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08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漏れなつ】同人-晚飯

---─────────────────────────────── 黃昏時段… 「學長~柔一學長!」一隻虎獸人,在後頭叫著,並追著前方的熊獸人。 「嗯?」熊獸人(三日月 柔一)轉頭看著追過來的虎獸人,「哦…是阿虎啊?」 「什麼『哦…是阿虎啊』?」虎獸人(大島 虎彥)嘟著嘴的說著,並拿著小袋子用這有點抗議的姿勢揮舞著,小袋子上寫著游泳部,看來是剛在學校的游泳池遊完泳。 「好~好~對不起…」柔一摸了摸虎彥的頭,笑了笑。 「嘻嘻~學長練習柔道辛苦了~」虎彥也笑了笑,臉頰兩端像紅蘋果般的紅潤,眼睛也瞇成一條線,「柔一學長~今天我去你家好不好~」 「啊?怎麼突然…」柔一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我在家裡學了幾道拿手好菜!」虎彥做著炒菜的姿勢給柔一看,虎彥家裡本身是開旅館的,所以廚藝也相當不錯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柔一有點失意的嘆了一小口氣。 「柔一學長怎麼一臉失望的樣子?」虎彥靠近的問著,幾乎就是零距離了。 「沒、沒、沒有…」虎彥靠得太近,柔一的眼睛不自覺得往旁邊漂移。 「是嗎?是吧?那我先回家去準備~晚點過去了~」虎彥說著,並拿著書包快速的跑開,還不時往回喊:「等我喔!」 「………」柔一害羞的抓抓臉,「真是的…」 「柔一~一個人在暗爽什麼啊?」一隻龍人(翠屋 辰樹)大力的拍著柔一的肩膀,晨樹。 「哇啊!」柔一被嚇了一大跳,連毛都豎了起來,並轉頭,「阿樹!你不要嚇我啦!」 「哈哈~跟虎彥感情很好喔~」另一隻狸獸人(九狸 孝之助)在一旁笑著說。 「你們別亂說!」柔一滿臉通紅,大聲吼著。 「今天虎彥要去你家煮飯啊~」 「真羨慕呢~」晨樹跟孝之助兩個人在一旁笑著說。 「你們!」柔一氣的頭上開始冒發出蒸氣。 「我也好想要吃看看阿虎煮的飯呢~我也可以去嗎~」晨樹再揉一耳邊輕輕的說。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阿孝~我們今天晚上就去柔一家吃好料的吧~」 「這真是個好主意呢~」 「+口+」柔一從後面架住晨樹,使出了柔道的固定技。 「不准來!不然看我怎麼對付你!」 「知道了!知道了!呀啊啊啊!」 「哼!」柔一腳開開的走著,氣沖沖的走了。 「走掉了…」 晨樹勾著孝之助的肩,「真是的~阿孝~我們去吃好料的吧。」 「好啊~好啊~我知道有家不錯的…」 ----────────────────────────────── 柔一家… 「嗯…要來了吧?應該差不多要到了…老爸老媽剛好去溫泉旅行了不在…『堅一』今天去朋友家寫功課…這樣我不就要跟阿虎獨處了…這該怎麼辦阿…我是不會覺得苦惱…可是…」 「叮咚~」門口傳來了門鈴聲,「學長~我來了~」 「現在還沒到…會不會中途遇上什麼意外…」 「叮咚~叮咚~」「學長~你在嗎?學長~」 「如果被壞人抓走怎麼辦啊!不行!我得出門去找找!」柔一打定了主意,並衝向門,門一打開。 「學長~我來啦!」一隻萌虎在門口提著菜籃天真的打著招呼。 「哇啊!」柔一保持著驚嚇的姿勢將近五秒 「?」 「沒、沒、沒事…進來吧…」 「打擾了~」 「哇!學長家真的好大~」虎彥跟在柔一後頭,左看右看的,「學長的家人呢?」 「!」柔一先是停住,然後臉有點羞紅的說,「他、他們今天都剛好不在。」 「真的嗎?」虎彥得知柔一的家人不在後,並從後頭抱了上去。 「阿、阿、阿虎!」柔一先是毛豎起來,然後頭上冒出蒸氣,好像隨時都會爆衝出去一樣。 「咦?學長怎麼不像平常一樣給我手刀?」虎彥抱著柔一往上看。 「呃…呃…我…平常有人在旁邊當然不行…現在沒人…我、我、我…」 「?」 「沒!沒事啦!不、不要抱著麼緊啦!」柔一推開虎彥後,像機器人一樣的走向廚房。 「學長好奇怪…」 ---─────────────────────────────── 到了廚房後… 「嘿咻~」阿虎將菜籃放在桌上,「學長~圍兜兜我用了~」虎彥迅速的穿上了圍兜兜,「該做什麼好呢~」虎彥一邊說著,雙手後舉綁著圍兜兜的帶子。 「喔…好…咦!」看見穿上圍兜兜的虎彥,「好、好可愛…嗚!」柔一還沒說完就先嗚著口鼻。 「嗯?柔一學長?」聽到怪聲的虎彥往後轉。 「沒、沒事…你先用你的…」柔一將手舉向前,示意虎彥繼續忙他的。 『真是太有殺傷力了…』柔一在心裡想著,並快速的抽著衛生紙來止住他那不停留下的鼻血。 「挅!挅!挅!」虎彥專心而且有規律的切著紅蘿蔔,一旁準備的鍋子中的水開始冒出泡泡。 「阿虎煮菜真的很好呢。」柔一用手臂托著脖子,看著虎彥煮飯。 「嗯,因為以後要繼承家裡的旅館。」虎彥說著並打開鍋子的蓋子。 虎彥一邊攪拌著湯,一邊緩緩道出,「到時候…不知道是否還可以游泳呢。」不知道是否是柔一的錯覺,虎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顯得有點落寞。 「………阿虎………」柔一一把從後面抱住虎彥。 「呃!?呃!?學、學長?」 「叫我柔一就好…」柔一緊緊的抱住虎彥,平常都是虎彥抱柔一,這是柔一主動抱虎彥反而讓虎彥有點難為情。 「柔、柔一…」 「阿虎一定沒問題的,憑阿虎的能力一定可以兩樣都兼具的。」 「嗯…嗯…學、學長…我…糙輝瘩秘(燒焦味)…」虎彥眼前的炒肉絲已經開始傳出燒焦味。 「‧ ‧ ‧」 「啊啊!!!不好了!盤子!盤子!」虎彥著急的喊著。 「等、等我一下!」柔一慌張的跑去櫃子拿盤子,就這樣忙了一陣子後… 「阿姆~阿姆~」柔一夾一口飯一口菜送進嘴裡,並咀嚼著。 「好吃嗎?好吃嗎?」虎彥的眼神閃閃發光,看來他非常渴望聽到從柔一口中說出的一句話。 「嗯,很好吃!」柔一笑著回答虎彥。 「嘻嘻…」 「虎彥能當個好太太呢,真希望以後可以一直吃到。」 「\\\!!!」虎彥聽到這句話,耳朵跟尾巴整個豎直,滿臉通紅的將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 「好吃~好吃~」柔一似乎沒有發現自己的話虎彥的臉已經紅的跟蝦子一樣。 「那…柔一學長願意跟我在一起嗎!」虎彥快速的講完這句話。 「嗯?什麼?」柔一似乎因為咀嚼的太大聲而沒有聽到。 「嘻嘻…沒事。」 柔一看見虎彥的笑容,有點不好意思的將頭埋進了碗公並大口大口的吃著虎彥煮的飯,「嗯!好吃~好吃~阿虎~不吃嗎?很好吃呢!」 「我想看你吃嘛~啊、嘴邊有飯粒~」虎彥說完,湊過去用舌頭舔掉柔一嘴角的飯粒。 「好吃~」虎彥咀嚼著那一小粒的米粒,甜甜的笑著。 「\\\\!!!」虎彥的這個舉動讓柔一紅著臉按著自己的額頭幾秒後抓了幾下後腦勺,並湊上去吻了虎彥的純。 「嗚…嗯…嗚…嗯…」虎彥沒有掙扎的讓柔一親吻,兩人的純互相碰觸就這樣經過了好幾秒。 「嗯…啊!虎彥!對、對不起!我、我、我…」雙唇分開後,柔一手忙腳亂的解釋著剛才他為何會如此衝動。 「可、可以…再一次嗎?柔一學長…」 「咦?」 「再一次…請再一次的吻我…」 「………」柔一沒有說話,並要親吻虎彥之際。 「我回來了~哥,有沒有東西吃啊?」玄關傳來堅一的聲音。 「\\\!!!」「碰!」柔一反射性的對著虎彥使出手刀。 「你們!?在做什麼…」堅一一進到廚房就看到柔一的手刀停在虎彥的頭上。 「柔…柔道練習…」柔一匆忙的解釋。 「手刀不算柔道吧?」 「哈哈哈哈哈…啊?」柔一看著手刀下的虎彥,淚水汪汪正要奪眶而出。 「啊…堅一你吃飯~我先跟虎彥去散步一下!」柔一說完就推著虎彥出去外面。 「好~哇!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堅一坐下來並開始大快朵頤。 「阿虎!對不起!」推到外面後,柔一二話不說,立刻道歉。 「學長好壞…」虎彥嘟著嘴眼淚就快要落下來了。 「對、對、對不起!」柔一抓著後腦勺拼命道歉。 「呼~」冷風徐徐吹來讓虎彥打了個哆嗦,「好冷…下午明明還很悶熱的…」 「………到、到我懷裡吧。」柔一眼神看向別的地方,不好意思的說著。 「嗯!」虎彥興奮的撲向柔一,「哇!」柔一一個站不穩就倒了下來。 「好、痛痛痛…阿虎!你真是的!」虎彥就這樣倒在柔一的懷裡笑著。 「嘻嘻~現在~可以好好吻我了吧?柔一學長~」虎彥親親的舔著柔一的嘴。 「當然…我的好老婆…」 「啾~」 ---─────────────────────────────── 隔日… 「哈啾!」柔一打了個大噴嚏。 「柔一學長~你感冒了~」但相對的虎彥完全沒事,柔一在心裡想著,笨蛋不會感冒果然是真的… ---─────────────────────────────── 作者的話:我不是故意寫得這麼閃的!這、這、這、這一切都是阿虎的音萌! 阿虎:音萌?聲音很萌的意思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