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關於部落格
獸人部落 星空之森
  • 1045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虎傳 第二軸 出發的黎明…

影虎傳 第二軸 出發的黎明… ----──────────────────────────── 前言: 1‧潮水村除了主角群,其餘全滅。 2‧前『影之暗殺部隊』的一員,『時村‧大吾』死亡。 3‧龍月的道歉 4‧幸悟的選擇 5‧鐵彥的決意 ----────────────────────────── 龍月、幸悟、鐵彥三人坐在屋中,氣氛不之如何形容。 「阿月,可以告訴我們真相了吧?」 「………」 「龍月師傅!告訴我們吧!我不喜歡被蒙在鼓裡。」 「嘶~呼~」龍月緩緩的吸了一口氣,又吐了一口氣,「剛剛被你殺死的人是…是影之暗殺部隊的『時村‧大吾』…你想的沒錯,是衝著你來的…小悟。」 「為什麼!」小悟大聲喊著,「啊!抱歉…請繼續…」 「目的是為了你身體裡的…『影』之力。」 「『影』之力?」 「是的…雖然我是在你五歲時才加入影之暗殺部隊…但我問你父親的結果是,他的力量你完完全全的繼承了,甚至還超越了他。」 「父親?爹爹…咦?爹爹?」 「你以前是這麼稱呼炎牙主公的…」 「為什麼我沒有記憶!」小悟問著,臉上的表情顯現出內心的焦慮。 「………我慢慢的說明。」龍月閉上眼,「在十年前…你父親的兄長…闇影大人開啟了一道禁忌的門…他破除了『艾雅力歐』的封印…但封印有著十人的『獸柱』…需要有強大力量將所有封印破除。」 「艾…『艾雅力歐』…傳…傳說中只用了3天毀滅半個世界的怪物…」鐵彥臉色鐵青的說著。 「伯父他?嗚!」小悟突然感到頭痛欲裂,按著自己快爆炸的頭喊叫著。 龍月起來想要讓小悟冷靜下來,「小悟!好了!今天就…」 「不!我想要知道真相!」小悟瞪著龍月,他的眼神透露出他的決心。 「………」龍月也平息下來繼續說,「就在你跟你父親約定好生日派對的那一晚…不之為何…影之暗殺部隊全都背叛了,碰觸了詛咒之血成為了殺不死的怪物…我帶著你逃了出來,眼睛這個傷也是當時留下的。」 「嗚呃…」小悟跟鐵彥嚥了口口水。 「我帶著你逃到了神廟…但神廟也撐不了多久,而影之暗殺部隊又追趕了過來,此時你父親即時出現救了我們一命。」 「爹爹他…」 「他用了雙眼當祭品,將我們傳到了這裡的村莊外後,大概又把自己的身體當作祭品用禁術將整個村子封印起來,我為了不讓你太難過…我封印了你部分的記憶,用我的左眼當作祭品。」 「啊!我想起來了!當時龍月抱著小悟來到我們村莊的時那一天!龍月左眼留著鮮血!我跟我媽都嚇了一跳。」 「沒錯…小悟…鐵彥對不起…」龍月低著頭道歉著,「我很抱歉…讓你們遇到了這種事。」 「該道歉的人是我…都是我害的…」小悟嗚著自己嘴,眼眶中的眼淚不停的打轉著,「村裡的人都是因為我才死的…我…」 「不是小悟的錯!」鐵彥一把抱住了小悟,「壞的人是那些想讓怪物復活的人!小悟沒有錯!」 「小鐵…」 「從今天開始!我會保護小悟!所以!所以!不要哭了!」 「………」龍月回想著… ---─────────────────────────── 「從今天開始!我會保護小悟少爺!報答小悟少爺的救命之恩!」 「哦?那就拜託你了,龍月。」 「謝謝你成全!炎牙主公!」 ---─────────────────────────── 「阿月…我們以後到底該怎麼辦呢?」小悟一臉無助的問著。 「先到…離這裡最近的城鎮…我在那邊認識一個傢伙,他算是很有勢力的人,到那邊再做打算吧…小晨…那你呢?」 「我…我跟你們一起走!以前我就很想到外面的世界去了!現在我沒有了家人與故鄉…這樣我也就沒有牽掛了。」 「是嗎?那一小時後出發…你們可以先準備東西…」龍月站起來後,就走出屋外。 --──────────────────────────── 村人的墳墓前… 「武石伯母…你的蛋糕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大羊村長的牙齒是全村最尖利的…太郎…次狼…三郎…你們三個調皮鬼最愛吃糖了…老是愛跟我搶…良…你是我在這個村莊中認識的第一個好朋友…」說到這,小物的眼淚終究止不住,像湧泉一般的奪眶而出。 「小悟…」 ---─────────────────────────── 一個小時候,三個人快步走向嬰恩鎮…途中,三人沒有說任何一句話,龍月將小悟跟鐵彥帶向旅館。 「老闆,一間房…」 「阿月…可以給我自己一個人單獨一間房嗎?」 「………好………兩間房。」 「讓我帶路吧。」旁邊旅館的服務員,將三人帶向房間,途中服務員嘰嘰喳喳的講了一些話,但是三人都完全沒有回應。 「那…晚安…」小悟說完後進了第一間房,「碰!」迅速的將門關上。 「………」 「鐵彥怎麼了?怎了。」龍月叫著停下來的鐵彥。 「啊…喔…」鐵彥應了一聲後,隨後就追上龍月。 「………就讓小悟一個人靜一靜吧…」龍月緩緩道出。 「我…我知道啦…」 ---─────────────────────────── 「………」小悟慢慢的走向床邊,「碰!」很自然的就倒上去。 小悟頭偏一邊,「心情好亂…可惡…」說完並將頭整個埋進枕頭裡。 ----────────────────────────── 「我出去一會…」龍月放下行李,並要走出門外。 「那!那個!龍月!」鐵彥叫住了龍月。 「什麼事?」 「為什麼…你會這麼樣的關心小悟呢?你跟小悟…到底是什麼關係?」 「………」龍月閉上眼,並緩緩道出:「小悟少爺,是我的救命恩人。」 ---─────────────────────────── 十一年前…我生長在『龍神族』的村落名叫『天泉』也就是離小悟村子『魁影村』的上方,用步行無法到達的區域,是龍神族的專屬的村落。 『啪啪~』我的肩膀被拍了兩下,「龍月~今天也很努力嘛!」眼前這位笑著拍我肩膀的龍人是我的朋友『井右』他是我在村中很好的一個死黨,屬於綠龍。 「哈哈~每天都要做的工作~當然要努力阿~」 那一天跟平常一樣,我做著搬運木柴的工作,從小我就被父母拋棄,但是我想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有些較年長的人看到我都是一種不快的眼神,所以我也私下調查了一下,原來是我父親愛上了『金眼狼族』最後被逐出了村落,連我生母是誰都不知道,村中較年長的人也想過是不是我是我爸跟『金眼狼族』生下來的,但是我的眼睛並不是金色的,所以才沒被丟棄,起初我是住在我爸爸的弟弟家也就是我叔叔家,但是他們看我的眼神讓我非常的厭惡,所以我13歲就離開了叔叔家自己一個人生活。 「今天晚上是滿月,要不要一起來烤肉,當然你也要帶點肉。」 「嗯?好阿~」我扛著木柴笑著,「!」那時候我突然一陣頭暈,腳一時的站不穩讓肩上的木柴掉了一地。 「阿月?你怎麼了?」井右匆忙的扶著我。 「沒事…沒事…只是暈了一下…」那可能是一個徵兆…不…現在想起來…就是在警告我了。 當天晚上… 「嗚啊!!!!!!!!!!!!!!!!」因為早上頭疼的關係,我下午小睡了一下,到了晚上時身體不知為何異常的疼痛,像是要裂開來一般。 「阿月?」住在隔壁的井右跟他的家人當然馬上就趕了過來。 「碰!」我痛的滾到了床下,「呼!呼!呼!」 「阿月!?」井右飛快似的衝到我的身旁,並將我扶起,「阿月…你要不要…阿月…你…你的眼睛…」 「眼睛?」我看向在我床邊的鏡子,金色的…是金色的眼珠… 「快…快去通知村長…」井右的家人不知在騷動什麼。 「井右!抓住他!」井右的父親用著命令的口氣說著。 「啊?你在說什麼?老爸!」 「別管了!快抓住他!」井右的父親大喊著,並拿出刀子,跳起來要刺我。 「!」我一把推開井右,並往後跳拉開距離。 「伯父!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哼!果然你的體內還留著你雜種母親的血!招來災禍的『金眼狼族』的血液!你今年十八了吧!?『金眼狼族』在十八歲的成年禮上會招來災禍!尤其是在月亮最圓的時刻!」 「………」 「啊啊!是災禍之眼!」漸漸的村人開始聚在一起了。 「快!殺死他!不能讓他招來災禍!」 「可惡…」我咬著牙,破壞房子的天花板後逃向森林。 「阿月!」 「井右…抱歉!」不管井右的呼喊,我奮力的逃向了森林。 ---─────────────────────────── 「呼哈呼哈…真要命…今天真是最倒楣的一天了…對阿…真是…倒楣透了…」我靠在樹幹上,並緩緩的坐下來…真的真的~真的是最倒楣的一天… 「啪滋!」一個聲音出現,我的腹部突然一股聚烈疼痛,我低頭往下看…我的腹部被龍之牙的長槍刺穿了一個洞,此時槍又被拔出。 「嗚!」我從嘴中吐出了一兩口血。 「早就知道你是『金眼狼族』跟我哥那垃圾生下來的雜種了!」 「哼…是叔叔阿…」 「哈哈哈!你爸~什麼都很好~家中的人都說他會有很好的成就!但現在呢!?哈哈!被金眼狼女迷惑!生下了你這孽種!他會比我優秀!?我胚!」 看來老爸是個優秀的人才,叔叔比不上爸爸才會把氣出在我身上。 「小子!你可別怨我!要怪就怪你那垃圾老爸吧!嚇!」叔叔長槍拿著就奮力戳過來。 「!」我從左邊閃過後並用爪擊回擊,但馬上被擋下來,該死…腹部的傷讓我有點無力! 「你父親跟母親都是在村裡被行刑的!但村長那傢伙卻說什麼~這個孩子是無辜的~他的眼睛不是金色的~不一定是金眼生下的~哼!現在真相大白了吧!只要把你這雜種殺了!我就能名正言順當上村長了!」叔叔他不停的說著,原來我爸媽是這樣… 「噹!噹!」我跟叔叔的纏鬥一直持續到懸崖邊。 「下去吧!」叔叔很有自信往我的肚子的方向戳去。 「哼!」我從右邊閃開,並一把抓住叔叔的脖子。 「嗚啊!快…快放手…」可惡…我真想就這樣捏死他,可是受傷真的有點使不出力。 「快住手!阿月!」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過來。 「…井右?」我聽到好朋友的聲音,讓我將手上的渣渣給放掉了。 「阿月…我已經拜託村長了…大家也答應說會考慮看看…」井右慢慢的走向我。 「哈哈~真的嗎?」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笑著,呼~好險~村長跟大家還是可以相信的。 「對不起…阿月…」井右在耳邊說著,並將我推下懸崖。 我漸漸的往下掉,但是我沒有尖叫或什麼的,我只是默默的看著在懸崖上看著我的井右,『為什麼?我們不是朋友嗎?井右?』我在心裡默默的喊著… --──────────────────────────── 「一隻蝴蝶~兩隻蝴蝶~三隻蝴蝶~再找~一隻小花~兩隻小花~三隻小花~」一名身穿藍色貴族衣服的小虎獸人,一個人在『媚之森』走著,由於年齡還很小所以對於花的稱呼還不太會的樣子。 「小悟少爺!你在哪裡啊!?小悟少爺!」 「嘖!克斯哥哥又來找我了!爹爹教我的隱身術剛好派得上用場。」小老虎敲敲的躲在樹叢中,其實小老虎記錯了~這叫偽裝術。 「斯~」一隻穿著忍者裝的狼獸人出現,看起來十三十四歲的年輕獸人,他慌張的找著名為小悟少爺的人。 「真是的!這樣回去又要被炎牙大人罵了!」狼獸人抓抓頭,便又跳上樹去尋找著。 「嘻嘻~克斯哥哥真笨~就說你還不是很厲害~是找不到我的~」小老虎笑著說,沒有發現他的老虎尾巴沒有藏好,但是狼獸人也沒發現就是了。 「斯斯~」小老虎慢慢的爬出樹叢,「嘿嘿~走進去更裡面~」小老虎笑著並快速的跑往森林的深處。 ---─────────────────────────── 「嗚啊!!!!!!!!!!!!!!」我大叫一聲,在疼痛中醒來,「呼…呼…我…居然沒有死阿…哈哈…哈哈…啊!痛…好痛…」我緩緩的爬向懸崖的底端的崖壁,並坐立起來,真該死…看來助骨斷了幾根…腹部又被那個垃圾叔叔給穿了個洞…然後又是被樹給擦傷… 「斯斯…」聽到樹叢有聲音,我馬上進入警訊狀態用著嚴肅的口氣,「誰?」並拿起一旁我摔下來時撞斷的樹枝當武器。 「剛剛的聲音是從這裡傳來的~」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隻小虎獸人…但是有小孩在這裡的話,就表示附近會有人群… 小虎獸人慢慢的走向我,「你受傷了?需不需要我幫…」現在誰都不能相信…就連小孩也是一樣… 我咬著牙準備要將他趕跑,「滾開!!!你在靠近一步的話!我就把你給碎屍萬段!!!嗚!」因為吼的太大聲導致腹部的傷抽痛,我用左手按著肚子,然後右手用力往後敲崖壁隱開我肚子痛的注意力。 「………」 「斯~」我看著眼前的小虎獸人,撕下他的高級衣服,並綁著我的右手,試圖止住我的血…果然是小孩,我手上的傷只是皮肉傷,真正痛的是肚子的地方阿…不過…感覺並不壞,反而有種很可愛的感覺。 「你等我~我去找爹爹叫人來幫忙~」小虎獸人說完,快速的跑向剛剛出現的樹叢裡。 「………」我撐著崖壁緩緩的站起來,得在他找人來之前離開,這裡的人八成也一樣…對種族會有歧視吧? 「!」我一個站不穩,直接直直的倒下來,還撞到了腹部,「碰!碰!碰!」真該死!好痛!我奮力的敲著地上。 ---─────────────────────────── 「爹爹~」 「笨蛋!不是說不可以隨便跑進森林裡去玩!而且你居然還讓…還讓…還讓克斯去找你找到哭!?」 一旁的房間傳出哭泣聲,「嗚哇哇哇!!!小悟少爺一定被七色怪花吃掉了!!!」克斯在裡邊的房間哭泣著,一旁的忍者在安慰他,「克斯…沒有七色怪花這種東西。」。 「嘿嘿~抱歉~」小悟吐了個舌頭,「爹爹!爹爹!有個迷路的陌生人倒在森林裡呢~全身都是血喔!應該是受了很大的傷~爹爹可以幫他嘛~」 「哦?迷路的陌生人嗎?大吾!我們去看看小悟找到的客人吧~」 「是!啊!對了!對了!」大吳在他身上翻找著,然後靠近小悟問著。 「小悟少爺喜歡蘋果還是葡萄呢?」 「蘋果~」 「來~這是蘋果口味的糖果喔。」 「大吾叔叔~謝謝~」 -----───────────────────────── 「好痛阿…」 「到了!到了!你看!你看!爹爹~在那裏~」 突然有聲音從樹上傳來,「哈哈~這就是小悟說的『迷路的陌生人』啊?龍神族的人怎麼會從上面掉下來?不是有翅膀嗎?」 我抬起頭看向上方,一位臉上有著大疤痕的虎獸人忍者抱著剛剛的小老虎,和一隻看起來相當老練的狼獸人忍者,「……」我只是看著並沒有說話,不是我不說話,而是我肚子痛到說不出話來,也許是沒吃東西,也許是失血過多我就以這個姿勢昏了過去。 「大吳~先把他抬回去吧。」 「是!炎牙大人!」 ---─────────────────────────── 「呼…呼…呼…嗚啊!!!」哀呀…這次是被惡夢驚醒…沒想到我還沒死,我疲憊的抓著我的頭。 「你醒來啦?」一醒來就聽到熟悉的聲音,是那個多管閒事的小老虎。 「………」我看了看這棟類似和室的建築,「這裡是…」 「這裡是『影之村』的『影牙潘』是爹爹訓練忍者的地方喔!」小老虎天真的對我笑著。 「是嗎?」 「你醒來啦?小悟可是在你身旁待了三天呢。」先前那位虎獸人從一旁走出來說著,「他說~一定要等到你醒來。」 我看了看眼前笑的很可愛的小老虎,他還不停「嘻嘻」的笑著。 「我是虎謙‧炎牙是這個潘的主人,小悟是…」 「我是~虎謙‧幸悟~是爹爹的乖兒子~」 「乖兒子怎麼能自己說呢。」 「嘻嘻~我本來就是乖兒子~」 「乖兒子會跑到森林去讓別人找你找到哭嗎?」 「………」怎麼說呢…他們的互動…讓我感覺非常的羨慕,因為是父子的關係吧? 「你呢?你的名字呢?」小老虎靠的很近的問我。 「影…影斬‧龍月。」 「那我以後就叫你阿月了~阿月阿月~我們去那邊玩~」 「啊…我…」還來不及反應。 「走嘛~走嘛~」小老虎便抓起我的手,硬要把我拉起來,我傷剛好~要是反抗可能會更痛吧?我緩緩的站起來,「好好…別拉這麼大力…很痛…」 然後不知不覺間,我在這個潘住了下來,他們對我這個陌生人很好…我的傷也在他們的照顧下好了許多。 在一天的晚上,我因為睡不著獨自在潘院子裡,看著水中的魚游來游去。 「………」 「怎麼?龍月?睡不著啊?」炎牙穿著睡衣走出來。 「炎牙先生…」 「有什麼心事嗎?」 「………」我默默看著水中的魚,「炎牙先生…我在這裡受了你們很多照顧,我想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離開?你要回去你村子嗎?這幾個禮拜龍神族的人再附近詢問過村人多次你的下落,你確定要回去?」 「自己找個沒人的地方生活…應該過得下去,炎牙先生…你知道他們再找我…為什麼不把我交出去呢?」 「因為我知道他們追捕你的原因,真是太愚蠢了!」炎牙先生很生氣的說著。 「咦?」 「你可以放心住在這裡,這裡沒有一個人會歧視你的,我們是一個家族,每個人的相處就像家人朋友一樣!」 炎牙先生讓人感覺好溫暖,不愧是一個潘的大家長,沒有父愛的我,對於小悟顯得非常羨慕。 「炎…炎牙先生…我知道我這樣說很奇怪…你可不可以…讓我叫您一聲父親阿?一聲就好…」 「………」炎牙先生愣愣的看著我,果然還是太突然了嗎? 「沒問題阿。」 「父親大人!」嗚啊!我的臉整個紅了起來,不過就是叫了聲父親大人…我怎麼臉會變這麼紅!!!雖然我的臉本來就是紅的!!! 「呵呵~乖兒子~」 「呃…我還是叫炎牙主公好了…」我真想直接跳進池裡…或是挖個洞躲起來…超丟臉的… 「炎牙主公!我還有一事相求!」 「哦?你說吧!」 「從今天開始!我會保護小悟少爺!報答小悟少爺的救命之恩!」 「哦?那就拜託你了,龍月。」 「謝謝你成全!炎牙主公!」 從那天開始,我就跟著炎牙主公修練,也一直陪伴著小悟少爺,不管是睡覺或是洗澡,有一次我出了任務回來時,小悟又獨自跑去森林玩,克斯找不到又哭了,但是這幾天的森林不平靜!有盜賊在森林裡撒野,如果發生危險怎麼辦!我很擔心的衝進森林裡找。 小悟不停的後退著,直到靠到了樹,「不…不要過來!爹爹很厲害!會把你們通通打倒的!」小悟在森林中遇到了盜賊,而盜賊們常常被炎牙教訓,所以想趁這個時候報復炎牙。 盜賊頭頭用小刀刀背拍著手掌,「哈哈~是那個可惡的炎牙的小孩!抓住這個小孩威脅他!叫他把潘的位子交出來!」 「是!」一旁的盜賊衝向前一把抓起小悟,「碰!」一聲響起,小悟頓時變成小樹幹。 「是替身術!」 「這個小鬼!他還沒跑遠!快抓!」 ----────────────────────────── 「呼哈!!!呼哈!!!」小悟不停的逃著。 「小鬼找到你了!」 「真是煩人!土遁!『崩突』!」小悟快速結著印然後飛快的按到地上。 「碰!碰!碰!」小悟站的地方開始下陷,而盜賊站的地方瞬間隆起。 「哇!!!」盜賊雜魚一聲慘叫後被打飛,然後頭整個插進地底,就跟雜草一樣。 「哈哈!成功!」小悟跳躍著,但是突然被人從後頭抓住,嘴巴也被用手嗚住。 「嗯!嗯!嗯!」小悟不停的掙扎著,然後一口咬下去。 「好痛!可惡的小鬼!」盜賊頭頭說完就將小悟整個甩出去。 「嗚啊!」「碰!」小悟重重撞到樹幹,然後癱了下來。 「咻!」盜賊頭頭抽出腰間的小刀,「斯~」舔了一下,「乾脆先把你的一隻手砍斷好了~」 「嗚嗚…爹爹…」 「哈!」 「啪嚓!」小刀砍下去後,鮮血噴出,但是小悟卻沒有感覺到疼痛。 「阿……月?」如果拿出武器來檔會太慢,所以我檔在小悟前面,用左手去檔,這點程度還不是問題。 「可…你這傢伙!你…!?」 「………」我用憤怒的眼神很狠的瞪著我面前試圖想傷害小悟少爺的傢伙。 「你…你…你…」這個傢伙看著我的眼神很明顯的動搖了。 「滾…如果你敢在對小悟做出這種事情…我絕對殺了你!」對於這個想傷害小悟少爺的人本來是不該留他一命的,但我不能在小悟面前殺人。 「嗚…嗚…哇!!!!!」盜賊頭頭拔腿就跑途中還不小心跌倒。 「阿月…阿月…」聽到小悟在背後叫著我,我馬上將表情變回柔和,並轉頭,「小悟少爺,您沒事吧?」 「嗚…嗚…阿月…阿月…對不起…對不起…」小悟鑽到我的胸口不停的哭著。 「呵呵…傻瓜~我沒事…回家吧。」我笑笑的說著,並抱起小悟。 「嗯嗯!我最喜歡阿月了!」小悟笑著說,並吻了我的臉頰,呵呵,真是可愛。 「哈哈~那炎牙主公呢?」 「我也最喜歡爹爹了~」 「這樣不是一樣嗎?哈哈~」 原以為這種生活可以一直持續下去…直到發生了那件事… ----────────────────────────── 「就是這樣…」 「不跟…小悟說好嗎?」鐵彥問著。 「不了…真的不了…我只要能好好守護小悟少爺我就很滿足了。」 「………」 「呀!!!」「盜賊又來了!!!」 「盜賊?」龍月站起來看著窗外。 看起來像頭頭的人說道,「把這個鎮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 「別這樣…大爺…我們不是說好繼續進貢食物的話…就不會對我們村落出手…」看起來年紀頗大的羊獸人,應該是村長,他好聲好氣的說。 但盜賊頭頭非但不領情,他抓著長老的領子舉起來,「少囉嗦!老子想反悔了~你們這個村莊什麼鬼都沒有~每個月那麼一點食物我們怎麼吃的夠呢~你們說~是不是啊?」 「是阿~是阿~」他的手下笑著大喊。 「順便長鎮上的女人都給我交出來~先玩一玩後再賣個好價錢~」 ---─────────────────────────── 「………鐵彥,你去小悟身邊,我出去一下。」 「啊…喂!」龍月不管鐵彥的勸阻,便從窗口跳了出去。 「可惡…」鐵彥飛快的跑向小悟的房間門口。 「好可怕…好可怕…」小悟一個人床上害怕的顫抖著,「他們要進來了…好可怕…好可怕…我會失手…殺了他們…」 「小悟!小悟!村民有危險了!我們快去救他們!」鐵彥奮力的敲著們喊著。 「不要…好可怕…他們要過來了!我會殺…會殺了…」 「………小悟…可惡…隨便你好了!」鐵彥生氣的說完,便離開了房門口。 「好可怕…爹爹…我的力量…只會殺人…大吾叔叔…被我殺了…」小悟抱緊自己的身體,並縮成一團。 『小悟…』 「誰…」小悟感覺到有人在呼喊他。 『你的力量…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 「是…是…」 『殺人嗎?』 「不是的!」 『毀滅嗎?』 「不是的!」 『那這股力量…是為何而存在的呢?』 「是…是…」 -----───────────────────────── 「呀!不要…爸爸!爸爸!」盜賊抓著一名女孩,並試圖脫光她的衣服。 「大爺…拜託你…放過我女兒吧!」 「哼!少囉嗦!」盜賊用腳踹著在地上求饒的村民,並舉起他的刀,並要斬下之際。 龍月直接從他的頭踢下去,導致他整個飛出去,「哇…」「碰!」他還沒叫完就已經陷入牆壁理了。 「喔…嗚喔…喔…」其他小嘍嘍們看到龍月都有點動搖的後退了幾步。 「你是什麼東西…」 「………」龍月想了幾秒,「路人…」 「你在耍我嘛!?殺了他!!!」盜賊頭頭大喊著。 「喔!!!」後頭的嘍嘍就笨笨的往前衝。 「!」龍月不等他們衝過來,就直接往前跑,並一腳踹飛第一個人,「碰!」被踢到的人撞到後頭跑過來的笨蛋,一起撞向了牆。 「呀啊!」有人偷偷的從龍月的後方砍了過來,龍月本來要給他迴旋踢。 「阿咑!」鐵彥從上面跳下來一腳踩在嘍嘍的頭上後,並靠向龍月的背部。 龍月也靠著鐵彥的背,並問,「鐵彥…我不是叫你陪在小悟身邊嗎?」 「我也想幫忙!小悟他在房間裡很安全的!」 「好吧…就讓你幫忙…」 「殺了他!快殺了他!」嘍嘍們又陸續的圍上來。 「上吧…!」 「好!」龍月跟鐵彥就這樣開始教訓著這群盜賊。 「哇!」「呀啊!」「嘎啊!」盜賊頭頭發現他的部下完全不是對手,並抓起了一名女孩,「快給我停下來!你想讓這個女人腦袋搬家嘛!?」 「嘖…」 「你這個卑鄙的…」鐵彥正要衝向前教訓教訓他,卻被龍月檔下來。 龍月搖了頭說,「你這樣會害死那個女孩的…」 「可是!」 「哈…哈哈…這…這樣才對嘛!」 「碰!」盜賊頭頭被從後腦勺踹了一下,「哇!」的一聲~倒地不起。 「啊…小悟…?」 小悟站在盜賊頭頭倒地的地方,「我終於明白了…爹爹…這份力量是為了守護大家而存在的…」小悟閉著眼說著。 『這樣…才是我的乖兒子…』 「頭!頭頭!」「你這小子!!!」嘍嘍們圍著小悟。 「哈!」盜賊們不停的揮刀,小悟拿出武士刀抵擋。 「我的力量…絕對不是為了取人性命而存在的…所以!我不會讓你們的影子染黑這個村莊…」小悟說完將手完全貼合地面,便將影之力注入其中,影的力量漸漸的與盜賊嘍嘍們的影子融合。 「哈!!!」其中幾個嘍嘍拿著刀砍過來,又突然停下來「啊!?動!動不了!」 「你們的影子已經被我從這個村莊中『拒絕』了!現在…滾出這個地方吧!」 「啊啊啊???」盜賊們開始排排站好,連昏倒的頭頭也站了起來,但是卻沒有意識,便開始走出村子,「奇怪!?身體不聽使喚!」 「如果你們的影子察覺到你們真心的話…你們就能再度踏上這土地。」 「小悟…」龍月跟鐵彥走進小悟。 小悟笑笑的轉頭,「阿月、鐵彥,我已經清楚明白了,這是…我的力量,保護別人的力量。」 「喔!!!」村人見到小悟趕走了盜賊,便興奮的大喊著。 「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村民們不停的道謝著,還向他們提出邀約。 「真是太精彩了~」有位女性貓獸人拍著手從闇處走出來,「『影之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小悟後退兩步問著,「你…你是?」 「是你啊?剛剛怎麼沒出來幫忙?『朔羅』。」 「嗯哼~」朔羅嗯哼一聲,便笑笑的,「這樣就看不到好戲了~多沒意思。」朔羅扭著臀部靠近著小悟,「我是~『占星者』~朔羅~」朔羅講著話還故意的搖晃著他的巨乳。 「………」小悟不太敢功維的慢慢後退。 鐵彥一聲不響的檔到小悟面前,「………」 「哎呀~有護花使者啊?嘻嘻~」朔羅笑著轉了個圈,「那就先來舍下坐坐吧~」朔羅還沒有等小悟等人回答便用著旋轉的動作移動著。 --──────────────────────────── 封印之地:封印的神廟 「啊啊~感覺到了…我感覺到了喔…小悟身上的那股力量~很快~很快就將屬於我…親愛的~你看到了嘛?哈哈哈哈哈~」 「闇影大人…」一位忍者下署從房門外走來。 「嗯!?」闇影回頭馬上賞給了他一個巴掌,「不是說我在跟我心愛的人交談時不准進來嗎!?『音』!」 名為音的忍者沒有去摸他的臉,反而是馬上蹲下表示忠誠,「是…非常抱歉…」 「算了!」闇影轉了過去,「說吧!有什麼事情!」 「您讓小的去『潮水村』調查大吳的屍體,完全沒有一點『影』的味道。」 「果然被淨化了…算了…大吳那傢伙根本就沒有啥好利用的~」 「不過倒是發現了不錯的素材。」 「哦?」 「我已將他收進『禁封捲軸』裡了。」 「咻!」音拿出一本捲軸,「啪嚓!」一聲,地上出現一名屍體,不過看他的脖子很明顯的已經斷了。 看著屍體死亡爭擰的臉孔,闇影緩緩的道出,「哦~看起來是還不錯…美男子呢~但我對少年沒興趣~」(變態) 「調查附近的影子中的記憶,似乎是他的朋友,可以在記憶中發現他與大吾纏鬥多時。」 「哼哼哼…好…好…『艾雅力歐』跟我訂下契約的血~會讓你脫胎換骨的…」闇影拿出一把小刀在他的手指上劃上一刀,並低到屍體上。 「噗咻……撲咻……」屍體突然被一層黑影包圍,然後再度散開時,那名屍體穿著黑色忍衣,並忠誠的蹲著。 「說吧…你的名字是?」闇影笑著問。 「良…『良牙』…」 「這樣…又是一顆棋子了…嗯哼~你說是吧?炎牙大人~」闇影轉向『艾雅力歐』胸口的晶石,笑著,裡頭是炎牙的身體。 ---─────────────────────────── NG片段,你是我老公 炎牙先生讓人感覺好溫暖,不愧是一個潘的大家長,沒有『老公』的我,對於小悟顯得非常羨慕。 「炎…炎牙先生…我知道我這樣說很奇怪…你可不可以…讓我叫您一聲『老公』阿?一聲就好…」 「當然可以…啊?」 ---─────────────────────────── NG片段,你是我老婆 炎牙先生讓人感覺好溫暖,不愧是一個潘的大家長,沒有父愛的我,對於小悟顯得非常羨慕。 「炎…炎牙先生…我知道我這樣說很奇怪…你可不可以…讓我叫您一聲父親阿?一聲就好…」 「叫我老公就好…」炎牙先生將手放到我背上。 「炎…炎…炎…炎牙先生?」 「我老婆都死了五年了~枕邊沒人好寂寞阿~」炎牙說完將龍月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看來今晚是個不平靜的夜晚…」 龍月不停的敲著炎牙的背掙扎著,「等~等等!炎牙先生!炎牙先…炎牙…炎……………………………」 「噗滋~噗滋~噗滋~」意味不明。 「爹爹~你們在吵什麼~」 ----────────────────────────── 大家好~我是作者=w= 我大概快兩個月沒更新了!!!(被毆打 不能怪我阿=3= 總之~這都要感謝阿虎的幫忙>w< 有了OP~怎麼可能沒ED呢? 將在阿虎那邊出現喔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