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當我們活在ONLINE 第三章 改版!?漸漸變強的團隊!

-----───────────────────────────── 系統提示: 5小時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笨月…不要壓我!」 4小時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3小時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2小時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1小時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咕啊…笨月…」 50分鐘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40分鐘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30分鐘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20分鐘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10分鐘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嗚!笨月!」 5分鐘前你使用了『飛撲』攻擊了『黑玄嵐太』,與『黑玄嵐太』好友度上升 你的『飛撲』等級提升為九了! 『黑玄嵐太』死亡,殺死他的是赤幻龍月! 全體聲望值-100 -----───────────────────────────── 「………」 看來我又在睡夢中撲死了阿嵐…好友度已經破表了,為什麼是『又』呢?因為阿嵐已經被我『撲』殺三次了…這次他回來一定會殺了我,但是!這不能怪我阿!一隻裸著上身,然後將雙手放到後腦杓睡覺的帥狼,你叫我怎麼能不心動呢?要怪的話…就…就怪小彪跟煌包的這麼緊,不能夜襲!我看向遠方漸漸升起的朝陽說,「至少…阿嵐是在熟睡中回重生點的。」(眼神閃著光輝) 「死笨月…」 「!」 感受到一股怨念+寒氣像我襲來。 「你在說這句話的同時…就做好了必死的覺悟了吧?這個月的第三次…我換了位置到最後還是被你『撲』死!」阿嵐敲著我的頭,生氣的說著。 「我…我…我…」 「我什麼我!」阿嵐比著冰屋上方,「今天晚上罰你睡屋頂!」 「嗚嗚~不要啦~」 我纏著阿嵐的腳哭著。 「哭也沒用!」 「嗯嗯…?」小彪跟煌被我們兩個吵醒了。 「怎麼了?」小彪坐起來揉著眼睛說。 煌也坐了起來,「哈啊~」打著呵欠,「好像阿嵐又被阿月撲殺了…今月的第三次,聲望值已經…算了…不提也罷。」 「奇怪?」小彪看著外面的景象,「我們不是睡在墓園上方嗎?」 「嗯?」罵著我的阿嵐此時的發覺,「對阿…我剛剛來的時候,冰屋是在墓園外呢。」 我跟煌走向外面,看到了墓園被一道光包圍,上面寫著『改版維修中』! 「原來是改版…那今天我們不能在這裡練了。」 改版的時候,改版的那個區塊會成為禁區,簡單說就是不能進去~也進不去,以前的網路遊戲改版時是暫時不能進入遊戲,現在變成是特定區域改版,這樣真的很方便。 我提議說,「嗯嗯…那我們先去吃早餐,在想想要做什麼吧。」 ---─────────────────────────────── 現在的我們在墓園練了快一個月,等級也快要很平均了。 赤幻龍月LV28,我練到這個等級也花了很多時間,畢竟為了習慣雙刀的戰鬥方式,都是讓阿嵐拖著怪我才打的到,因為裝備了的雙刀之後才發現異常的重,真的是累死我了。 黑玄嵐太LV30,阿嵐的戰法真的是完全靠近戰,而且迴旋踢的姿勢很漂亮,常常都是一擊斃殺,食屍鬼的頭總是被踢的飛來飛去,其實阿嵐原本是等級是三十三,加上今天被撲殺後降了這個月的第三級,他無奈的表情讓我覺得很對不起他,但是晚上起來上個廁所,要回去睡時,看見一隻沒有防備的裸狼,真是讓我異常的興奮嘛>\\\<。 此時的阿嵐,(抖動)「咦!?怎麼背部有股寒意…」 彪‧萊姆LV25,小彪的雙槍已經練的很強了,每槍招招都是要害,但是一開始剛練的時候,因為射不太準,被槍打到的怪就會去殺小彪,所以小彪常常會被集中攻擊,然後就是…「……」被怪盯著,「救命啊!!!」「人家不是故意的!!!」,讓怪追著跑,直到練了幾天後,小彪學會了盡量避免近戰,然後拉開距離的打法。 幻夜冰煌LV29,煌真的是個用冰跟水的天才,你想的到用冰把敵人包住後,再將內部的冰融化,活活將怪淹死的戰法嗎?你會用想到讓怪吃下冰球,然後冰球在體內爆發穿刺的絕招嗎?煌也不是外表可愛而已~攻擊跟防禦都能做的很好,但是煌都沒在使用冰跟水以外的魔法,看來真的只喜歡冰跟水。 ---─────────────────────────────── 「………」 阿嵐吃著早餐,話都不說一句,看來阿嵐真的生氣了…我只好低著頭默默的吃。 「笨月?怎麼了?」 「阿嵐…你沒生我的氣了?」 阿嵐笑著拍肚子,「當然~我不會生你氣的啦,我肚量沒這麼小。」 「>w<嗯!」我馬上抱著阿嵐親他。 我跟阿嵐就算吵架,也一下就會和好。 「哀~小笨月~呵呵。」阿嵐也抱著我吻我的額頭,無奈的笑著。 「阿嵐~阿嵐~我也要親親~」煌有點吃醋的說>3<。 小彪將頭轉向另一邊說著,「我…我…我沒有想要跟阿嵐親親啦…不過,如果阿嵐堅持的話。」 「………」 果真是傲嬌虎~ 「好好~」阿嵐走到小彪跟煌中間,兩手撘在他們兩個肩上,並交互親吻臉頰。 「>W<」 「=\\\=」 兩個人的表情形成強烈對比。 「嗯…今天墓園改版,我們沒辦法練耶。」我趴在桌上說著,還不停的用手指去戳桌上的玻璃杯。 阿嵐用手抓著頭,「嗯~可是,我們這一個月都在墓園度過,怪也打的有點悶了。」 「那去我之前練的地方好不好?」煌笑著說。 「哦哦?」「哪裡嘎?」 「我之前都在桃花園打木道人呢…而且…」煌頭轉過去,緩緩的露出笑容說出,「哼哼…他們不會動…簡直就是我的最佳餌食。」<───魔導師 「好…好可怕。」我們三個人害怕的顫抖著。 「事不宜遲!動身吧。」說完~四個人就開始衝向桃花園,三之狼,風之步加上小彪的加速術,讓我們可以用衝的。 「啊!!!」「呀!!!」「哈!!!」「嘎!!!」四個人衝刺的聲音… ---─────────────────────────────── 5分鐘後…到達了桃花園外 「呼…呼…呼…阿月最慢!所以今天晚上的飯前是阿月付~我要吃高級特餐!」煌指著在最後頭喘氣的我,該死…又要破費了。 「阿月要請客!那我要吃…雞排!豬排!牛排!羊小排…」小彪數著手指頭算他要吃什麼,現在是打算把我吃垮是吧? 阿嵐摸著小彪的頭,「真是的,點那麼貴,那我就喝個貢丸湯吧。」 不愧是阿嵐,對我最好了~給我點這麼便宜的。 「還有阿月的身體…」 收回前言。 「吼…是…是…是…」打開錢包,看了看裡面,沒關係…我可以殺價…反正聲望值已經負到某個境界了。 「啊!」煌指著遠方一顆長的像人形的樹,「一隻木道人!我先打給你們看阿~」煌馬上衝向那棵樹。 「冰凍術!」煌將手伸向前方對著那棵樹施法,「我馬上解決他給你們看!」 冰凍術在每個遊戲的呈現都是不同的,但在這遊戲中冰凍術是從手中發出冰凍波,將敵方冰凍的法術。 「………」那棵樹轉過來面對著煌,並舉起雙手,「咦?」 「碰!」煌因為反應不及而被攻擊了,木道人的雙手雖然離煌有點距離,但煌還是被震波震開了,詠倡也被打斷了,「呀啊!」 「!」阿嵐見狀,馬上跳起來抱住被震開的煌,「沒事吧?」 煌擦拭著嘴角的血,「沒、沒事,但是…木道人明明不是『魔反』怪阿!而且我也沒踏進他的守備範圍內!」 PS:魔反就是,被施魔法的魔物會攻擊施法的人。 「會不會是改版過阿?」小彪跑到煌身邊治療,「因為剛剛的告示牌上寫著,建議等級40以上呢。」 「4…40等?那該不會…」我看像木道人的方向,但是他已經不在那裡了,「跑去哪了?」我才剛說完,地上的影子開始變大,「上方!」我喊著,阿嵐抱著煌而我抱著小彪迅速跳開,但是他落下時的衝擊波將我們全部彈開。 「可惡!『變化』!」狼形態轉為龍型態。 「不要!」「瞧不起人了!」我跟阿嵐放下煌跟小彪,衝上前去,我雙刀打開往木道人的手砍去,而阿嵐則是用他的迴旋踢往木道人的腳踢去。 「碰!」「………」「………」「………」緩衝的3秒鐘。 「嗚~~~」如果我還是狼的話,我全身的毛八成會豎起來,我抖動著身體,「好、好、好、硬、硬、硬、啊、啊、啊~~~」 阿嵐抱著自己的腳在地上滾動著,「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 「斯~」木道人再次舉起雙手,這次要攻擊在地上滾動的阿嵐,「阿嵐!」 「不妙!」小彪拿出雙槍,連續對木道人的臉部攻擊,木道人先是被牽制了一下,但很快的就恢復攻擊狀態,雙手正要往下攻擊時,煌已經施好法了! 「冰凍術!」木道人因為是側著煌,所以只有左手被冰凍,「喝!」我將抖動的身體定住後,並衝向木道人的右手下方用刀擋著。 「謝了!你們三個!」阿嵐快速的往後退開,看見阿嵐退後後,我也往後退以免再度被重擊。 「小彪!你先幫阿嵐補血!我跟煌先拖住他!」我說完,就跟煌纏住木道人。 「光之治癒術!」「阿嵐,沒事吧?」小彪摸著阿嵐的腳治療著, 「還可以…好硬啊!我的腳快痛死了。」「呼~呼~呼~」阿嵐對著自己的腳呼呼。 「『蒼冰壁』!」 『蒼冰壁』是煌用來防禦的冰法術,可以分成好幾種,煌在之前的戰鬥中,分成為純防禦的冰牆,煌會刻意將冰的厚度增多,而可攻可守的冰牆則是在怪物靠近冰牆的時候,將另一端突出尖刺狀的冰椎攻擊,第三種是360度完全防禦的冰屋,但是相對的不能做的很厚,因為太厚就看不見外面怪物的動向了。 「碰!碰!碰!」木道人雙手快速打著冰壁。 「嘖!好強!這就是改版過後的樣子!?」煌的防禦幾乎沒有死角,但是每攻擊一次,冰牆就不停的出現裂縫。」 「碰!碰!碰!」 「糟糕!SP…」煌為了要維持住冰牆,讓魔力到底了,手套失去光芒冰壁也被擊破,「呀啊啊!!!」煌應聲被打飛,而且由於距離過近,導致煌受到非常大的傷害。 「煌!『生命共享』!」小彪趕緊使用『生命共享』這個技能來幫煌補血,『生命共享』是將自己的生命值與被施術者的生命值合在一起後除與二,來平分生命,而且無視詠唱,在拯救貧死的隊友時,非常有用。 「煌!可惡啊!」我火大的將兩把刀合在一起,並往後一甩,不停的旋轉揮動著,「『屬性變換-火』!」 『屬性變換-火』是我魔劍士的技能,將武器的屬性變換,木道人在字面的意思來看,一定是木屬的。 「『三日月…舞斬』!」喊著帥氣的名稱,並抓著雙刃的中間斬過去!我把刀合成後,我的攻擊方式從雙刀斬慢慢的消耗對方體力的戰法,改變成一擊就讓對方有大傷害的攻擊,『三日月舞斬』是在雙刀合成後,往敵方的腰部連續轉三圈攻擊。 「咚!」雖然在打食屍鬼這種腐屍時是可以連續斬三圈…但是遇到木道人卻在第一刀就停下來了,『嗚~~~』全身再度麻痺,刀已經完全卡住了,攻擊不成反而還讓我的手受了傷。 「嗚!嗚!嗚!好痛!又拔不下來!」我整個人騰空的貼在木道人的腰上,並不停的往後拉,但是刀卡的很深,完全拔不出來。 「………斯。」木道人好像要甩開我,但是刀沒拔下來前怎麼可以跑呢! 「阿月!讓開!」一聽到阿嵐這麼說,我馬上往後一躍,阿嵐馬上就衝上來。 「看招!笨木頭!『風拳暴踢』!」阿嵐一跳起,並往我的刀連續踢擊,「碰!碰!碰!碰!碰!」我的刀就這樣被阿嵐一直踢到木道人的身體中,直到從另一邊被踢飛出來,「………」「碰!」木道人應聲倒下。 ---─────────────────────────────── 系統提示: 恭喜!你的隊伍隊員,『黑玄嵐太』殺了BOSS『木道王』LV45! 特殊獎勵,得到了『木道腳爪』! 全體聲望值+5 恭喜!您升了兩級!您目前是等級三十! 恭喜!『黑玄嵐太』升了兩級!目前等級三十二! 恭喜!『彪‧萊姆』升了三級!目前等級二十八! 恭喜!『幻夜冰煌』升了兩級!目前等級三十一! ---─────────────────────────────── 我們全部的人躺在地上喘著氣,「呼…呼…喂…煌,他是BOSS耶…」我有氣無力的說。 煌無辜的說道:「可是…之前沒有BOSS阿。」 阿嵐摸著紅腫的腳,「可能是改版增加了這邊怪物等級,和BOSS的配置吧,沒想到連升了兩級,小彪連升了三級呢…嗚嗚~我的腳。」 「對了…」阿嵐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阿月…你不是會噴火嗎?」 對阿…煌不想用火…我自己噴就好了,真是笨蛋!!!!! 我轉向遠方,「………天氣真好。」然後擦拭著汗。 「又在逃避現實了。」 「然後現在呢?繼續練?」阿嵐甩著手問。 我舉起劍說:「先殺個他一輪再說吧!」 「哦!」四個將手舉起燃燒著獸魂!!! 沿途經過的人,「唉呀!好燙!」 就這樣…我們花了一個早上… 「『風刃』!」阿嵐用著手腕的力量引導風指向敵人,劃出有如刀刃般的風斬,這招是阿嵐用來遠距離的魔法攻擊,風屬性。 「『龍吸』!」我用著手,抓著木道人的頭,吸取他的HP,龍吸是我的天賦技能之一,將敵方的HP吸出,如果對方的體質比我高,我吸的HP會更多,無屬性。 「『神聖之光』!然後是!『聖光彈』!」小彪念著咒語,將神聖之光的力量凝聚在槍口,然後射擊出去後,子彈會有聖屬性,小彪之前用這招可以秒殺食屍鬼呢。 「『覺醒冰霜』!」煌總是將法術取上很帥的名字,但威力如同他的名字般,快!狠!準!煌會將雙手貼在地上,讓地上豎起尖銳的冰刃,可以完全刺進怪物的身體了。 就這樣不停的屠殺,過了4個小時後,除了小彪升了三級以外,我們三個人各升了兩級。 「呼…呼…呼…哈哈哈~阿嵐殺了750隻!我殺了751隻!阿嵐你輸我…」 「呼哈…呼哈…你錯了…751隻是我殺的…」 煌擦著汗的說著,「大家都很努力嘛~」<──1146隻 「嗯嗯~」小彪也跪坐在地上,「有點累呢。」<──1043隻 「………」我跟阿嵐看向他們兩個。 「阿月…沒辦法…誰叫他們兩個都會遠距離攻擊…我們搶怪搶不到阿…」 阿嵐流著淚,拍著我的肩膀。 哀~誰叫我們兩個是砲灰+沒魔力呢?還真有點無奈。 「好餓…」我摸著肚子,剛剛一邊戰鬥把存糧都吃光了,當然還包括阿嵐的科學麵,煌的乖乖,小彪的棒棒糖。 阿嵐捏著我的臉,上下拉動著,「你吃了我的科學麵還不飽阿!?」 「我的乖乖!?」跟著捏 「你又吃光了!」跟著捏+1 「苦速輪嘉很噁啊!」『可是人家很餓阿!』我被捏著說話。 「那我們先回去補給加吃飯吧,花了一個早上,都中午了。」 「贊成!」 「那就衝吧!!!!!!!!!!!!!!!!!」 然後我們就跟衝來一樣的衝回去… ----────────────────────────────── 「呼…呼…哈哈!這次是我第一名~」我喘氣還沒喘完,就興奮的拍胸說。 「要去哪裡吃飯呢?」 「我想想看~大力牛排怎樣?」 「迴轉壽司也不錯阿。」 「哈哈哈哈哈~」三個人開心的笑著。 這三個人擺明就是來坑我的…一邊抱怨著一邊變回龍型態。 「喂喂~小鬼~你那把『阿特亞斯』的巨劍就賣給我吧。」 「不…不行…這個是小旌送給小夫的…」 遠方傳來了吵雜的聲音,有著一堆人圍觀,我們勉強擠到了最前面,看到了有名犬獸人商人正在被巨人族要脅…那名犬商人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黃色的毛髮,水藍色的眼睛,左手綁著一條繃帶,棕色褲子,除了身上的衣服有點不合身以外,就是一隻很可愛的犬獸人。 「真是令人火大…」阿嵐生氣的說,「嗯?那隻犬商人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咦?聽你這麼一說…那隻犬好像是…」 那名巨人族看交易不成變大聲吆喝,「靠!死小鬼!叫你賣我你是聽不懂阿!?你那麼小一隻!『阿特亞斯』你又拿不動!」巨人族正要去跟那名商人搶巨劍時。 「嗚…」 感覺真的很不爽,正想要上前去教訓那個人的時候。 「住手!」聲音從巨人族的腳邊傳來。 「你是誰!」一隻灰色毛髮,銀色眼睛,白色長袍,長袍披著披肩,長袍與披肩上有黑色符咒與特製圖騰的狼獸人站在巨人族的腳邊。 犬商人發出顫抖的聲音說:「小…小旌…」 「你這個垃圾…趁我還沒發火之前給我滾…」這名名為小旌的狼族獸人說著。 「哼!少、少瞧不起人!」那名巨人族正準備要抬起腳,看來是想要踩死他。 狼獸人將手貼近巨人族的腳,「零距離的話…這個就夠用了吧?『聖靈砲』!」才剛說出,巨人族的腳發出光芒,然後瞬間爆烈! 「嗚啊啊啊啊!!!!!我的腳!我的腳!」那名巨人就這樣在地上滾動著,他的腳已經斷掉了,鮮血不斷的噴出,他的哀號加滾動連站在有點距離的地方都感受的到地板在震動。 狼獸人到那名犬獸人商人旁,摸著他的頭,「沒事吧?小夫?」 「嗯嗯…小夫沒事…」 「別以為這樣就!」巨人族拿起手上的棒子。 「危、危險!」我們正要趕過去救援。 「啪!」巨人的手才剛舉起,一道黑影從巨人的脖子擦過,「咑~」頭就掉了下來,隨後變成一道白光飛走了。 犬商人輕輕的從空中落下,剛剛拿不起巨劍的犬商人,居然一刀就讓巨人回重生點了。 「小旌…對不起…小夫讓你的聲望值減低了…」 「沒關係~沒關係~那種人本來就該死。」 我將手放在嘴巴前思索著,「小旌…小夫…眼熟的犬獸人…」我看向阿嵐他們,只見他們猛點頭,看來我們想的都一樣。 我走向他們,此時犬商人才顯得更為嬌小「那個…你是『旌‧萊特』而你是『雷夫 飼料』嗎?」 旌‧萊特是我們獸群中,繪畫畫又會寫小說的珍貴人才,我覺得他是受,可是他說他是功=3=,雷夫 飼料是獸群中總受中的總受,如果小夫是總受的第二名…沒人敢說他是第一,用詞總是以『小夫』為自稱。 「是阿…你是?」小旌問著,而一旁的小夫呆呆的看著我。 「我是阿月阿~寫小說的阿月記得嗎?」我指著我自己的臉說。 「哦!我當然…」 「小旌!」小旌話還沒說完,阿嵐就把我推開,「我是糟糕嵐阿!」 怎麼會有人說自己糟糕呢?雖然阿嵐的賣點就是糟糕啊!!! 「嗯嗯…我知…」 一樣的,小旌還沒說完,「嘿咻!」煌把阿嵐跟我再推開一次,「小旌~我是煌啦!」 「哦哦!是煌…」 然後,小旌又沒說完,「我也要!」然後小彪一次把我們三個推倒,我們三個就這樣堆疊在一起,「小旌!我是店長萊姆啦>w<」 PS:店長萊姆,小彪是在獸群中的網路酒店(?)的店長。 「………」(汗)只見小旌冒著汗的看著眼前這群堆成像包子的獸。 「那我先抱小夫~」因為小旌被圍著,先去偷抱小夫,「嘿咻~」抱起小夫,放到我的肩膀上。 「0////////////////0」小夫像是石化般的坐在我的肩上一動也不動。 「小夫?小夫?」我喊著,但他就是滿臉通紅的坐著。 看他這樣…不僅讓我想要玩一下… 用手指戳了戳嘴巴(還可以偷偷放入嘴裡喔XD),「嗚…」小夫有點小抖動,並扭扭捏捏的避開我的手。 用手碰了碰腰,「呃!」小夫喊著並顫抖了一下(萌加分!),讓我有點興奮了。 用手掌摸了摸尾巴,「呃!哈啊!」小夫更大力的抖了一下,並呻吟著(大萌加分!),我鼻血都快流出來了!好想就這樣吃掉小夫了>W<。 對了…小夫是個害羞就什麼都說不出來的萌獸,那就…「啾~」我朝著小夫的臉頰親了下去,「碰!」好像聽到什麼東西爆炸的聲音,小夫的臉更紅了,宛如像猴子的紅屁股,然後失去了意識。 「糟糕…因為平常欺負小夫慣了(壞心、變態、下流),一不注意就…」我將昏倒的小夫抱在胸前,還順便幫他搧風。 「小旌要跟我說話啦!」 「不對!是跟我!」 「你們都錯了!是我啦!」 阿嵐拉著小旌左手,煌拉著右手,小彪抓著肚子,小旌一臉痛苦的掙扎著。 「………先去吃飯,小夫當點心。」 「什麼?」四個人同時瞪過來,我冒著冷汗的說:「那…一起去吃吧…哈哈哈…」 ---─────────────────────────────── 暱稱:旌‧萊特 目前等級:35 力量:35 飽食度:100%(400/400) 體質:35 清潔度:200%(潔癖嚴重?) 精神:26 聲望:17 敏捷:10 生命值:180 智力:75 魔力值:300 魅力:10 經驗值:3158/3600 靈巧:65 職業:元素使 幸運:5 種族:狼族 天賦技能:有 (圖片經作者本人同意轉載) ----────────────────────────────── 姓名:雷夫 目前等級:27 力量:56 飽食度:100%(150/150) 體質:28 清潔度:100% 精神:15 聲望:0 敏捷:53 生命值:370 智力:19 魔力值:130 魅力:1 經驗值:??? 靈巧:18 職業:商人 幸運:1 種族:狼犬族 天賦技能:有 (圖片經作者本人同意轉載) -----───────────────────────────── 「咦?一個月前就進入遊戲了?」小彪大聲的對著小旌跟雷夫說。 「斯~」小旌喝著紅茶,「是阿…你不是說會跟阿嵐一起密我們兩個?」 「可…可是我用『旌 萊特』和『雷夫 飼料』都沒此人物名稱阿。」 「小夫的名字就叫做雷夫喔…沒有飼料兩個字。」 「原來是這樣,難怪密不到。」 「咦?可是我也用『彪 萊姆』和『嵐狼』也密不到你們阿。」 小夫一臉無辜的說道,「嗯嗯…小夫也試過,可是都密不到你們。」 「斯~」阿嵐吃著拉麵說:「因為我的名字是『黑玄嵐太』所以當然密不到我,可是密不到小彪就很奇怪了…」 「當時我跟萊姆都是直接密阿嵐呢,因為當時有在網路聊天室討論。」 「而阿月則是我在練功時剛好遇到的,真的很巧呢。」阿嵐說。 「嗯…」我把肉塞進我的嘴裡「嚼~嚼~」,想了想,等一下…『旌 萊特』和『旌‧萊特』,『彪 萊姆』和『彪‧萊姆』。 「呃…不會吧…」 「怎麼了阿月?」煌問我。 「我在想…會不會是少了那個點的關係…」 「點?」 「名字中間的那個點阿?」 長這樣──>『‧』 「………」 「那我試看看…」 以下是小彪與小旌的密語時間… ---─────────────────────────────── 「旌『點』萊特,聽的到嗎?」 「聽的到!那~彪『點』萊姆,聽的到嗎?」 「聽到了耶~」 「啊哈哈哈哈~」 --──────────────────────────────── 以上只有他們兩個才聽的到(讀唇語中),但是他們講著話卻沒聲音的樣子真的挺有趣的。 「話說回來…」此時小旌好像想到一件事了。 「你們晚上都睡哪啊?」 煌興奮的說,「我們睡冰屋。」(眼神閃亮) 「冰…冰屋?」 「宛如踏入皇家宮殿般的冰雪之屋~」 阿嵐到小旌耳邊小小聲的說:「反正就是『愛死雞魔人』住的那種。」 小夫困惑的往上方看,一定是在想著,『愛死雞魔人』是什麼。 煌生氣的說,「才不是那種沒水準的冰屋呢!>3<」 「呃…這樣來跟我們一起住吧。」 「一‧起‧住?」 「嗯。」小旌點點頭,「我跟小夫有租屋,我跟小夫晚上不洗澡受不了呢,跟房東說一下就可以擴充內部,不過房租會增加就是了。」 「+w+」「+w+」「+w+」「+w+」 四雙閃亮不已的眼神,看向小旌,只見小旌不停的後退。 「………」小旌冒著汗,「等等…你、你們想做什麼?」 「小旌!你最好了>W<」四個人同時壓向小旌,「咕啊!!!!!!!!!!」 小旌就這樣被四隻獸壓在身下了… 「對了!小旌~你是什麼職業阿?」我問著。 「噗哈!」小旌大力的從下方把我們撐開,「我是!」旋轉著,「帶著奇蹟薔薇降臨!我是~光之元素使!旌‧萊特!」 轉頭就走,「我們先去看房子吧。」 「說的對~」 「走吧走吧~」 「不要無視我!!!!!!!!!!!!!!!!!!!!!!!!!!!!」 「跟煌一樣…元素使就元素使。」 小旌嘟著嘴,「我比較喜歡光的法術~所以我不會用光以外的法術喔~」 「小旌~我們有一樣的癖好~」兩人擁抱在一起,小旌抓著煌的手繞著圈圈旋轉。 「哈哈哈~」 大步快走,「走吧,別裡那兩個笨蛋。」 「同意。」 -----───────────────────────────── 然後我們一行人,就到了小旌租屋的地方,外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公寓,然後分成一間一間的小房間,真的可以住六個人嗎?我懷疑…進去了公寓後,我們就先前去找房東。 「啊!羅恩!」小旌對著遠方的狼獸人揮手。 「哦哦~小旌啊?」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帥到破表!裸上半身的帥狼,頭巾有加分,靠…現在房東都這麼賣肉啊?還拿大砲!我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阿嵐看起來比較自制(但是下面好像不怎麼安分?),小彪跟煌嘴巴張的很開,口水早就像水庫洩洪般的流出「呼哈~呼哈~」還發出奇怪的聲音,我用手肘撞了撞他們兩個,他們兩個才擦了擦口水。 「這位是我跟小夫的房東,『安‧羅傑』,可以直接叫他羅傑,之前是叫叔叔,他嫌太老,叫哥哥他嫌不習慣,所以直接叫名字就ok了。」 「你好!羅傑。」 「哦哦~有新室友阿?」羅傑將他手上的大炮放在肩膀上,笑著說。 「小旌…你該不會是看上這個房東吧?」 「一開始不是,後來租房時才發現房東是帥狼呢…而且這附近的房子,也只有他是獸人房東…但是我沒有非分之想啦~」小旌笑笑的否認。 「羅傑,我們要追加4個床。」小旌伸出手,帥的比著四。 「交給我吧!」羅傑將手放在地板上,「32號房,六人房!轉換!」說完後就站起來,「好了!你們房間變六人房了,價錢一個月12萬,如果要換成高級的再跟我說吧,我先走一步了。」羅傑笑笑的說。 全部的人都裝可愛的回答,「好!」 然後我們一群人就跟著小旌走到了房間門口,感覺就是一個小門… 阿嵐皺著眉,「就一個小房間…能有多大啊?」其實阿嵐是在暗爽…聽不懂?沒關係… 小旌笑著,「呵呵~你看了就知道了。」 打開門一看,哇!天啊!真的是很大!不僅有廚房、客廳、浴室。 「因為是遊戲~外面看雖然很小,可是裡面可是很寬敞的喔,房租一個人兩萬~要記得交喔。」 兩萬?我們省吃儉用,存了幾百萬了~兩萬塊算什麼?雖然我常常偷拿一些錢去買點心吃~「渾蛋…」然後偷偷拿一些錢去買宵夜~例如香雞排「你這傢伙…」不然就是去一趟理髮店!被刷毛的時候感覺超棒的!「原來你都偷花錢…」 就這樣…我們一群人就住在一起生活了…可喜可賀可喜賀~ 碰碰碰!批哩趴啦!「嘎啊啊啊啊!!!!」 「吃點心嘛~」啪咂! 「吃香雞排嘛~」碰碰! 「刷毛嘛~」啪咑! 「不要啊!!!!!!!!!!!!!!!!!!!!!!!!!!!!!」 ----────────────────────────────── 特別收錄:音癡? 最近小彪學到了增加幸運值的絕招,但是這招卻被我們說禁止使用了…原因是… 「小彪!我跟阿嵐準備好了!」 「好!」 我跟阿嵐因為職業的關係,都站在前線的地方,而小旌是元素使,理所當然也是在後面幫打怪,而小夫則是因為大劍拿不起來的關係(而且又萌),所以不讓他當前線腳色(不然他第一個被怪推倒)。 「我的新絕招!『幸運之頌歌』!嗯!啊啊啊!!!」小彪唱著。 「碰!」我跟阿嵐同時打出了大爆擊,「斯~」雞皮疙瘩掉滿地。 「………」大家都看著小彪。 「小、小彪…再一次試試看…」我說著,並舉起劍,準備砍怪。 小彪點點頭,「好~嗯!啊啊啊!!!」 「碰!」又同時打出爆擊。 我果然沒聽錯…小彪叫聲太過於淫蕩了,導致我跟阿嵐和小旌都有點春心蕩漾,臉紅心跳=\\\=。 「小彪…以後還是別用吧…」 小彪不解的問,「為什麼?因為我是音癡嗎?我音樂系的說…」 「不、不、不~這是攻方的問題阿~」三個人排排站,將右手舉向錢,左手嗚著鼻子默默的說著。 「???」 「你就當你音癡吧。」煌拍了拍小彪的背。 「可是我覺得萊姆唱的很好阿…」小夫吸著手指頭說。 ---─────────────────────────────── 特別收錄:開放的小夫 「對了!」小旌想到了一件事,將我跟阿嵐帶到旁邊去。 「小夫等等洗澡出來是裸體,如果不想大失血就不要看了。」 「裸、裸、裸、裸體!?」 「哼哼哼~」阿嵐興致勃勃的笑著。 這樣不是正合我意嘛!?我興奮的再心裡想著,並一起跟阿嵐盯著浴室門口看。小夫走出來,果然連遮都沒遮,「洗的好舒服~」 「噗!!!!!!!!!!!!!!!!」我撐不住,噴著鼻血倒在血泊中了。 「哼!」阿嵐轉過身對著小旌,「這對我來說才不算什麼…」但是鼻血猛流。 「好快!」<───指鼻血流速 「嗚?」小夫無辜盯著我們看。 「對了…小夫也是裸睡…」<───習慣了 「虧你這樣可以跟他生活一個月…」 「我也是最近才習慣的呢~要不是我還有理性~小夫早就被我吃了。」 我應該罩得住…然後晚上時我跟阿嵐的HP都只剩1… --──────────────────────────────── PS:小夫睡覺很挑逗的XD 小夫:「想吃我嗎?」 我:「當然!」(撲倒食用) -----───────────────────────────── 第三章 改版!?漸漸變強的團隊! END -----───────────────────────────── 下一章 使動!命運的轉輪! 「小夫不喜歡跟別人打架…」小夫有些不高興的說著。 「沒關係啦~」我摸了摸小夫的頭,「不喜歡就不要勉強。」 --──────────────────────────────── 這次出現了兩個新角色~ 旌萊特與雷夫~ 大家可以到他們網誌逛逛~XDD 黑玄嵐太 http://blog.yam.com/cat75388888 彪萊姆 http://diary.blog.yam.com/wong385396 旌萊特 http://blog.yam.com/wolfmanjing 雷夫 http://blog.yam.com/godsplac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