「嗯!」 「竊竊私語的再說些什麼!就算有『奏者』的力量!但是沒有了石版!你的處境就像是被奪走『聲音』一樣!」這次大祭司將十隻手指伸出來。 「你以為我還會再讓你攻擊一次嘛!老頭?」 「什!」薩德突然出現再大祭司的旁邊,並斬斷了左手,鮮血像噴泉一樣的噴出。 「咕啊!可惡!」大祭司將右手伸向了薩德,「死吧!」 銀翼緊急檔到薩徳前面,「『音障壁』!」但這次被強大力量往後壓了一段距離。 「嗚!大家…你們的歌再堅強一點!在揉合一點!在強烈一點!」 「了解!」嵐焰早已經在大祭司的身後,「這隻手很危險~拿下了。」隨後大祭司的手也被斬下來。 「可惡啊!可惡啊!!!!」 「滿是仇恨的你,現在是不可能贏的過我們的。」獅霸趁嵐焰砍下手的那一瞬間,衝到大祭司的面前,往他的肚子揍了下去。 「嗚喔!不可能!失去了一切…拋棄了一切的我…怎麼可能。」大祭司嘴張開,想要攻擊。 「多麼哀傷的旋律…」銀翼說。 「因為你什麼都不相信!你在意的只是你的仇恨罷了。」蒼月在他發射光束之前揍了大祭司的臉,導致光束反噬。 「可惡!石版的力量!在多一點啊!!!!!!!!!!!!!!!!!」 「石版在你的胸口吧!」銀牙一迴旋往大祭司的胸口踢去。 「嗚喔!可惡…那我!那我就到更高的地方!然後將石版所有的力量解放!不能創造『約束之地』也無所謂!能將你們殺光就夠了!」大祭司拍動翅膀往高空飛去,後面的黑洞開始被吸進大祭司的身體裡,被斬斷的雙手再度復原了。 「上方!?他想做什麼?」 「這下子不妙!」 「『領域世界』!」大祭司喊出,將再空中的銀牙一行人包括他自己都被他後頭的翅膀給包圍了起來。 「可惡!那個是…『領域世界』!如果把石版的力量吸進去!再讓力量一口氣釋放出來!這個世界會…」 「我…我也要…幫忙…」一個人從一旁走出來,壓著胸口喘著。 「你是?」 「路西恩…那個半獸人曾經幫過我…我也要幫忙…」 「沒用的…這已經是『神』與『神』之間的戰鬥了,我們差不了手…而且…」魔婆看著路西恩,「你還是算了吧,你幾乎將所有的魔力都用來阻擋旋律了。」 「嗚…!」路西恩咬著牙,「可…可惡…我特地從老家趕來…卻什麼都做不了嗎?話說…小妞你長的好正。」 「………」 ---─────────────────────────────── 地點:領域世界 大祭司讓他的翅膀圍成一個圓,「消失吧!奏者!我的怨恨!我的悲嘆!還有我的絕望!」 「他想做什麼!」 「自爆!這整個領域充滿了石版的力量!如果一口氣釋放的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消失吧!」 大祭司凝聚了石版的力量,正要自爆之際,「你想把我當隱形人嗎?」 大祭司的身後出現了銀翼,並抓住大祭司。 「什麼!你怎麼可能追上來!」大祭司看下方,發現有兩名長的一樣的半獸人。 「神人!?」 「兩個小翼?怎麼回事?」 「哈哈哈哈哈…已經將石版吸收進去的你…當然我就可以再石版與銀翼之間穿梭!銀翼!給他最後一擊!已經是『奏者』的你做的到吧?」神人笑著說。 「可…可是…這樣的話你也…」 「我…沒關係…沒關係,來!給他最後一擊吧!」 「可惡!放開我!放開我!」大祭司掙扎著。 神人在他耳邊喊著:「虐畜!你與我都不該存活在這世界上!與我一起!化為塵土吧!」 「………大家,我需要你們的力量。」 「了解…」五人說著,將旋律的力量發揮到最大。 翁!!!銀翼的翅膀再度展開,「活在悲哀之中的人阿…願這道旋律能洗滌你的心靈。」 銀翼張開嘴巴,發出音波,直接射向大祭司。 「魯~魯~魯魯魯魯~魯~魯~魯魯魯魯…魯~魯…」神人哼著歌。 「這樣就…結束了吧?這樣…我就在永遠的『輪迴轉世』中獲得解放…」 「如果沒救你~小翼會生我的氣的。」銀牙笑著,早已經衝到神人背後。 「咕啊啊啊!」此時大祭司受到音波攻擊。 神人生氣的瞪大眼睛,「笨蛋!你會被波及的!」 「沒關係!」銀牙拖著神人就往下衝。 大祭司將力量聚集在手指,「別想逃!」 「嗚!這樣沒辦法閃!」 「………」大祭司手指的光束停了下來「瑪麗亞…是你嗎?」 ???:「詹姆士…來吧…」 「瑪麗亞…」大祭司不知道說著什麼,笑著變成了粉沫。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成功了!小翼!可以停止了。」 「………」銀翼的音波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強了。 「銀翼還沒有辦法控制那個力量…之前都是我在控制力道的!」 「可…可惡!」眼看銀牙被音波波及,「我不會讓你死的…『銀牙‧諾爾』!『音障壁』!」 --------────────────────────────── 地點:獸人部落:獸人村莊:銀牙家 『喀嚓』,嵐焰將類似神主牌的東西放在桌上。 「銀牙…你死了之後,每個人都好懷念你,尤其是小翼,每天以淚洗面。」嵐焰輕輕的說道。 「混帳東西!」一個東西朝嵐焰丟過來,「不要隨便咒我死好不好!」銀牙坐在床上生氣的說著。 「啊哈哈哈哈!!!!!」獅霸大笑著。 薩德笑著說:「還這麼有精神,應該沒問題了。」 「哥~別生氣了,乖乖吃粥~來~嘴巴張開~啊~」銀翼說著。 「嗚!」銀牙滿臉通紅的看著銀翼,「啊…啊…」 「阿姆~」一旁的蒼月一口就將湯匙上的食物吃下肚。 「可惡的傢伙!」銀牙吼著,並使用連續拳跟蒼月對打。 「有什麼關係!我回去之後小翼還會餵你吃阿!」蒼月也使用連續拳回擊。 「嘻嘻…」銀翼不停的笑著。 -------─────────────────────────── 我的名字叫做銀翼‧諾爾,當時神人的音障壁減輕了音波的攻擊,哥哥也只受了輕傷,我們的力量在與大祭司戰鬥時消耗完了,雖然『調率者』與『奏者』的力量隨著石板的粉碎消失了,但神人說,石版的粉碎只是暫時的,等過了一段時間,又會再復原,對了對了~路西恩當上了國王,雖然他說他不太想當,但是為了跟獸人和平共處,他願意嘗試看看,當然原本國王的屍體早已經腐爛在聖殿下了,大祭司之所以會想破壞世界,是因為獸人發動攻擊時,他的妻子瑪麗亞為了躲避攻擊,摔下了山谷死了,但他消失前露出了笑容,想必是見到自己重要的人了吧?神人也活了下來,還踏上了旅程,他說現在已經不需要神人的存在了,但他說,等又有人企圖想在使用石版力量的時候他會再度為了我們出現,不過他還刻意改變了臉孔,是想與我做區別吧?這樣比較好吧?畢竟他不是我阿,他離開時,臉上那燦爛的笑容,真的是讓我印象深刻,魔婆則開始研究如何讓石版不再與我共鳴的方法,以免被有心人士利用,再度用石版的力量控制住我,但是她好像也不想再變回婆婆了,一直都是美女型態,導致現在一堆人追求她,連路西恩也不例外,但是被魔婆甩了很多次就是了!現在… ------──────────────────────────── 為了慶祝銀牙恢復,整個村莊都熱鬧了起來,大家都圍著營火開心的唱著笑著。 銀牙與銀翼到離村莊比較遠的地方,看著天空的星星。 「哥哥…你幸福嗎?」銀翼問著。 「當然幸福。」銀牙頭轉向銀翼笑著說,蹲下來將小翼抱進懷裡吻著銀翼的唇。 「!」銀翼臉頓時如通烤熟的螃蟹般,非常的紅。 「哥哥…現在又沒有受傷…為什麼要親親。」 「這是喜歡的親喔。」銀牙笑著說。 「嗯…我也喜歡哥哥…那我也要親哥哥!」銀翼抱緊銀牙,正要獻吻。 「等等!蒼月不要出去…啊呀!」嵐焰、獅霸、薩德拖不住蒼月在草叢中被拉了出來。 「喔啊!銀牙你這個變態戀弟情節的傢伙!看我代天處罰你!」(燃燒中) 「你、你們都看到了!?」銀牙紅著臉慌著的說。 「真是刺激…」嵐焰將薩德抱在懷裡,「然後…再這樣…」嵐焰準備要吻薩德的唇。 「嵐焰哥…適可而止…」薩德用手指插進嵐焰的眼睛裡。 「開個玩笑嘛~」(流著血淚) 「消失吧!變態!」 「救命啊!」 「制住他!」四人同時將蒼月壓制在地。 「………」銀翼笑著,然後坐下看向天空,此時銀牙讓嵐焰他們壓制住蒼月後,就坐到銀翼旁。 銀翼轉向銀牙笑著說:「哥哥,我…終於了解了,這個地方就是真正的約束之地,是大家幸福的地方。」 銀牙摟著銀翼的腰,「沒錯,是與你一起的地方。」 --------────────────────────────── 最終章 真正的約束之地!將與你一起… 全篇完 --───────────────────────────── 最後瞎扯: 最終章拖了非常久阿~不過也是硬著頭皮給他寫完了,畢竟這篇作品較為抽象(我覺得),但能完結真是太好了,也在這裡感謝支持約束之地這篇小說的人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