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影虎傳 前傳 影虎殞落…別離之森…

----────────────────────────────── 「爹爹~」 「小悟~告訴爹爹~生日禮物要什麼啊?」 「爹爹!爹爹!小悟要吃好多好多東西!到時候要幫小悟慶祝喔!不准去工作~你答應我了~」 「好~好~爹爹答應你…」 「打勾勾~」 「好好~打勾勾~」 「賴皮的是阿月~」 「少爺!為何是我呢!」 「哈哈哈哈哈~~~」 宛如是一幅…讓人…無法忘懷的溫暖圖像。 ---─────────────────────────────── 「少爺!快點…」一隻紅龍獸人,牽著一隻小虎獸人(黃),在黑暗的森林中奔跑著,月光宛如散發出寒氣的青光,冰冷的照耀著整個森林。 「阿月…我跑不動了…」 「!」那隻龍獸人一把抱起了虎獸人,「交給我吧!『小悟』少爺!我絕對不會把你交給他們的!少爺!」 「嗚…嗯…」小悟抓著龍月的胸膛點著頭。 「想逃到哪裡去啊?『龍月』…」突然一到光影從龍獸人眼前劃過,龍人往後一跳,「嗚!?」龍人蹲下來摸著額頭,從額頭上流下了一道血痕,血緩緩的低下地面。 「阿月!」虎獸人站在龍人的旁邊擔心著。 一隻狼獸人舔著苦無前端的血,用著憐憫的眼神說,「『龍神族』已經被消滅了…所以你可是最後的龍神族呢,不純正的龍神族…『龍月』即使你體內不純的血統蠢蠢欲動,也阻止不了我們的…我們要的是…繼承『影』之力的小悟少爺『虎謙幸悟』!」 「克斯…為什麼?」小悟叫著眼前那位狼獸人。 「嘖!『克斯』!你這個背叛者!」龍人將小悟藏在身後,並做出戰鬥的架勢。 「背叛者?我只是選擇了我該選的路而已~繼承影血統的少爺…我們需要他的血當作血祭!這樣我的『大人』也會高興的…哈哈哈哈哈!」 「少爺!好好的躲在我身後!知道嗎!?」 「好…」小悟有些顫抖著,慢慢的退到龍月更後邊的位置。 「克斯…你已經被『汙染』了…居然接受了那種『詛咒』…」龍月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狼獸人。 「你也可以接受~很舒服的~得到了『永遠的生命』~你那『污穢的血統』也能被淨化!你也可以試試看!哈哈!冰遁!『冰爪』」克斯手上的爪子覆蓋上了冰,並往前一越。 「什麼永遠的生命!你的動作太遲鈍了!風遁!『透風』!」龍人將手一掌穿進狼獸人的心臟,並從背後竄出,「嗚啊!」克斯從口中吐出鮮血噴在龍月的臉上,血液也沿著脖子像下流,讓龍月身上的紅皮膚更佳的鮮紅。 「永遠的生命?只有這種…」克斯將臉抬起,「不是說過…沒用的嗎?哈哈哈哈哈哈!!!」克斯將苦無一刀往上砍,龍月的眼睛被微微的擦過,「啪嚓!」 「嗚啊!」龍月在完全被攻擊前躲開了,但是讓他的眼睛造成了一道傷疤。 「阿月!」 「我…嗚…」龍月摸著被弄傷的左眼。 「小悟少爺~跟我走吧~你將力量獻給大人後~一定會很舒服的。」克斯走向了小悟。 「別想!」龍月從後面抓住了克斯。 「不是跟你說沒用嗎?」克斯冷冷的說著。 「封遁!『禁咒‧空間封印』!」 「你!你想做什麼!」龍月手上發出光芒,將克斯固定著,舉高面對一顆樹。 「『獻上我左眼的視力』!將他封印吧!」龍月說著就將克斯砸向一棵樹上。 「可惡啊!可惡啊!可惡…可…」克斯不停的融入樹內,「轟!」,直到完全消失為止。 「嗚…咕啊!」龍月蹲了下來摸著他的眼睛,失去了視力的左眼,幾乎已經確定廢了。 「嗚嗚…阿月!沒事吧?沒事吧?」小悟哭著在一旁摸著龍月的臉。 龍月看著眼前這位可愛的小悟,淡淡的一笑,「少爺…你放心…我沒事…我們必須快點趕往神廟…這種封印術如果不是用特殊的容器或是更多的祭品…很快就會被破壞的…」 「嗯…」 ---─────────────────────────────── 於是兩人一起趕往神殿,神廟在四周有著聖潔的神柱,可以保護這裡不被黑暗入侵,平常會有種純潔不可侵犯的神廟,也一點一滴的開始黯淡下來。 「神廟已經快被汙染了…但…逃到這裡…應該就…」 「應該什麼啊?龍月隊長…」從神廟四周的柱子降下了暗殺部隊,而且每個人都散發出一種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氣息。 「可惡…連『影之暗殺部隊』也…」 「嘶~」暗殺部隊的人舔著他們嘴唇,「很舒服的~龍月隊長~小悟少爺…哈哈哈哈哈哈哈!」暗殺部隊的獸人們,緩緩的向前逼近。 「畜生…!」眼看就要被拿下之際。 「影遁!『暗夜影舞曲』!」「啪嚓!」「啪嚓!」「啪嚓!」突然一瞬間,暗殺部隊的人全部倒下,然後一個人影緩緩降下,是一隻臉上有刀疤的虎獸人,穿著著只有『影』才會穿著的風衣。 「主!炎牙主公!您沒事!真是太好了!」龍月蹲下將頭往下一壓,表示忠誠之意。 「爹爹!」小虎獸人,開心的叫著,並跑向炎牙抱住腿。 「呵呵…」炎牙抱起來了小悟,「龍月…謝謝你照顧小悟,但是…已經太遲了,這個神廟快要完全被汙染了!你先帶著小悟從神廟逃開吧。」 「主!主公!不要這麼說!一起逃吧!」 「不…我要留下來做最後的工作…封印那個傢伙!」 「哎呀呀~還真有點痛~」躺在地上的暗殺部隊,扭了幾下脖子,站了起來。 「這個就是詛咒嗎?看來神廟撐不了多久了…龍月…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說!說吧!」 「啪!」炎牙將小悟丟向龍月,「跟著小悟…活下去…封遁!『禁咒‧空間轉移』!」 突然龍月與小悟的下方出現了一個法陣,「什麼!?主!主公!住手!這禁術!必須要獻上更多的祭品!」 「小悟…對不起…然後…再見了…龍月!小悟就拜託你了!『獻上我左右兩眼的視力與眼球』!」 「爹爹!」 「炎牙主…」兩人都還沒說完,就消失在神廟中。 「可惡!你把他們送到哪去了!」暗殺部隊的人衝向前,並舉起手中的苦無。 「封遁!『禁咒‧空間封印』!」 「轟!!!!!!!」整個村子的下方,包括神廟被一道光包圍著,強大的震動讓暗殺部隊的人無法安然的前進。 炎牙將手放在胸口上,「『獻上我的生命』!」 「可惡!快阻止他!」暗殺部隊的人做好架勢,「全員!火遁一起攻擊!」 「這可是你親自教我們的忍術!炎牙大人~火遁!『紅蓮火球之術』!」好幾道火球,以非常快的速度衝向炎牙。 「嗡!!!」神廟突然發出異常的聲響,將火遁給消除。 「什!」暗殺部隊驚慌了一下。 「神廟…謝謝你在被汙染前用盡了你最聖潔的力量!這樣禁術就能持續了!」 「轟!!!!!!!!!!!!!!!!!!!!!!!!!!!!!!!」 那一天…影之村完全消失…(搭配BGM食用) ---─────────────────────────────── 同時在一個離影之村非常…非常…非常…遙遠的村莊外…大雨淅瀝淅瀝的下著,一隻龍獸人與一隻小虎獸人,在雨中站著。 「炎牙主公…」 「嗚啊!!!爹爹!爹爹!」小悟在雨中蹲在龍月旁哭著。 「小悟…少爺…」龍月在一旁,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只是靜靜的在旁邊看著。 「爹爹他!爹爹他!明明答應我的!要幫我過生日…嗚…嗚…他明明答應過我的!可是…可是…」 「………」龍月默默的將左手放在左眼上,然後再用右手摸著小悟的頭。 「嗚…阿月?」 「對不起…小悟少爺…封遁!『禁咒‧記憶封印』…『獻上我左眼的眼球』。」 「阿…月………」小悟眼神變成空洞後,就被龍月摟抱在懷裡。 龍月抱著小悟,左眼因為失去了眼球正不停的流著鮮血,但在其中還夾雜著淚水「小悟少爺…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龍月抱著懷裡的小悟,不停的重複著這句話。 --──────────────────────────────── 地點:被封印的神廟 「被逃走了嗎?克斯…」一個黑影在神廟中出現。 「是的…」克斯恭敬的低下頭。 「是嗎?沒關係~」 「『闇影』大人…為什麼呢?」克斯問著黑虎獸人。 「他的影還只是幼苗…放心吧…龍月那傢伙…我可是比誰都還了解他…他一定會訓練影的繼承者…到時候…我在一併接收那力量不就好了?」 「『闇影』大人真是厲害!」 「這可是…為了讓世界充滿黑暗…所需要的力量呢…你說是吧?『艾雅力歐』…」闇影看著,眼前這個詭異的石像笑著說。 「但…這個地方已經完全被封印了…」 「不用擔心…這種封印頂多只能撐十年…可悲阿…影大人,只要神廟中有黑暗存在…你就不可能完全封印這哩,而且…十年內您的兒子是不可能完全駕馭影之力的…我們就在這段時間內…哼哈哈哈哈哈哈!!!!!」 ---─────────────────────────────── 影虎傳 前傳 影虎殞落…別離之森… END 下一軸 影的繼承者! 下一軸 預告 「可惡!我又輸了!」鐵彥生氣的說著。 「小時候阿…咦…我…為什麼?我沒有…記憶?到底…」 「阿月!我討厭你!」 「該來的還是來了…嗚啊!」 --──────────────────────────────── 忍術介紹 冰遁‧『冰爪』: 「讓氣在手上,然後在手上做出冰之爪,雖然攻擊力有提升,但最大的目的是要將敵人的血管冰凍,癱瘓敵方的速度。」 風遁‧『透風』: 「將風的力量集中在手上後,讓一瞬間手推進力增加,藉此貫穿的人。」 封遁‧『禁咒』‧『空間封印』:「因為需要付出代價,而被列為禁術的忍術,高難度的封印系忍術,付出一定的代價後,指定封印的地方,可以封印任何東西也可以指定封印的道具,封印的道具如果耐久度過低,封印的時間可能一下就被破除。」 火遁‧『紅蓮火球』:「從嘴中吐出火球,攻擊速度非常快,屬於中級火系忍術。」 封遁‧『禁咒』‧『空間轉移』「因為需要付出代價,而被列為禁術的忍術,高難度的轉移系忍術,可以將指定的人、或物品進行空間轉移。」 影遁‧『暗夜影舞曲』: 「手持利刃,躲在敵人的影子中,敵方鬆懈時,趁機砍殺脖子、手腕、腳腕,最後一刀是插進心臟,動作太過於華麗,而因此命名。」 ----────────────────────────────── 作者的話: 老實說~我已經對小悟很好了=W= 本來劇情是更悲慘的~(阿虎聽了傻眼) 感謝阿虎的贈圖>W< ----────────────────────────────── 妄想ED 感覺很適合這個故事的片尾XDD ----────────────────────────────── Vermillion 作詞:石川智晶 作曲:石川智晶 演唱:石川智晶 Vermillion 僕らは生きることにしがみついたけれど Vermillion 雖然曾緊握我們存在的這個事實 Vermillion それを格好悪いとは思わない Vermillion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真っすぐ過ぎる君だから 率直的過生活的你 自分の椅子が見えないと 雖然看不見自己的椅子 冬の枝のようにぽっきり折れるようで心配なんだ 應該也不用擔心會像冬天的枯枝般折斷吧 あの日丸めたままの紙切れを押し付けて走ってった 那天我緊握著被揉亂的紙團在路上狂奔 ー僕を覚えていてー -突然豁然開朗- 指で文字をなぞっては 大声で泣いた夕映え 指尖描繪著你的字跡 我在夕陽下放聲大哭 Vermillion 僕らは生きることにしがみついたけれど Vermillion 雖然曾緊握我們存在的這個事實 Vermillion それを格好悪いとは思わない Vermillion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知らぬ間につくってた 創造一個沒有人知道的空間 かすり傷から溢れる 從細小傷痕中溢出的 その朱く愛しいもの 惹人愛憐的朱色事物 手を触れずに見つめていたよ 只可遠望而不能觸碰 窓の外の気配に君の名を呼びながらしゃがみ込んだ 我在窗外不停呼喚你的名字 僕はこの世界の全てを知ってはいけない 我無法看清這個世界 たとえ君をなくしても 假使失去了你 Vermillion 僕らの中に静かに流れてるものは Vermillion 在我們體內無聲流動的 Vermillion あの空より朱く激しいものだよ Vermillion 是比那片晚霞還要艷麗且灼熱的 朱く激しいものだよ 艷麗且灼熱的東西 無性に喉が乾くのは僕に生まれ始めた 乾涸的喉嚨宣示了新生命的誕生 生きたいという叫びたいほどの真実 真實到好像可以馬上嘶吼出對生存的渴望 Vermillion 僕らは生きることにしがみついたけれど Vermillion 雖然曾緊握我們仍存在的這個事實 Vermillion それを格好悪いとは思わない Vermillion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Vermillion 僕らの中に静かに流れてるものは Vermillion 在我們體內無聲流動的 Vermillion あの空より朱く激しいものだよ Vermillion 是比那片晚霞還要艷麗且灼熱的 朱く激しいものだよ 艷麗且灼熱的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