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102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5

    追蹤人氣

影虎傳 第一軸 影的繼承者

---─────────────────────────────── 潮水村,是一個靠近河邊且四周環山的小村落,平常人民以種植蔬果與魚獵維生。 「預備!開始!」樹下的青年們,像小孩般的玩耍著,有兩隻獸正在比賽爬樹,「加油!」「加油!」「加油!」其它較小的孩子們在旁邊加油與當裁判。 「哈哈~小鐵!又是我贏了~」樹上的虎獸人蹲在樹枝上,對著下面還在繼續爬的熊獸人說著。 「就跟你說!不要叫我小鐵!啊!?啊!!!!!」熊獸人一個沒抓好,「呀啊!」滑了下去,「啪嘶~」在樹上留下了明顯的爪痕。 「啊…掉下來了…」小獸們看著掉下來撞到屁股而跌的四腳朝天的鐵彥。 「哈哈哈!!!鐵彥哥哥好笨~」 「小鐵!」虎獸人從樹上一躍而下,蹲在熊獸人旁邊,「沒事吧?小鐵!」關心的問著。 「好痛…痛…痛…」鐵彥摸著頭,然後對小悟說,「幸悟…就跟你說不要叫我小鐵了!叫我鐵彥!鐵彥!」 小悟嘟者嘴,「有什麼關係…我們都認識十年了,還有有叫我小悟~小悟~知道嗎~」小悟笑著,來回摸了摸鐵彥的頭。 「!!!」鐵彥雙手撐在地面,毛豎了起來,眼睛瞪大,像是被小悟天真的笑容給吸引般,滿臉通紅的看著小悟。 「呵呵~還是跟以前一樣感情很好呢~去去~小孩不能看。」一旁的犬獸人支開旁邊年紀較小的小獸,「什麼叫做感情很好啊?」「是爸爸媽媽那種的嗎?」小獸問著一堆問題,一邊轉頭盯著小悟跟鐵彥。 「什麼!?」鐵彥慌張的將頭轉向犬獸人,「良牙!我們感情沒有很好!!!」鐵彥對著犬獸人良牙吼著,然後頭轉向小悟,「小悟!我們再比一次!」鐵彥指著小悟說。 「好啊~」 「又輸了!」「再一次!」 「我又輸了!」「再一次!」 「我怎麼又輸了!」「再一次!」 「可惡!我又輸了!」鐵彥生氣的說著,腳還不停的剁著。 「那是因為你笨啊…」良牙不忘在旁邊吐嘈。 「氣死我啦!!!」鐵彥燃燒著,對天嘶吼。 「鐵彥哥哥又在發神經了~」 「對啊對阿~好像笨蛋~」一旁的孩子指著鐵彥說。 「小鬼!!!」鐵彥追著年紀較小的小獸們。 「啊哈哈~鐵彥哥哥生氣了~」 「生氣了~生氣了~哈哈~」 「那個笨蛋…又在做什麼蠢事了…」一旁有隻紅龍獸人走了出來,看著笨蛋鐵彥在跟小孩們追逐,左眼用著黑色的眼罩,因為不戴眼罩,小獸們會怕,緩緩的走向靠在樹邊的小悟。 「阿月!」小悟叫著。 龍月露出笑容,「呵呵~我來通知你們訓練的時間到了。」 「嗯嗯~不過先救鐵彥要緊…」小悟看著一堆肉求(小獸)開始堆疊在鐵彥身上。 「啊!!!不要壓我啊!!!」 「鐵彥~需要幫忙嗎?」龍月走了過去頭低下來問著被壓在地上的鐵彥。 「大叔!快救我!」 「啪嘰~」龍月的頭上爆出了青筋,然後捏著鐵彥的臉,「不是說要叫我師父嗎?還是要我抖出來你十年前是怎麼跟我求情…求我收你為徒的?啊?」 「啊!好痛!好痛!不要說!不要說!」 「鐵彥哥哥的臉變形了!」 「好醜嘎!」 「好了~你們這些小鬼~你們的鐵彥哥哥要訓練了~」龍月抓起了數隻小獸們,放在自己肩膀上與頭上,「不要像鐵彥哥哥一樣~這麼狼狽~」龍月說著還盯著鐵彥看。 「………」鐵彥跪倒在地上Orz。 「好~」一群小獸們,天真的說著,可是卻不停的捏著龍月的臉。 「豪嚕~鼻晚盧。(好了~別玩了)」 「不可以喔~」小悟比出手勢,要龍月蹲下來一點,龍月微微蹲下,小悟將龍月頭上的小孩抱下來。 「下次再陪你們玩好嗎?」小悟將小獸抱在懷裡摸著頭說。 「明天喔~明天一定要一起玩喔~打勾勾~」 「呃…?打…打勾勾………?」小悟好像想到了什麼,有點沉思了一會兒。 「………!」龍月的神情顯得有些緊張,但是小悟並沒有察覺。 「小悟哥哥?」小獸往上看著有點呆掉的小悟。 「咦?」小悟回神之後搖了兩下頭,「呵呵~我發了一下呆,好好~打勾勾。」小悟伸出了小指拎著小獸的小指。 「打勾勾~」 「賴皮的是鐵彥哥哥~」 「為什麼是我啦!!!!!」鐵彥惱羞成怒的大聲吼著。 「因為鐵彥哥哥是笨蛋嘎~」 「沒有人想變成笨蛋~」 「氣死我了!!!你們這些小鬼!!!」 「好了~好了~我先把小鬼帶走了~你們先去訓練吧。」良牙推著小獸們慢慢離開神木區。 「哈哈哈~明天喔~一定喔~」小獸們對著小悟揮著手。 「………」小悟先是笑笑的揮手,等小獸們走遠了臉就沉了下來,「明天…嗎?」 「………」龍月默默的看著小悟。 「小悟!繼續我們昨天練習的忍術吧!」鐵彥拍了拍小悟肩膀。 「喔!好~」 「兩個人準備好了嗎?用我昨天教你們術來阻擋我的術。」龍月對著小悟跟鐵彥說,然後右手食指與中指移到額頭之間,「風遁!『大鐮鼬』!」突然一瞬間龍月身旁被巨現化的風刃給包圍,「去!」多道風刃快速功了過去。 「要上了喔!」小悟笑著對鐵彥說。 「呃…我知道啦!」鐵彥看了小悟後,不好意思的將頭轉向前方。 「土遁!」「土遁!」兩人結著印,齊聲道,「『崩突』!」小悟與鐵彥兩人的站立的地方開始往下陷,而前方的土像牆壁一樣的往上突起,擋住了風遁的忍術。 龍月笑了笑,大聲喊著,並蹲下來摸著地面,「好!非常好!但是鐵彥的速度慢了一些!下一個!木遁!『根亂舞』!」大叔下方的樹跟開始竄出地面,用著飛快的速度功向小悟與鐵彥。 「喝~」鐵彥大力的吸了一口氣,配合著結印,「冰遁!『冰吹雪』!」鐵彥從嘴中吹出冷的氣息,將樹根結凍,鐵彥接著將手按在地上,「然後是!土遁!『巨石拳』!」地上的土開始往上延伸,聚集成像是拳頭的形狀,「碰!」將凍結的樹根打成了碎片。 而小悟先是往後跳與樹根拉開距離,「距離夠了!」 「呃!?」龍月一臉小悟想做什麼的表情。 「看好了!這可是我自創的忍術喔!」並結印然後將手放在地上,「火遁!『爆炎紅蓮怒』!」從地上冒出了火球阻擋了樹根的前進,並一瞬間燒成了灰燼。 「………」龍月跟鐵彥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小悟。 「怎樣?怎樣?不錯吧?阿月~小鐵~」 「好厲害…」鐵彥張大嘴巴的看著小悟,並衝了過去,「偷藏了絕招~太狡猾了吧?」 「呃…非…非常好…」龍月在心裡想著,『『根亂舞』是高級木遁忍術…其實連高級火遁忍術也不一定檔的下來…因為樹根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而且,神木區的樹根的韌性又比其他地區的神木強好幾倍…沒想到…不愧是炎牙大人的小…不…應該說不愧是小悟少爺…』龍月想著想著就陷入了沉思。 「阿月?」小悟叫著龍月(第一聲)。 「阿月?」(第二聲) 「阿月!!!!!!!!!!」(在耳邊大叫) 「呃!?」龍月被小悟叫喊拉回現實。 「你在發什麼呆嘎?阿月~換下一個吧~」小悟笑著說。 「好!那接下來是體術!與我對打!」龍月使用後空翻一口氣與小悟拉開距離,「來吧!小悟!」 「好!我來了!」小悟衝了過去,從膝間的包包中拿出苦無,丟了過去。 「咚!」龍月也馬上抽出苦無將小悟投擲的苦舞打了下來,卻發現衝過來的小悟消失了。 「哈啊!」小悟抽出武士刀往下砍,「噹!」苦無對上武士刀,發出尖銳的聲音,一落地後小悟並持續不停的猛攻著,而龍月也不停的拿著苦無抵擋,「噹!」「呃!」龍月手中的苦無被小悟武士刀擊飛的那一瞬間,「抓到了!」小悟將武士刀收回刀鞘,並要使出拔刀術時。 「啊!?」小悟感覺到有種冰冷的東西正頂著他的脖子,「呃…嗯…」小悟吞了口口水然後道出,「我…我輸了…」 「呵呵~小悟,雖然拔刀術是在近距離時的威力最大,但是使用的時機是很重要的,你都將我注意力放在我的右手,可是沒發覺我左手也有藏武器。」龍月說完將苦無移開小悟的脖子,然後兩人分開一定距離後。 雙方90度鞠躬,「多謝指教!」 「那接下來換我了!」鐵彥快速的站好位置,並擺出戰鬥的架勢。 「呵呵~儘管放馬過來~鐵熊~」龍月將手伸向前,做出挑釁的姿勢。 「啪嘰~」鐵彥理智線斷裂。 「我絕對要揍扁你!!!」鐵彥用著飛快的速度衝向龍月,鐵彥雙手已經裝備了音速爪,一踏出第一步便開始加速。 「噹!」第一下正面交鋒,龍月迴轉了兩下手上的苦無,並往下刺「噹!噹!」交叉的音速爪抵擋住龍月右手的苦無,「喝!」鐵彥用腳往上踢,並順勢後空翻了一圈,「!」龍月的雙手被踢擊給架開,鐵彥在一瞬間往前突刺。 「嘖…」龍月應了一聲,往右一閃,並抓住鐵彥的手臂,直接將他摔出去。 「嘿咻~」鐵彥在空中迴轉一圈,安全落地,「大叔~你的動作變慢了喔~」 「呵呵~看來…不能讓你看扁了…」龍月才剛說完就已經在鐵彥身後,一瞬間用手刀一劈,將鐵彥給擊飛。 「呃啊!」「碰!」鐵彥大力的撞上樹木,「好痛…痛…痛…痛…」 「你鬆懈下來了…」龍月蹲在樹木旁說。 「少!少囉嗦!」鐵彥奮力往右一揮,但是卻揮空,龍月緩緩的站在鐵彥的音速爪上。 「嘖!」鐵彥左手使力正要大力的戳向站在右手音速爪上的龍月。 「碰!」「太慢了!」龍月在鐵彥攻擊前,龍月一腳踢向鐵彥的臉。 「嗚!」鐵彥因為疼痛後退的幾步,並摸著自己的臉,隨後就被龍月的苦無頂在脖子上。 「!」鐵彥用斜眼瞪著龍月。 「勝負已定~」 「………」鐵彥一臉不甘心,但還是先走向前幾步與龍月保持距離,轉頭,野雙方90度鞠躬,「多謝指教!」 「好痛…」鐵彥摸著自己紅腫的臉說著。 「小鐵!沒事吧?」小悟飛快的跑了過去,看著鐵彥紅腫的臉,「阿月!你下手太重了。」 「是嗎?我倒不覺的~鐵彥的體術還挺不錯的,剛剛將我的手往上駕開,讓我驚訝了一下。」龍月一點輕鬆的笑著說。 「來~塗藥,這是羊老伯用他家後院的藥草做的。」說著說著,小悟沾了點藥膏慢慢的塗在鐵彥臉上。 「!」鐵彥不好意思的後退三步「我!我!我!我沒事啦!小悟!」 「有什麼關係啊?你OO被拉鏈夾到的時候也是我幫你塗的阿。」小悟閉上眼回想著,「沒錯…當時你還哭著在村子裡跑,一邊喊著「好痛!好痛!小OO要斷掉了!」(模仿中)」 「噗!」龍月噗滋一聲笑出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別笑啦!」「啪啦!啪啦!啪啦!」小悟的回想畫面被鐵彥迅速打掉,「那!那也是好幾年的事了!!!別提了拉!!!」 「那就讓我塗藥!」 「嗚…好…好啦…」鐵彥坐在地方乖乖給小悟塗藥膏,「好痛!」 「忍耐一點~」 「那接下來就是幻術了。」 「好!」小悟跟鐵彥一同站起來,並準備接受幻術訓練。 「準備好了吧?小悟。」龍月手插腰笑笑的說著。 「!」小悟眼前的龍月開始越來越模糊。 「喀嚓!」小悟從膝蓋的包包拿出兩把苦無。 「幻術…雖然難不倒我…但是,我是什麼時候中招的…」小悟一邊說著一邊注意一旁的動向。 「!」好幾百把的手裡劍突然的從旁邊的樹叢中射出來,「是幻覺…但是…有一支是真的!」小悟說完,投擲一把苦無射向幻影中,「噹!」 「喝!」小悟將另一把苦無射向樹上的樹枝。 在樹枝上傳來了聲音,「小悟!很不錯喔!」龍月漸漸的從樹上顯現出來。 「嘿嘿,我有特地練習呢,阿月~我中的幻術是不是對我的『眼睛』,而是對我看見的『場景』對吧?」 「哦…真厲害。」 「嗯~一般人中幻術的時候,第一個一定是以為自己的眼睛被下幻術,可是我剛剛並沒有跟阿月四目相對,所以一定不是我的眼睛而是我看見的景象。」 「完全正確~」龍月笑著說。 「那接下來換我了!」鐵彥擺出戰鬥的姿勢。 「好~」「轟!」突然一瞬間,鐵彥發現他身旁被濃霧包圍。 「可惡!這樣什麼都…等等…」鐵彥聞了聞周圍的味道,「是媽媽做的蜂蜜蛋糕~」鐵彥慢慢的走向味道的方向。 「阿咑!」(龍月的聲音)「碰!」「你這白癡!」龍月拿紙扇從鐵彥的頭上打下去,「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你媽的蜂蜜蛋糕!很明顯就是幻術啦!下一個!」 「嗚!咦…這個味道是…啊啊~(萌叫)是老媽的炭烤驢魚!」鐵彥聞到味道快速的飛奔過去。 「碰!」「你這個混帳傢伙!」龍月繼續用紙扇打在鐵彥身上。 「唉喲!」鐵彥被紙扇打到而跌坐在地上,摸著頭,「幹什麼啦!很痛耶!用食物太卑鄙了!」 龍月一腳踩在鐵彥的頭上,「這是幻術啊!幻術!哪有人會在神木林中放一塊蛋糕!或是炭烤驢魚!」龍月不停的踩著。 鐵彥不停的喊著,「好痛!好痛!好痛!」 「真是笨蛋…」小悟在一旁喝著茶,然後看著天空優閒的說著:「今天真是平靜~」 「鐵彥回去要繼續練習幻術!今天就到這邊吧!現在時間還早,你們可以先去玩。」龍月笑笑的說。 「知道啦…」鐵彥眼中有著淚痕嘟著嘴說。 「阿月~那我們先去玩了。」 「好~」 兩人一同走向村中的方向,「沒事吧?鐵彥?」 「沒事…小悟,我的臉是不是腫起來了。」 「………」小悟盯著鐵彥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臉,「沒差多少。」 「是嗎?」 ----────────────────────────────── 村子的方向… 「抓到你了!」 「啊!被抓到了!換我當鬼!」 「來抓我啊~」小獸們在村內玩著鬼抓人。 「小朋友~」突然,一名狼獸人從旁邊走來,看他一身黑的穿著,就知道是忍者。 「什麼事~叔叔?」小獸們漸漸的往狼獸人的方向聚集。 「叔叔問你們…喜歡蘋果還是葡萄呢?」狼獸人露出笑容問著。 「我喜歡蘋果!」 「咦~我比較喜歡葡萄耶。」 「呵呵~叔叔要給你們禮物喔~」 「什麼禮物~我要我要~」小獸們興奮的問著。 「選擇蘋果的人…」狼獸人站起來,從懷離拿出一把大鐮刀,「就讓他跟蘋果一樣的鮮紅!」狼獸人一刀揮下,將回答蘋果的小獸從臉中間砍成兩半,血從小獸的體內噴發出,將狼獸人跟小獸們染成紅色。 「果然還是小孩最棒了…哈哈哈哈哈!!!!!!」狼獸人大笑著。 「………」一旁的小獸們看到這情形都嚇傻了,下一秒便開始逃竄。 「呀啊啊啊啊!!!!!」 「不要跑~我禮物還沒發完呢…選擇葡萄的人…就讓他像葡萄一樣發紫吧…」狼獸人從懷裡拿出幾個中間有孔的針,投擲出去!一針針插在小獸們的脖子上,頓時,小獸的血從脖子中噴發出。 「呀啊!!!媽媽!!!媽媽!!!」 ---─────────────────────────────── 「!」小悟突然頓了一下。 「怎麼了?小悟?」 「有股…奇怪的感覺…村子…村子!」小悟用衝的衝向村子的方向,就像是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 「小悟!小悟!等等我!」 「不能等了!必須快點!必須快點!」就這樣兩人快速的感到村中。 「怎…怎麼會這樣…」小悟跟鐵彥感到時,看見滿地的屍體與鮮血,都嚇傻了。 「哦…還有人沒殺到啊?」狼獸人從一旁緩緩的走出,手上的鐵鍊還綁著一隻犬獸人。 「良?是良!」 「你竟敢!良!!可惡!!!」鐵彥衝過去,並要用爪子攻擊時。 「小鬼…」狼獸人將鐵鍊不停的旋轉著,然後將鐵鍊與良一同丟向旁邊的木屋,並快速的將鐵彥給踢向有尖端露出的木頭,「碰!」貫穿了鐵彥的肚子,「嗚!」鐵彥從嘴裡吐出鮮血,完全無法動彈。 「喝!」小悟用著很快的速度,接下了良,「良!沒事了!我接到你…了…良…?」 小悟看著自己懷裡的良,舌頭露出,雙眼睜大,眼中還有鮮血,脖子已經翻了過來。 「笨蛋!那傢伙早就已經死了!哈哈哈哈哈!!!!!」 「良…良…」 ----────────────────────────────── 那個時候…我剛來到這個村莊…你是第一個跟我說話的…朋友… 「我是良~你的名字是?」 「幸…幸悟…」 「那就是小悟了~請多指教小悟~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 「嗯!」 「忍者修練?我也好想學~可是我要帶小孩,你就跟鐵彥一起修練吧~」 「好厲害,你跟鐵彥的忍術好帥。」 -------───────────────────────────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悟全身散發著黑色的氣息,眼淚不停的小悟眼裡奪眶而出。 「這!這個力量是!小悟少爺!我找到你了!!!哈哈哈哈哈!!!!!!」 「不能原諒…不能原諒…不能原諒…我絕對要!!!殺了你!!!」小悟拔出武士刀,一口氣衝到狼獸人的面前。 「好…好快…」「啪嚓!」狼獸人還沒說完就被砍下了雙手。 「嗚啊!」 「還沒呢!你怎麼殺村里的人!我就怎麼殺你!」小悟不停的砍著狼獸人,「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鮮血不停的噴出,將小悟染成了紅色。 「太漂亮了…小悟少爺…」 「哈啊!!!!!!!!!!!!!!!!!!!」小悟一刀插在狼獸人的脖子上,血向上噴發。 「嗚啊…我的頭…」 ----────────────────────────────── 突然有某種東西流入了小悟的腦中… 「小悟少爺喜歡蘋果還是葡萄呢?」 「蘋果~」 「來~這是蘋果口味的糖果喔。」 「大吾叔叔~謝謝~」 ----────────────────────────────── 「啊…啊…剛剛…那是…我的頭!!!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悟看著自己手上的血,眼淚不停的流出,並抱著頭大叫著。 「!」龍月從後面出現,「啪!」並給了小悟手刀。 「爹爹…」小悟說完後便昏了過去,龍月就這樣抱著小悟。 「小悟…對不起…我來的太晚了…」 ---─────────────────────────────── 同時在封印之地:封印的神廟 「覺醒了…『影』的力量…」闇影緩緩的說著,並露出笑容。 「大吾沒有復活…為什麼?」克斯問著。 「因為他是被『影』的力量殺死的…10年間,影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了…哼哈哈哈哈哈哈哈!!!!!」 「………」 「怎麼了?克斯?你對大吾會死有什麼不滿嗎?」闇影瞪著克斯問。 「不…屬下怎麼敢。」克斯趕忙蹲著以示忠誠。 「當時你在『那傢伙』身上留下的『種』…也會有作用的…」 「是…」 ----────────────────────────────── 回到潮水村…龍月將小悟安置在沒被破壞的木屋中。 「爹爹…爹爹…爹爹你別走!爹爹!」「嗚啊!」小悟從夢中驚醒,「呼…呼…」 此時龍月從外面走進來,「小悟…你醒了?」 「阿月…」小悟左看右看沒有看到鐵彥,「鐵彥呢?」 龍月緩緩的說,「他的傷我有幫他包紮好了,剛剛也將他母親安葬了…他現在在他母親的墓碑前,全村…惟一還活著的,只剩我們三個了。」 「是…是嗎…我去找他…」小悟快速起身想要趕快到鐵彥那邊去。 「小悟!等等!你現在還不能!」 「不!我要去小鐵身邊!」 「你該適可而止了!小悟!」 「該適可而止的人是你!你又不是我的誰!憑什麼…啊…」 「!」龍月頓了一下。 「我…對不起…」小悟跑出了木屋。 「………」「不是你的誰…嗎?嗚!」龍月摸著他的左眼,「該來的…還是來了…」 ---─────────────────────────────── 小悟跑向鐵彥原本的家…看見鐵彥一個人跪在剛下葬的墓旁。 「小鐵…」 「小悟…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 「我…」 「剛剛那個人叫你小悟少爺…那個人是不是跟你有關係!」鐵彥站起來狠狠的瞪著小悟。 「我…」小悟慌張的後退幾步。 「你說啊!」鐵彥抓著小悟的衣服,眼淚不停的從眼眶中流出。 「………」 「把媽媽…把媽媽…還給我…嗚啊!!!嗚啊!!!」鐵彥像是洩了氣的氣球般跪了下來,並嚎啕大哭著。 「………小鐵…」小悟也跪了下來,並抱住鐵彥,「嗚啊!!!嗚啊啊啊啊!!!」也跟著哭著。 -----───────────────────────────── 影虎傳 第一軸 影的繼承者 END 下一軸 出發的黎明… ----────────────────────────────── 特別收錄: 本日NG篇之一 「!」好幾百把的手裡劍突然的從旁邊的樹叢中射出來,「是幻覺…但是…有一支是真的!」小悟說完,投擲一把苦無射向幻影中,「噹!」 「小悟…你好大的膽子…」鐵彥指著他額頭上的苦無,用著憤怒的眼神看著小悟。 「那!那是意外!」 ---─────────────────────────────── 本日NG篇之二 「該適可而止的人是你!你又不是我的誰!憑什麼…」 「我是你媽!」 「咦!!!!!!!!!!!!!!!!!!!!!!!!!!!」 ---─────────────────────────────── 作者的話: 作者:第一軸,圓滿的完結了。 迷:哪裡圓滿? 良:所以我就這樣死了喔? 作者:嗯。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